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工笔花鸟画色彩现状论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赵德聪 文俊鸿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2-09 22:25:26

  随着宋代文人画在画坛上主导地位的逐渐确立,画家和画论家们对于色彩就没有了应有的重视。至此“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墨分五彩”的文人审美观念延续了近千年。直到20世纪初,新型知识分子与市民在艺术上否定崇尚笔墨的传统文人画,提倡唐宋时期的写实绘画或者用西方的写实绘画来改造中国的传统绘画,并在美术教育中以写实技巧培养新一代的美术人才。写实绘画出于对丰富的现实生活表现的需要,中国画中的色彩表现愈趋普遍,特别是很难略去色彩的工笔花鸟画迎来了明媚的春天,色彩的浓丽有的竟到了与油画、水彩相媲美的程度。细细品味这些作品,可谓令人喜忧参半。
  民国以后的中国画,在求变求新的呼声中,画家都在探寻着自己的心象之路,但这些探寻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一是挖掘传统;二是融合中西;三是以西为主。在这些变革之中,很多画家把色彩作为重要元素加以认真对待,认为在以文人画为主导地位的近千年里,中国画的色彩几乎丧失殆尽。要变革中国画,色彩是一个突破口,很难略去色彩的工笔花鸟画就可谓近水楼台。大致划分,工笔花鸟画的色彩变革也大致包含这三种类型。现对这三种类型逐一分析,以探寻工笔花鸟画的色彩之路。
  一、工笔花鸟画对于挖掘传统色彩,融入现代色彩审美意识的先驱当属于非闇大师。由于宋代以后的工笔花鸟画设色主要是水墨和淡彩的平涂渲染,色彩关系以素雅调和为主。这种色彩由于缺乏明度、纯度与鲜明的对比,而使其质感与张力较难显现,色彩的视觉冲击力也较弱。但于非闇先生的作品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充满着朝气与欢快,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打破了传统工笔花鸟画追求的宁静之气和消散简远之意。除了造型和构图因素外,色彩的恰当应用是造成这一印象的主要因素。他用了很大的精力研究中国画的色彩,并著有《中国画颜色的研究》一书。对于中国画颜料的性能及应用在当时应是首屈一指的,这样的知识使他对传统中国画和民间绘画的色彩有了全面的理解和把握,为他在工笔花鸟画色彩方面的变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文人画兴起以后,色彩被下放到了民间,民间绘画一直以色彩媒质的多种性、设色方法的多样性、色彩体系的开放性与兼容性等方面追求色彩的强烈对比、装饰性和夸张变形等而达到艳丽活泼的效果。于非闇先生借鉴了民间绘画及唐宋绘画着色的特点,很多作品的色彩都使用了高纯度和高明度的色彩而显艳丽,单纯概括的平涂,使色彩相当整体而极具装饰性,“历金”“历粉”“色勒”使画面色彩变得活跃醒目,色彩关系采用强烈的对比而使画面热烈欢快,这些因素使他的作品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结合传统绘画色彩的审美,他画面上的色彩呈现出艳而不俗、沉着典雅的气度。
  与于非闇先生齐名的同时代画家陈之佛先生,设色主要继承传统,糅入了图案的装饰性意味,敷色清丽明快,以温暖的基调为主,有时代气息。与于先生相比较,陈先生的色彩灰色稍多,但灰中见明,关系以调和为主,色彩接近自然色彩多一些。
  蒋采苹先生的工笔重彩花鸟由传统而出,却又别具一格,她主要继承唐宋以前矿物颜料的设色传统。但现代矿物颜料的品种较少,于是自己研制类似天然矿物颜料的“高温结晶颜料”弥补矿物颜料品种的不足。在设色理念与技法上也有突破,她将丰富的色彩概括为纯化的色调,直接用色彩以类似白描的线条结合平涂方法刻画形象,对物象不追求质感与空间感,而是强调色彩的单纯性及由此产生的装饰性效果,体现色彩本身的材质美,使色彩闪烁着金属的光彩。
  姚舜熙的工笔花鸟画,突破了传统“随类赋彩”法,借鉴了山水画用色的简洁单纯,创立“随情赋彩”。画面常常以一两种色彩,把成片的花叶渲染成统一的色调,在统一纯净的色彩中求变化、求绚烂,营造了一个情感强烈、幻真幻像的花鸟世界。
  二、工笔花鸟画融合中西色彩的先贤应属刘奎龄先生。他的绘画艺术在研究宋、元、明、清诸名家巨匠的基础上,广收并蓄,又学习西画画法、日本画法、郎世宁画法。将西洋画以及日本画之色彩、透视比例融合于中国传统工笔国画之中,形成自己特有的艺术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赵德聪 文俊鸿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3)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