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从秩序的消解到无秩序的建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http://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5-31 16:12:53

 1 后现代主义引导电影的转向
  20世纪60年代是西方社会的危机和动荡时期。嬉皮士、反文化和性解放思潮的严重泛滥,反映着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普遍的愤懑和反抗。作为人们思想和美学倾向的一种表达,后现代主义思潮和后现代主义电影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最初,人们将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混为一谈、并没有为它下一个确切的定义,甚至后现代主义电影艺术也往往是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复合体。渐渐地,与现代主义电影迥然不同的另类电影出现了,它们以反文化的立场颠覆传统电影的深度思考,以消费主义姿态拼贴五花八门的艺术技巧和手段,为后现代主义电影提供了滋生的温床。电影语言从蒙太奇转向拼贴碎片,日益成为后现代主义电影诞生的标志。阿瑟·佩恩的《邦妮和克莱德》、阿仑·雷乃的《生活是部小说》、费里尼的《八部半》和安东尼奥尼的《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可以看作是后现代主义电影的先声。
  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现代主义开始传入我国。这时的中国已经历经了改革开放的求索,民众的人生观念和信条有了明显改变,他们不再奢望从共同的政治理想中寻找精神支柱,而是力求在技术层面获得心灵的慰藉,哪怕只是暂时的欢愉。此外,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电视、录像机等大众传媒日渐普及,影视文化开始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下,后现代主义脱颖而出。
  1988年是中国后现代电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这一年,作家王朔的四部小说被拍成电影——《顽主》、《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浮出水面》、《大喘气》。这些电影往往借助于人物的调侃,把“庄严”的政治语汇放在日常的生活琐屑中,营造出语言和语境极度不协调的黑色幽默,从而将严肃的政治话语非神圣化。这种调侃既满足了观众淡化政治心理诉求,又带来一种挣脱规范的语言自由,表达出一种游戏历史、游戏人生的姿态。这是一种典型的后现代主义式的“狂欢”,它在嘲笑别人的同时也嘲笑了自己,所以轻松自如、游刃有余;它讥讽种种现实规则但并不在行动上进行抵制,所以嬉笑怒骂皆自由;它直言不讳却并不一意孤行,所以既不会引起“超我”的焦虑,又能宣泄“本我”的郁积。正是这种所谓的“口腔快感”使得后现代影片中的人物总能超脱于胜负之外,能理智而不失幽默地拒绝受痛苦,在现实的碰壁中成功地自我抚慰、自我娱乐。以此为开端,中国加入了世界电影

[1] [2] [3]  下一页

Tags:无秩序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