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四川川剧与日本歌舞伎的比较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廖思湄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31 13:50:58

1表现中日不同的“孝”与“忠义”道德价值观

四川川剧和日本歌舞伎表演最大的不同在于,体现出中日戏曲文化不同的价值观。在日本的歌舞伎中,对君主的“忠”之主题是体现日本文化价值观的核心诉求和最高标准,而四川川剧则是以对祖先的“孝”来体现巴蜀地域文化的价值观和人们的精神信仰。例如,日本歌舞伎的男主人公,都塑造得很英烈和崇高、悲壮,都是忠义之士--赤胆忠心、肝胆相照。与此相对,川剧中的男主人公则不同,均塑造成能让家族兴盛的九尺男儿,他们对父母尽孝、对祖先奉身,愿为家族的延续奉献自己的生命。这使得川剧的典型情节大都是,主人公遭受磨难,背井离乡,历尽坎坷,颠沛流离,最后都经过奋斗,踌躇满志,衣锦还乡,与家人团聚的美好结局。这种文化价值观在于,一个家族的利益和荣耀是至高无上的,每个人都必须以家族的利益何荣耀为上,体现出巴蜀地区人们的“孝”文化心理的根源,以及四川社会是建立在以宗族为共同父系祖先的血缘集团。这种“孝”的观念就成为宗族组织的道德观念的最高标准,除了是指对父母、祖先的敬重之心之外,还指个人价值实现以物质上的富贵利禄为媒介的祭祖行为,即“出人头地、飞黄腾达”。可见,川剧所描写的都是为出人头地、荣华富贵而奋斗的青年人的故事,和日本的歌舞伎相比,文化价值观大相径庭。

歌舞伎是日本所独有的一种戏剧,也是日本传统艺能之一。在日本国内被列为国家级重要无形文化财产,在200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现代歌舞伎的特征是布景精致、舞台机关复杂,演员服装与化妆华丽,且演员清一色为男性。歌舞伎是日本典型的民族表演艺术,起源于17世纪江户初期,1600年发展为成熟的一个剧种。歌舞伎的始祖是日本妇孺皆知的美女阿国,她是岛根县出云大社巫女(即未婚的年青女子,在神社专事奏乐、祈祷等工作),为修缮神社,阿国四处募捐。她在京都闹市区搭戏棚,表演《念佛舞》。这本是表现宗教的舞蹈,阿国却一改旧程式,创作了《茶馆老板娘》阿国女扮男装,身着黑衣,缠上黑包头,腰束红巾,挂着古乐器紫铜钲,插着日本刀,潇洒俊美,老板娘一见钟情,阿国表演时还即兴加进现实生活中诙谐情节,演出引起轰动。阿国创新的《念佛舞》,又不断充实、完善,从民间传人宫廷,渐渐成为独具风格的表演艺术。日本歌舞伎的文化价值整体上表现一个重大社会主题--“忠于”、“忠贞”、“忠烈”。“义太夫狂言”、“时代物”狂言,描写庶民生活和爱情故事剧,称作“所作事”“狂言”的舞蹈剧,内容涉及忠孝仁义等道义,对二般市民进行勤俭、行善、惩恶的道德教育,展示的是“忠于”主君而牺牲家属,以求得来世的解脱的悲剧。

川剧的主题是努力维持宗族的连续性、祖先祭祀的传统香火,利用“孝”的价值追求求得现世的富贵利禄和人生的大团圆,两者的差异是十分明显的。这是由于日本的近代社会不是宗族社会,没有对于宗族社会的维持心理和功德需求,缺乏以宗族秩序为依托的生活感情和社会责任。日本虽然接受了中国的以宗族社会为基础的儒教道德的社会标准,由于社会根底是一种和中国社会完全不同的地缘社会,无法领会中国人的生活感情和人格需要。可见,中日文化存在不同的“忠孝”、“道义”观,即不同的“忠孝”、“仁义”、“道义”等,表现出两国人民不同的勤俭、行善、惩恶的道德教育良好方式。

2表现中日不同的“爱恨情仇”与“来世转生”生死观

川剧是中国戏曲中独特的以昆、高、胡、弹、灯五种声腔交相结合来表演的戏曲剧种,在其发展和衍变过程中,结合四川方言土语、民风民俗、民间音乐舞蹈、说唱曲艺、民歌小调等,逐渐形成一直独具特色的声腔艺术。川剧的表演艺术需要坚实的生活土壤作为前提,在此基础上形成完美的表演程式。川剧的魅力在于:真实细腻,幽默机趣,乡土气息浓厚,特别善于采用托举、开慧眼、变脸 、钻火圈和藏刀等特技来刻画人物性格,塑造人物形象。它把人性深处的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融爱恨生的生死观,表现得惟妙惟肖,充满起伏,耐人寻味。它还抓住生活中人性与人格的个性化魅力,以情咏心,以心塑人,比如川剧的代表作《金子》,在原著的基础上,融入了新的立意和视角,突出了人性人格动人一面,介入民歌、民谣的野趣,把人生的生死在女主人公金子的人生轨迹大加渲染,并突出爱恨情仇以交织人性的心理

[1] [2] [3]  下一页

Tags:对比

作者:/廖思湄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