浅谈超越表象的征婚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7-15 16:33:19

 一、电视征婚
  曾经中国的婚姻介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母是子女婚姻的决定人,即便在新中国解放以后,男女结婚还必须有组织的介绍信,表面的婚姻自由仍然受到一定的束缚。而现如今,婚姻似乎已经是完全自主化了,与此同时,也产生了一定的社会问题。从中国社会的整体环境来看,剩男剩女与大龄青年已经成为80乃至90后的婚恋焦虑,于是此类电视节目成为时代的声音,此类电视节目也正好触及人们无法回避的社会问题。
  《非诚勿扰》通过人物介绍到对话沟通到按灯决定的程序,环节扣人心弦,是一种狂欢的仪式,这种仪式反映着整个社会对婚姻问题的关注和审美直觉,极其富有个性的富二代、宝马女、拜金女、外貌女等等人物,都在某种程度强烈地反映着当代青年人的择偶标准,也生动地反映着整个社会的心态。当前的中国正面临强大的社会机制转型,由于国家内部关系在发生着重构,各个社会群体似乎都获得越来越多的自主性,社会的等级分化比较明显,使得社会分化成为各种具有不同利益的群体,这些社会群体在生活资源上本身分配不均衡,利益表达途径与生活诉求很显然是不一致的,人与人的择偶观很明显存在着强弱之分。《非诚勿扰》正好触及了这个社会热点,而这种方式也引起了整个社会的舆论爆炸,关于电视节目生态的讨论也被学术界讨论。杨 曙:超越表象的征婚——审丑与愚乐至死 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2年第2期 第25卷第2期
  二、审丑中的游戏建构
  婚恋类节目是用来给80后、90后当作真诚征婚的平台,这个平台可以被男女嘉宾当作自我展示与赢得他人认可的一个舞台,在这个征婚舞台上,引进竞争机制是为了增加节目的趣味性,同时增加女性地位的砝码,似乎让观众感觉相亲节目也是在向公众承认一种社会价值观,相互认可正好也在向电视机前展示着自己的择偶标准,即使没有牵手成功,也并不意味着全盘皆输,只是自己在某方面不符合当时对方的标准,而且自己已经完全在观众面前秀过了。80、90后有着自己的思维想象,他们已经表达出和父辈不同的价值体系,他们有自己的表现欲望,他们追求自己的时尚,能在自己的空间中展现自己。
  但在一定程度上,《非诚勿扰》在舞台上有时表现出违背价值观的种种丑陋,这些都是价值观颠倒和混乱的表现。类似于马诺等人的“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言论完全表达了这些人对物质的追求不再是那么遮掩和欲说还休。从某种积极意义上来看,无论在任何时代,财富都是结婚的一大砝码,马诺等人的说法也是她们敢于蔑视传统婚姻观的道德约束,向旧的婚恋价值提出质疑,表达自己的内心真实情感,以非常乐观与激情的态度向生活进行挑战的态度,但是节目中赤裸裸,没有修饰的言论是纯粹物欲挑战爱情的一个表征,是精神价值完全抛弃后只剩下拜金主义的一种体现。
  一定的社会风尚正是一定的社会认识的反应和表征,在当前泛娱乐的时代背景下,后现代主义将一切都给予了解构,把一切正常的社会思潮都亵渎了,原先中规中矩的审美时尚传统失去了曾经的奇特感,而成为一种理性主义笼罩之下的虚无,“宁可坐在宝马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言论成为一种审丑的表现,这种审丑又是能够给你带来社会潜意识自我释放与超越的一种心理症候,是当前审美观念转型与电视娱乐恶俗的体现,当人类隐蔽着的势利与刻毒等非理性内容被释放后,给人所带来的是一种无尽的刺激,但这种释放被媒体反复渲染而传达给青少年是极为有害的。正如日本传播学者藤竹晓认为,“被媒体作为信息传递的‘拟态事件’,包括语言、观念、价值、生活或行为方式等等,最初并不见得有代表性或普遍性,但一旦进入了大众传播渠道,很快就会演化为社会流行现象,变成随处可见的事实。”\[1\]《非诚勿扰》中所呈示的拜金主义婚恋观,会使得社会主流婚恋观呈现低俗化趋势。也许,我们发现自己现实生活中的确有此种观点的女性,但一般不会过分明朗化,而媒体当中的过分坦白则会引起观众是非对错的强烈争辩,如此大胆,很可能会推动着婚姻与物质利益挂钩的风气盛行。
  当民众缺乏一定的自我展示机会时,社会本身给予平民展示自身的机会太少,那些平民很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成为明星。对于一些没成名的模特来说,她们去实现自己的办法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平台。因此,在这样一个在通向二流明星的道路上,那些嘉宾模特们蜂拥而上,想尽各种手段,成功者一夜成名。不少女嘉宾依靠年轻貌美或者雷人的言论而成为网络

[1] [2] [3] [4]  下一页

Tags:征婚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