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现阶段我国社会公德建设困难的原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健美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09-12-05 16:43:33

  一、从心理学角度分析,人们倾向于逃避公德责任
  
  首先,社会公德约束的是全体公民,对象是指向某个行为的每个主体,这样就分散了道德责任,使每个人的道德义务减轻。例如,在一条巷子里,突然有一个人晕倒在地。假如被某君看见,良知会告诉他应该伸出援助之手。这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场,那所有的道德责任必须由他承担。但是,如果当时还有另外几个人在场,那么救助责任将分散给几个人,某君可以认为别人也应该施以救助,于是他就有了推卸责任的对象,从而履行公德的心理驱动力减弱了很多。
  如:路见不平怎么办?经调查大多数人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快离开”。在路上遇到有人打架会怎么做呢?社会学经常讲到“旁观者冷漠”现象,即在公共场合所遇到应当做(如施舍、救助他人等)的事情时,许多人常常并不总是从自己所就收获认为正确的原则或习惯出发,而是首先受到当时周围人言行的影响,当自己认为该做而周围的人却无动于衷时,自己往往也会放弃去做的冲动和愿望,特别是在自己只是出于“匿名”状态时,这种情况会更加严重,以致出现责任分散的倾向,导致光天化日之下行恶者嚣张而行善者无助的局面。
  其次,与社会公德的行为主体相对的人群通常是陌生、流动的群体,二者相互评价相互监督的力度不够。在社会生活中,陌生感往往能开脱人们不履行社会公德的不安感。“反正我不认识他,与我没关系”常常成为一些人逃避责任的借口。
  
  二、从历史文化角度分析,社会公德资源先天不足
  
  中国传统小农经济社会的基层结构是一种差序结构,人与人之间仅靠世俗人情建立关系,传统的以孝心为本的仁爱道德本质上是亲亲疏疏的狭隘的差等之爱,道德选择仅限于血缘的区域内,乃是基于宗法等级基础上的狭隘的“注重血缘关系的差序伦理道德”(《论语·学而》)。“仁者爱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本是我国传统道德文化中并不缺少的内容,但存在着明显的缺陷。传统的“仁爱”,主要是围绕着“亲亲”、“尊尊”原则,并以家庭关系扩展而建立起来的人伦之爱。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推己及人、讲求秩序和“爱有等差”,以报恩、孝道为前提,并不具有“博爱”的内涵。所以,中国传统道德发达的实质是“私德”发达而“公德”薄弱。英国学者休谟认为,传统的中国人只讲自己小圈子里得到的——遵守家庭、朋友、熟人的道德规范,而一旦脱离这种血缘或血缘的环境,到了陌生的公共环境中,就往往对公共秩序中应该共同遵守的东西熟视无睹。孔子曾经在《论语》中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表达了人们对公共事物的态度。
  在传统社会,传统文化推崇的是人伦道德和基于家庭、家族、国家整体利益的责任意识,对个体权利、他人权利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尊重和维护向来十分缺乏。作为人格尊严保障的个体财产所有权,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政治氛围下,往往被国家任意侵害;即使不在这个氛围下,也往往被权势家族恣意侵害。个人的财产被随意掠取、社会财产被强行占有,千百年来被视为正常合理的现象。因而在我国传统社会,作为个体的“人”从未产生过权利意识,也谈不上形成尊重个体和他人权利的道德态度。在个体权利和利益纠纷的解决中,也往往不是依据法律而是依据情、理。因此,个人与财产、社会公共利益均无关系,更谈不上在道德上必须遵守公共生活规则,谈不上产生建立在身份平等、人格自由基础上的公德意识。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陈健美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