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我国农村居民消费过度敏感性的成因与对策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10-21 14:49:06

 
  市场经济改革后,我国经济发展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1992年到2002年的十年间,GDP的平均增速为10.24%,2003年到 2009年,GDP的增长率均值也高达10.47%。但是,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我国经济结构性失衡的问题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由1992年的72.5%降到2010年的37.3%;资本形成总额对GDP的贡献率由1992年的34.2%升至2010年的54.8%;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由1992年的-6.8%升至2010年的7.9%。可见,在我国经济增长中,经济总量与结构关系已发生变化,经济的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投资和出口的拉动,消费内需不足问题已成为近年来我国宏观经济运行中的重要问题。我国的最终消费率由1992年的62.4%降到2008年的48.6%,其中政府消费的变动不大,但居民消费率由1992年的49.9%降到2008年的35.3%。而居民消费率中的城镇消费率却是由1992年的26.0%上升到2008年的26.4%,农村消费率则是由1992年的21.2%降到2008年的8.9%。显而易见,农村消费不足是导致内需不足的主要原因。
  在这种背景下,研究我国农村居民的消费行为,扩大农村消费需求,提出启动农村市场的对策是解决我国当前消费内需不足,保证国民经济健康快速发展的关键。
  消费过度敏感性理论
  (一)消费过度敏感性理论模型
  理性预期革命以前,生命周期-持久收入假说(LC/PIH)模型一直是研究居民消费行为(储蓄行为)的主要理论框架。该理论由美国经济学家莫迪里安尼提出,认为居民的消费行为与个人的持久收入和生命周期紧密相关,消费者会在生命周期内平滑其消费量,现期消费支出并不完全取决于现期收入,而主要取决于未来收入和财产的平均值,即预期的持久性收入。霍尔(Hall,1978)将理性预期引入LC/PIH消费函数,提出了消费者行为的“随机游走”模型:Ct =Ct-1+εt,其中C为消费,t是时间,ε是持久性收入估计值的变化量。
  霍尔过分强调了消费者的理性预期能力,认为理性预期能够估计消费者的持久性收入。霍尔的随机游走假说与传统消费观点是严重抵触的。所以随后的研究突出注意了消费和实际收入的联合考察。
  弗莱文(Flavin,1981)对随机游走假说进行实证分析,发现消费的变动并不是和收入完全不相关,消费与滞后收入呈显著正相关,他把上述发现称为消费对收入具有“过度敏感性(Excess Sensitivity)”。坎贝尔和迪顿(Campbell & Deaton,1989)从另一角度对随机游走假说进行了检验,结果表明实际消费变化的标准差远远小于根据随机游走假说所估计的标准差。坎贝尔和迪顿将这种实际消费小于理论估计值的现象称为消费的“过度平滑性”,用以说明随机游走假说与实证研究结果之间的矛盾。
  为解决上述矛盾,1991年,坎贝尔和曼昆提出了λ假说,这一假说放弃了跨期最优的分析框架,转而遵循凯恩斯消费理论方法论,将消费者分为两类不同的行为人:有λ比例的消费者服从凯恩斯的绝对消费假说,其现期消费由现期收入决定。用模型表示为:Ct =α+β·yt,即:ΔCt =α+βΔyt。
  第二类消费者遵循Hall的随机游走假说,也就是(l-λ)比例的消费者当期消费并取决持久性收入,消费增长量△C的改变仅仅取决于持久性收入估计值的变化量εt。用模型表示为:Ct =Ct-1+εt,其中εt为持久性收入估计值的变化量。即:ΔCt =εt。
  这里λ(第一类消费者占总人口的比重)称为过度敏感系数。如果λ=0,则表示消费者的消费与当期收入变动之间没有相关性,消费行为是符合随机游走假说的。若λ#0,则表示有一部分消费者的消费对当期收入有过度敏感性。假设两类消费者收入相等,则消费的变化可表示为:ΔCt =α+(1-λ)εt+λΔYt,其中△C为消费增长量,ΔY为收入增长量,t是时间,ε是持久性收入估计值的变化量。

[1] [2] [3] [4]  下一页

Tags:消费过度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