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和声之美在音乐中的体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日昌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9-16 15:35:27

古典和声特征有三:

一、对称、均衡、协和

由于古典和声中的主要材料——和弦,其本身就是依据天然的物理现象——“泛音列”的原理而形成的,因此,本身就具有“对称、均衡、协和之美”,以及“理性美”、“庄严肃穆之美”、“壮美”、“大气之美”,最适于表现庄重、严肃、宏伟、华丽等音乐形象,也常能制造色彩丰富、细腻入微的音响效果,用以贴切地体现人们内心深处对真善美的向往,以及“矛盾——解决——再矛盾——再解决……”等“畅快感”的听觉感受需求。还常表现人们乐观、向上、阳光、奋发的进取精神,可谓“抒情美”、“畅快美”。

二、音准便于掌握

西洋大小调音阶中的各音,较容易被人的听觉系统所分辨、所把控,选这七个音构成音阶,真可谓不多不少、不繁不寡,恰到好处。因此,其应用效果和表现力具有普遍性,甚至连儿童也容易掌握。古典和声恰恰是主要建立在这种音阶体系上的。因此,也可谓“易得之美”、“安闲之美”。

三、教学体系完善

古典和声写作技法的教与学都比较容易,几百年来经作曲家的实践及理论家的总结,尤其是近年来我国国内和声教师们不断探索、归纳、总结,其教学理论体系早已比较严谨、系统。笔者近年来也进一步整理、研究,使之更加便于教学与学习。笔者《和声写作指导》一书(吉林音像出版社2005年10月出版),就是以“和声学”的“教学任务”(即“研究各种和弦如何在作曲中应用的学问,叫做和声学”〈鲁兆璋语〉)的先后顺序为“教学章节顺序”来阐述的,即:“正三和弦”、“副三和弦”、“属七和弦”、“副七和弦”、“副属和弦”、“置换和弦”、“变和弦”、“和弦外音”、“转调”和“民族调式和声”。它既严守古典和声体系规则,又对其理论进行了“精简化”,使和声学的宏观逻辑性、条理性更为明晰,因此,也更便于学生学习和掌握,在笔者32年来的教学实践中,也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因此,也可谓“条理之美”、“脉络之美”、“逻辑之美”。

比较能够说明古典和声之美的音乐作品实例,除了众所周知的古典乐派作曲家海顿、莫扎特、贝多芬等人的作品之外,大调乐曲中的《国际歌》、《长江之歌》,小调乐曲中的《沃尔塔瓦河》、《三套车》、《高原之歌》(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等乐曲,亦属当之无愧。

特别令人钦佩的是,把这种“洋”和声配置于中国民族风格的旋律上时,只要将古典和声中的偏音做适当的处理,也同样能够达到美的效果。例如中国作曲家何占豪、陈刚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明显具有与外国古典名曲“相同程度”的美——笔者称之为“中国民族和声风格特色之美”。

其实,当今的中国民族和声写作技法理论仍然还是建立在西欧古典乐派和声理论、方法基础之上的,是黄自、萧友梅等中国老一辈音乐家通过“留洋”发现了古典和声之美,并且将其引入中国,又经中国几代作曲家、理论家的“中国化处理”(主要是偏音处理),使之渗入了中国五声性调式风格特征,而后才形成的。

直至今日,中国作曲系的学生仍须先把“古典和声写作”的功底打牢之后,方可步入“民族和声”的学习阶段。而且,在真正成功的、确具感染力的中国多声部音乐作品中,几乎都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其基质上的古典和声之美。

领略和声之美,最好具备一定的“亲临性”条件,即和声之美,在亲自演奏、亲自演唱、亲自创作的实际体验和实践参与中,会感受得更为真切,更为深刻。笔者就是在弹奏《三套车》钢琴伴奏谱(宏扬配伴奏)、《国际歌》(狄盖特作曲)钢琴伴奏部分、《梁山伯与祝英台》(钢琴浓缩谱),以及在创作《地藏菩萨赞》、《航船》、《南海之晨》等歌曲作品(均含钢琴伴奏)的过程中,对古典和声之美产生了更深刻的认识,以致无法不由衷慨叹其作用之妙、效果之美的。

笔者在多年教学实践中还发现,凡是喜欢古典和声,对其作曲理论感兴趣,并且勤奋、认真学习课程的学生,其情商和智商几乎都很高,各学科成绩都很好,毕业以后也多被工作单位所重用,不少人还成了对社会颇有贡献的人。这一点,也应归属于古典和声的“教化之美”和“启迪之美”。

当然,最能体现和声之美的音乐,还属近代作曲家创作的佛教音乐,例如:弘一大师作曲的《三宝歌》,它以混声合唱的人声及其器乐伴奏,诵咏出气势磅礴、宏伟壮阔、辉煌绚丽的多声部音乐

[1] [2]  下一页

Tags:和声之美

作者:王日昌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