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五代、北宋时期山水画中“树”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黄杰,雷洪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31 13:52:08

1“树”的绘画技法的演变

在经历过“伸手布掌”的晋末山水画启蒙和唐代青绿山水的辉煌后,五代、北宋的山水画呈现出全新的面貌。从技法上来讲,晋末山水画的启蒙和唐代的金碧山水都是有概念的成分,它们试图描绘自然,却因绘画技巧表达的局限性无法呈现自然山水的面貌,在画面中就表现为用双钩天色来表现树的形象。而追求自然情趣的宋代山水画中,树的表现技法上有了很大进步。这时的树在处理上具备了皴、擦、点、染的技法可以完整体的现山水画中的文人情怀和理想。

五代后梁人荆浩被称为北宋山水画之祖,从他的《匡庐图》里可以看出,画中松树树干挺拔有力且富有曲线的变化,又有苍老蜷曲的枯藤老枝。他的“树”以秃笔细写,笔墨丰厚,尤显苍古之态。这与唐代山水画技法还有一定的区别,那时虽然也转折勾勒,但无缓急变化。荆浩说过:“吴道子画山水有笔而无墨,项容有墨而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由此可见,荆浩重视用笔,将笔法加入到山水画的表现中。但此时的“笔法”从目的和作用来说都与元明清山水画中的“笔法”有着本质的区别。

2“树”的造型特征

五代、北宋时期的山水画擅于描绘大自然,对万物的描绘是最为丰富和细腻的,对于景物的洞察的深入超过以往任何时代,树的面貌在此时描绘的最为深刻且形象各异。

这时期树的形态多“转曲”、“蟠虬”,在荆浩、李成等人的画中都有体现。荆浩的《笔法记》中提到:“有日登神钲山四望,回迹入大岩扉……中独围大者,皮老苍癣,翔鳞乘空,蟠虬之势……明日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2]从中可以看出,荆浩的创作主要还是源于自然,“凡数万本,方如其真”,讲究对真山真水的写照。从“翔鳞乘空,蟠虬之势”、“抱节自屈”可以看出,荆浩对转曲蟠虬、抱节自屈的树更是情有独钟。而对这类树的描绘更像是一种时风,更有甚者画松如飞龙蟠虬,狂生枝叶;画柏如蛇如素,心虚逆转。

这种情况在李成的画中也很明显。他的《读碑窠石图》中描写了几株老树槎枒,枝干屈曲,墨色清润而用笔精细,尽显苍老之态。在树形的描绘上,另一位画家范宽有其独特之处,他的画风与李成精微细腻的描绘截然不同,被合称为“一文一武”。范宽的画独树一帜,他不在乎对一树一石的描写,而注重对山“真骨”的写照,着眼于恢弘气度的大山大水。在他的《溪山行旅图》中,树的造型采用的双钩带皴的技法表现,不着力刻画树的皮老苍癣,有脱离对象形态的倾向。而另一幅《雪景寒林图》因描绘雪中寒林,使得范宽不求形似的技法更加充分的发挥,虽用单线描枝,却极其神似的塑造出大雪过后万籁俱静却又充满生机的枯树林。

在北方山水画家林立的同时,南方山水的绘画风格则截然不同。南方山水画中树的造型枝干直挺,相对与北方山水写意的倾向比较明显。如董源的《潇湘图》、《夏山图》、《夏景山口待渡图》等图中,描绘远山树林时多用圆点,这样符合当时对真山水的描写。董源处于多土山的南方地区,山多被植被覆盖而无棱角,圆点的画法除了能较好的塑造出山的形态外,也符合远眺全山的视觉特征,这种独特的表现技法符合了当时绘画发展阶段的特点。而董源的另一幅作品《龙宿郊民图》中树的程式化进程比较高,北方山水画中的树多源自于对自然的刻画描写,树的发枝穿插,叶的形状特征都是极力模仿自然且刻画细致。在这类作品中却并非如此,在树的表现中程式化的技法已经比较明显,使用类似“垂藤点”、“夹叶点”的表现方法,作者没将精力用于对树的塑造,枝叶的穿插只是简单刻画,没有一点交代前后空间的意愿。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程式化的趋势,降低了山水画创作的门槛,为文人参与山水画开拓了道路。也正如此,从北宋开始,出现了大量的文人山水画家,他们也无不对董源推崇备至。

3 “树”的图像背后意义

山水画发展至北宋,此时宋代理学的发展普遍影响着整个社会的思想,其绘画意义已不仅仅是描绘自然本身和纯图像的画面,已将作者的创作思想很好的融合进去,树作为山水画的主要元素,它更集中的体现了绘画表达的内容。宋画讲理,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说“长松亭亭,为众木之表。所以分布,以次藤萝草木。为振挈依附之师帅也。其势若君子轩然得时,而众小人为之役使。无凭陵愁挫之态也。”又说:“林石先理会大松,名为‘宗老’。宗老既定,放作以次杂窠小卉、女萝碎石,以其一山之表之于此,故曰宗老。”这种理延伸到绘画支配着画家的创作思想,在这时的绘画中多有体现。荆浩常画松树,正如他说:“松之生也,枉而不曲,如密如疏,匪青匪翠,从微自直,萌心不低。势既独高,枝低复偃。倒挂未坠于地下,分层似叠于林间,如君子之德风也。” 因此画松树对于他来说蕴藏着自己为人君子的人生理念[3]。这种蕴含的意义在郭熙自己的《早春图》中也有很明显的体现,画面中两棵挺拔的松树位于画面中心,尤显“宗老”地位而在这时期之后的山水画中所隐喻的意义逐渐减弱,进而又变为简单的描绘。

[1] [2]  下一页

Tags:写真

作者:黄杰,雷洪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