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文人画及其人文精神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苗根源苗笛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1-12 19:49:06

一、传统文人画的理论界定

文人画,亦称“士夫画”,泛指中国封建社会中文人、士大夫所作之画,不同于民间画工和宫廷画院职业画家的绘画。精通书画的宋代文豪苏轼在历史上首次提出“士夫画”概念;此后,文人画与院体画分离。明代文徵明视唐代王维为“文人画”南宗之祖,以别于画院待诏、祗候等所作的院体画。近代画家陈师曾认为:“何谓文人画?即画中带有人文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的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并指出文人画的审美特征:“文入画不求形似正是画之进步,”“盖其神情超于物体之外,而寓其精神于物象之中,无他,盖得其主要之点故也。”最后,他总结文入画之要素为:“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①

“文入画”多取材于山水、花鸟、梅兰竹菊和木石等,姚华(茫父)的《中国文人匦之研究·序》曾指出“唐王右丞(维)援诗人画,然后趣由笔生,法随意转,言不必官商而邱山皆韵,义不必比兴而草木成吟。”借以发抒“性灵”或个人抱负,间或寓有对人性压迫、腐朽政治的愤懑之情。他们标举“士气”、“逸品”,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很重视文学、书法修养和画中意境的缔造。

文人画是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的绘画。它不与中国画三门——山水、花鸟、人物并列,也不在技法上与工、写有所区分,而是山水、花鸟、人物绘画的一个交集。“所谓文人画或谓以文人作画,知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说明了文入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在传统绘画里,它特有的“雅”与工匠画和院体画相区别,独树一帜。

二、传统文人画超越时代的人文精神追求

绘画是文化修养与人文精神的集中表现。最早把画与文联系起来谈论的是两宋之际的诗人画家邓椿,他说:“画者,文之极也”,“然则画者,岂独艺之云乎?……其为人也多文,虽有不晓画者寡矣;其为人也无文,虽有晓画者寡矣。”明确提出了文化修养对绘画的重要作用,把文化修养不高的画人贬斥为“众工”,并鄙视说:“此若虚深鄙众工,谓虽日画而非画者,盖止能传其形不能传其神也。”清代邹一桂在其《小山画谱·画鉴》中也重申了这个观点:“自古以画名世者,不惟其画亦惟其人,因其人亦重其画,见其画如见其人,虽一时寄兴于丹青,而千载流芳于金石间。”

文人画家大多以清高自居,或平淡天真,或癫狂古怪,充分体现了珍视生命、关注心灵的人文精神。他们不满于宫廷绘画谨细奢华的传统,从而在自己的作品中表现出对生命的珍视和人性的追求,并且将人性转化为道德品格,体现了一种超越时代的价值追求。

宋元是文人画的鼎盛时期。北宋文人画的代表画家文同、苏轼、米芾等兼有诗文与书法之长,且其作画大都属于业余创作,这种创作态度直接决定了北宋文入画的创作目的就是纯粹地表达自我情感和品位追求,作品也更偏重意象之美。入元之后,处于异族统治下的文入画家对自身的前途命运感到迷茫,被迫或自愿放弃“学而优则仕”的传统道路,转而追求内在的精神自由以及性情的抒发,力求摆脱人世烦恼,向大自然移情,使得从文人画在元代发扬光大。赵孟頫《秀石疏林图》题诗:“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需八法通,若也有人来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这种书画同源的认识对其后来的山水画创作影响颇深。“元四家”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在创作中都注重抒发个性和笔墨趣味,强调绘画的娱乐性,把中国传统的文人画推向了新的高峰。如倪瓒主张作品要表现画家的“胸中逸气”,强调主观意兴的抒发,反对刻意求工、求似,曾云:“仆之所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黄公望说其画不过是“游戏而已”,表现出文人孤傲清高的人生姿态。

明代董其昌将绘画风格进行南北分宗,把文人画提升到匦坛的主导地位。他提出画家应“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加强修养。清代石涛的题画诗“我写此纸时,心入春江水。江花随我开,江水随我起”,表达了画家无限的浪漫情怀。之后,扬州八怪把文人画家将内在的孤傲清高的人文情怀推向极致。文入画家的文学素养及其作品所蕴含的“依仁游艺”的人文追求,对当今所倡导的人文精神具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1] [2] [3]  下一页

Tags:人文精神

作者:苗根源苗笛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