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与虚无:哈姆莱特的行动延宕的宗教伦理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常 利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09-12-06 10:48:09

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哈姆莱特》历来为人传颂,哈姆莱特的形象也是被大家反复评论的话题。在关于哈姆莱特的评论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哈姆莱特为何在其复仇过程中表现出行动延宕,本文试图从宗教伦理的角度做出解读。
  在哈姆莱特从鬼魂处得知叔父杀父娶母的罪行后,哈姆莱特即决定报仇,但他显得消极和畏缩。在道德上,毫无疑问,为父报仇是正确的和符合伦理的。其实在他的延宕背后,隐藏的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
  哈姆莱特的恐惧首先来自鬼魂本身。且看鬼魂对哈姆莱特的控诉。“我的时间快到了,我必须再回到硫磺的烈火里去受煎熬的痛苦。”“我是你父亲的灵魂,因为生前孽障未尽,被判在晚间游行地上,白昼忍受火焰的烧灼,必须经过相当的时期,等生前的过失被火焰净化以后,方才可以脱罪。”鬼魂的话为哈姆莱特描绘了一个神秘恐怖的死后世界。按照剧中的暗示,哈姆莱特的父亲应该是一个智慧贤德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仅仅因为没有临终忏悔,就必须面对死后无尽的痛苦。
  鬼魂的话为哈姆莱特证明了原罪的存在,即人都是有罪的。即便贤德如先王,在没有忏悔的时候被奸人所害,仍不免灵魂受苦。既然如此,哈姆莱特为父报仇就失去了道德伦理的合理的立足点。为父报仇不过是用一桩罪业代替了另一桩罪业,根据基督教的教义,对待罪孽的方式应该是宽恕,而非报复。只有上帝有权审判他人,人因为自身的有限性无法承担这一重任。既然每个人都是有罪的,那么谁有资格担任法官,又根据什么准则来判定他人的生死呢?
  当然,哈姆莱特毕竟不是宗教学者,他是一个文艺复兴时期的青年。宗教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上帝的信徒。所以哈姆莱特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评判鬼魂的控诉。他首先试图决定的,是证明鬼魂的话是否属实。由此可以看出,哈姆莱特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声音,怀疑大于肯定。即使在此之前,哈姆莱特已经表示了对现实的厌倦,对世态的不满,对家庭变故的伤心和失望,但是他仍然没有立刻接受鬼魂的话,虽然从各个角度来看,鬼魂的话都是对现实的最好解释。
  由此我们便可推断,为什么哈姆莱特更倾向于怀疑鬼魂的话,难道看到自己父亲确定无疑的形象还不足以为他提供证明么?只有一种可能,哈姆莱特的内心深处排斥事情的真相。所以,他要想尽办法证明鬼魂的话是假的,只有在戏中戏试探出克劳狄斯的反应之后,他才终于接受了事实。
  这种对于真相的恐惧来源于哈姆莱特自身的信念。“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对于人和人的形象,哈姆莱特本来持有非常肯定和正面的看法。然而,哈姆莱特先为自己母亲的脆弱和善变而感到痛心,后又震惊于自己叔叔弑兄娶嫂的罪行。如果鬼魂所言非虚,那么,人类就是罪行的集合、魔鬼的化身,这是哈姆莱特所难以接受的。他反感于把所有的人看成魔鬼,只好怀疑说出真相的鬼魂。不过,事实很快证明,鬼魂的话是真的。哈姆莱特必须直面人性的丑恶,必须直面人性的罪孽。
  在面对杀父仇人的时候,哈姆莱特没有选择复仇。在这一让人费解的事实背后,我们不难发现,哈姆莱特对于复仇与死亡本身,怀有更深层次的恐惧。
  在第三幕第一场里,哈姆莱特说:“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腐朽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磨折,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这恰恰是哈姆莱特的问题所在,相信彼岸世界的存在,却又无法确知它的样子。信仰与理性的矛盾使哈姆莱特无时无刻不在犹豫与怀疑,而在犹豫与怀疑中,因为自己无法把握彼岸世界的力不从心之感,又让他对复仇的合理性产生新的恐惧。既苦恼于上文所述的伦理问题,有苦恼于复仇的实际效果。哈姆莱特说道:“现在他正在洗涤他的灵魂,要是我在这时候结果了他的性命,那么天国的路是为他开放着,这样还算是复仇吗?”这就是哈姆莱特的矛盾,也是一直以来困扰人类的矛盾。信仰和理性的矛盾。
  截至此时为止,哈姆莱特的行为一直在一个宗教伦理框架之内,即善与恶的二元对抗。无论人性中善与恶的比例如何分配,又或者在彼岸世界里善人与恶人各自得到什么结果,一切都是可以被推断和判定的。哈姆莱特被恐惧所困扰,但是他仍然能够战胜恐惧,因为他虽然出在信仰和理性的旋涡中,但一直没有放弃把握自己的命运。他在不断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自己的行为寻找意义,为复仇寻找理由。在哈姆莱特的一系列行动中,总是一个行动推动另一个行动,他的世界是合理的。
  剧情在第四幕出现了突转,当然,直到第五幕,读者才从哈姆莱特的对白中得知端倪。因为一艘海盗船的出现,哈姆莱特的命运来了个180度转弯,本来他要被送到英国处死,却阴差阳错返回了国内。这次经历消除了他的恐惧,让他不再担心彼岸世界,不再畏惧流血和死亡,不再关心人的高贵和完善。一句话,哈姆莱特由恐惧走向虚无。
  虚无的一大标志是意义的丧失。在离开丹麦之前,他遇到了福丁布拉斯的军队,看到了士兵们前往战场,他不禁心有所感。哈姆莱特的精神幻灭了,士兵们的生命是如此的无足轻重!既然自己苦苦思考的生与死的问题竟然没有人愿意关心,既然大家都茫然的奔向坟墓毫不顾虑来世的生活,哈姆莱特由何必庸人自扰。既然世界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又何必一定让自己做那个重整乾坤的倒霉鬼。
  如果说看到这些即将奔赴战场的士兵是哈姆莱特走向虚无的开始,坟场的一幕就是他彻底走向虚无的明证。在坟场中看到的根根白骨,向他昭示了生命的有限,而死后众生平等景象又剥夺了所有追寻生的意义的渴望。哈姆莱特说:“西泽死了,你尊严的尸体也许变了泥把破墙填砌;啊!他从前是何等的英雄,现在只好替人挡雨遮风!”奥菲利娅的死,无疑是给哈姆莱特本就脆弱的心灵插上了最后一刀,断绝了他和这个世界的所有联系。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常 利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