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嚎叫》及其电影改编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马 列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11 20:12:48

一、现实与光影

(一)现实的多面镜

艾伦?金斯伯格于1926年7月3日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纽瓦克帕特逊市的一个俄国犹太裔家庭。作为“垮掉一代”文学的代表人物,在他71年的人生长河中,他的生命本身就异常的丰富多彩,可能拍上10部电影都未必能概括完整。他有一个信仰共产主义却在时代的迫害下而饱受精神病折磨的母亲,而他自己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对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成年以后的金斯伯格在自己的诗作中丝毫没有掩饰。他曾就读于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也正是在这里他结识了杰克?凯鲁亚克、威廉?巴勒斯和尼尔?卡萨迪

(此三人均为“垮掉一代”的代表作家)等人,这些人对金斯伯格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写作上都影响颇深。后来他被迫退学,去海外航行了几个月。回国后金斯伯格又重回哥伦比亚大学念书,1948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这期间他与生性放荡不羁的尼尔?卡萨迪产生了同性恋关系,但两人的暧昧关系最终因为尼尔的过于风流而结束。1949年金斯伯格因朋友在他的公寓里存放并运送一些偷来的毒品被警方逮捕。为了免于入狱他选择被送到纽约州立精神病院,金斯伯格在精神病院呆了8个月,在这里他结识了他人生中另一位重要的朋友,卡尔?所罗门。《嚎叫》的题目下面即写着“献给卡尔?所罗门”。金斯伯格于1954年到达旧金山,很快他便进入了“旧金山文化复兴”文人圈子,认识了其他许多力主诗歌革新的文人。也正是在这座城市,金斯伯格认识了后来与自己相伴一生的同性恋人彼得?奥洛夫斯基。1955年10月13日,金斯伯格在旧金山的“六画廊”酒吧高声朗读了长诗《嚎叫》,这也是“垮掉一代”文学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诗歌朗读的过程中,观众的反应热烈,随声呼应,共鸣极强,当他读完时,他本人早已是声泪俱下。1956年,《嚎叫》一诗由“城市之光”出版社出版,但随即被认为是“淫秽作品”,出版人劳伦斯?费林格蒂也因此被推上了法庭。金斯伯格并未亲自出庭,但此事还是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事件。最终费林格蒂一方胜诉,金斯伯格也因此声名大噪。

此后金斯伯格到过很多国家,有欢迎他的国家,也有不欢迎他的国家。他后来皈依了佛教,一直坚持写作,1980年代中期还来过中国。他游历、讲学、写诗,甚至还灌制过很多唱片、录音,与此同时他还热心从事着很多社会活动。随着“垮掉一代”的文学逐渐被更多人认同,金斯伯格以及他的诗作的重要性愈发显得明显[1]6-28。

金斯伯格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为影片的创作提供了详实的素材,但如何取舍则是一个需要仔细权衡的事情。近年来传纪片频繁涌现,其中不乏佳作。如《雷》(讲述美国灵魂歌王查尔斯?雷的传记片)、《米克尔》(讲述美国第一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政治家哈维?米尔克的传纪片)等片,但大多数时候为了保险起见,很多导演还是会选择在一部影片里去综述此人的一生,或是他艰辛的成名、发展过程。《嚎叫》一片的创作者显然在这方面花了很大功夫,力求独辟蹊径,在真实与虚拟、纪录片与剧情片之间竭力找到平衡。

(二)光影流转

影片的开场即用字幕交代了时间与背景:1955年/旧金山。导演对黑白画面的选择可谓用心良苦,力图把观众带回到上个世纪50年代的真实场景中。我们从流动的影像中看到,“六画廊”酒吧,座无虚席,酒吧内灯光昏暗,烟雾缭绕。金斯伯格清了清嗓子,推了推眼镜,开始朗诵《嚎叫》。影片的开场我们只听到了诗歌的前几句:“我看见我这一代的精英被疯狂毁灭,饥肠辘辘赤身露体歇斯底里,拖着疲惫的身子黎明时分晃过黑人街区寻求痛快地注射一针/天使般头脑的嬉普士们渴望在机械般的黑夜中同星光闪烁般的发电机发生古老的神圣联系/他们穷愁潦倒衣衫褴褛双眼深陷在只有冷水的公寓不可思议的黑暗中吸着烟昏昏然任凭夜色在城市上空飘散”。[2]

伴随着这几句诗,影片正式进入正题。

回到彩色世界,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坐在家中接受采访的金斯伯格。影片之后的内容几乎都是依靠这次采访串联起来。在整部影片里不时穿插的采访中,金斯伯格既谈到了他对于诗歌与写作的看法、对“垮掉一代”的定义,也回忆了他年轻时的生活,如进精神病院,与尼尔?卡萨迪的交往等等。

影片的高明之处在于,虽然有用字幕交代接受采访的时间与地点是1957年的纽约,但并没有确切告诉观众这是在接受谁的采访以及这是一次怎样的采访,连采访人的相貌都始终没有出现。大部分时间都是金斯伯格在自说自话,采访人从头到尾只问了几个问题。而这一年,根据影片的交代也正是《嚎叫》的出版人劳伦斯?费林格蒂被告上法庭的那一年。由此我们可以大胆将此看成是金斯伯格在自己的诗引起争议后所接受的采访,同时也可将其看成是其一生所接受的无数次采访的升华与总结,而不必拘泥于事实上的某一次采访。

影片就是这样透过金斯伯格在采访中自己的叙述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利用闪回将我们带回到他的年轻岁月,而这些闪回插入的镜头,导演再次选择了用黑白画面表现。影片虽然有直面金斯伯格的性取向问题,但却并未过度地渲染这一元素。

《嚎叫》一片的导演在这方面的处理比较适中,如果要以金斯伯格作为题材成片即意味着不可避免地要触及这一敏感话题。但影片的作者明显站在一个极其冷静、客观的角度,没有把自身的感情色彩过多带入其中。通过金斯伯格自己在采访中的回忆述说,我们了解到了金斯伯格自己对凯鲁亚克、卡萨迪以及奥洛夫斯基这几个在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男人分别怀揣着怎样的心情。比如对凯鲁亚克,他说道,“我18岁时仍然是个处男。我无法触碰任何人的身体,无法触及自身的欲望。我感到仿佛被铁链束缚着。杰克给了我放开的许可,他是个浪漫派诗人,他教我懂得写作其实是很自我的,是来自于作者自身的,来自于他的身体,他呼吸的节奏和他真实的言语。”而对于后来与之相伴一生的奥洛夫斯基他则说道,“当我遇到彼得后,我的一切都改变了。终于有人能如我爱他一般爱我,这使我第一次感到在生命中自己被完完全全地接受了。”透过金斯伯格自己的话语,我们感到的是活生生的生命的真实情感,不带任何矫揉造作却又极为可信。导演用恰如其分的几句话把本来敏感的问题平衡地揉入影片,让我们看到了不光是诗人的金斯伯格,还看到了一生都在追求爱的金斯伯格。

[1] [2] [3] [4]  下一页

Tags:影片《嚎叫》

作者:马 列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