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电影中民俗文化的叙事功能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彩霞杨红光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1-13 17:15:08

一、勾:民俗为电影叙事营造特定的空间和氛围

民俗文化在与其他艺术尤其是电影艺术的融合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电影中民俗的功能是多方面的,既表现在展示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活方面,又可以结构、支撑电影叙事和揭示片中人物的心理状态。从电影叙事层面来审视民俗文化,可发现其呈现出的不同形态,大体与国画的创作技法相类似。“勾”是绘制国画的重要手段,指根据山石树木形、色、质的情况,用浓淡、线形不同的墨线勾勒其外貌轮廓,以形成整体的感官印象。对于新时期电影《边城》和《媾玛的十七岁》而言,其中民俗在电影叙事环境方面的功用似与“勾法”相近。

由著名作家沈从文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边城》具有独特的湘西风格,故事发生地在湘、黔、川三省交界处,是具有“一脚踏三省”之称的偏远小城——茶峒城。影片开始以摇镜头显现了湘西低山丘陵区的地貌,然后运用远景镜头展示了城边的一条蜿蜒流转的小溪和溪边伫立的白色小塔。小溪是酉水的支流,边有一条承载客人过岸的渡船,由爷爷和翠翠祖孙二人掌管。渡船是以湘西地区传统特色的交通方式“拉拉渡”运行的,即不需要撑蒿或划桨,而是依靠船夫抓住贯穿两岸的粗绳索,循索而进,返回亦然。《边城》以整洁风雅的青石道、古色古香的吊脚楼和修竹葱翠、古渡摆舟等极富民俗风情的影像将观众带入纯净而古朴的湘西地域。随后的端午节赛龙舟、抓鸭子等娱乐游艺,傩送二老为心仪的女孩翠翠唱情歌的恋爱风俗,还有居民用木船连通外面的世界,上运棉花、海味,下运桐油、川盐的长途贩运模式等等,都反映出湘西人民依山靠水、安宁而自足的生活。这一切为翠翠和两个少年朦胧的爱情营造了特定的叙事空间。

在章家瑞执导的影片《婼玛的十七岁》中,片头即由摄影机从门内向外以固定视点拍摄,为我们展现了一幅西南边陲的自然画卷:远处云蒸霞蔚的哀牢山和近处铺黄叠翠的梯田遥相呼应。“影片的第一个镜头非常新颖,类似的镜头在后面还出现过多次,梯田、田野,给人的感觉颇有一点诗意。似乎就像哈尼人打开了一扇门,来看这个世界,其寓意很深”。主人公媾玛是位哈尼族农家少女,她每天从家里出发到镇上卖烤玉米时,都要经过层层叠叠的一块块梯田,沿着梯田田埂行走,沿途可见农人沿袭古老的耕作方法,驱赶水牛犁地播种。到达小镇的街市,人流熙熙攘攘,有不同的民族穿着各色服装贩卖采买,热闹非凡。影片还自然地展现了哈尼族的居住环境和使用的日常器物,如干栏式与墙式合为一体的独特房屋建筑、竹编篾制的圆筒形背篓、发出咿咿呀呀响声的古老的织布机等等。《婼玛的十七岁》通过梯田、织布机、背篓、木楼梯等交代哈尼族生活的空间,与城里的人生景象(乘坐观光电梯和使用随身听听歌等)形成对比,凸显古老传统和现代文明的冲突,从而表现现代文明对这个民族,特别是对民族的新生代——少女蜡玛精神和情感方面的冲击。二、皴:民俗成为电影叙事展开的起点和线索

中国是拥有56个民族的东方国度,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变迁中,各族人民在各自的地域形成了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传统,华夏大地的民俗文化可谓源远流长。少数民族题材的《红河谷》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两部影片,民俗的应用暗合了绘制国画所需的另一种技法——“皴”(即以点线为基础来表现山石树木的脉络、纹理、质地、凹凸、阴阳、向背等),成为影响叙事走向的重要因素。

冯小宁导演的《红河谷》由邵兵和宁静主演,影片开头运用平行蒙太奇的形式,分别阐释了同一时间内西藏的宗教活动和中原地区的祭河风俗。数百农民俯首屈膝于激流滚滚的黄河岸边,在族长的带领下向黄河进献牲品。伴随着开祭的余音,一头肥壮的黄牛哀号着从升起的木筏上滚落于浪涛之中,一只白羊亦是同样的命运。接着两名捆绑着手脚的红衣少女被几个壮汉抬来置于河岸。“古神圣河,百年大旱,万民将绝,特献本乡童女二人,望救黎民于朝夕”的祭词陈述完毕,一女成为祭品,一女在被抬上木筏的刹那,被赶来的哥哥救起,然而追兵在后,兄妹双双落水。妹妹雪儿在雅鲁藏布江边(从黄河落水只能冲到下游不可能回溯到上游雅鲁藏布江,此为情节上的一大漏洞)被藏族青年格桑救起,藏汉两族的线索合二为一,祭河风俗成为雪儿人藏的起点。基于此,电影

[1] [2] [3] [4]  下一页

Tags:叙事功能

作者:李彩霞杨红光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