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真实·超真实·生命真实探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唐忠会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1-11 16:19:50

一、非真实: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影像

中国电影首次大量使用数字技术是从《紧急迫降》(2000年)开始的,该片共有9分45秒的电脑特技镜头。《青娜》(2001年)是中国第一部全数字电影。2002年,《极地营救》中有大量的泥石流、沙尘暴、雪崩等数字合成影像。到目前为止,大家耳熟能详的影片,如《建国大业》、《风声》、《南京!南京!》、《集结号》、《十月围城》、《英雄》、《无极》、《夜宴》、《赤壁》、《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孔子》、《赵氏孤儿》、《唐山大地震》、《让子弹飞》……无一能离开数字技术的运用。除故事片外,宣称最具现实记录性的纪录片也大量使用数字技术,譬如《故宫》中的大量数字影像实现了对历史的逼真再现。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影像在动画电影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如格兰·柴卡等导演的《魔比斯环》、孙立军导演的《小兵张嘎》、林超贤导演的《风云决》、梁汉森导演的《齐天大圣前传》、大卫·鲍沃斯等导演的《阿童木》、姚光华导演的《马兰花》、谢立文导演的《麦兜系列》、徐克导演的《超蛙战士之初露锋芒》、陈德明导演的《梦回金沙城》、孙立军导演的《快乐奔跑》、赵崇邦导演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以及格里格·瓦林等导演的《熊猫总动员》等。

这些由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影像,是存在电脑记忆体中的由0和1组成的数字信息。广义的数字影像包括数字摄影机的记录式影像、数字特技处理和合成的影像以及计算机生成影像(CGI)。然而在理论和创作的实际场合,人们基于数字影像与模拟影像的明显差异——创作者借助数字技术可以对影像的生成与结果进行自由地控制,一般对数字影像作了狭义的或更特别的理解,即把数字影像界定为经过数字特技处理或合成的影像以及CGI。照相式的数字影像被排除在外或不作探讨的重点。本论文中的由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影像也不例外。众所周知,传统电影更多执著于物质世界的再现,与现实世界存在很大程度的关涉关系,这使得大家认为传统电影影像具有极强的真实性。而由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影像与之相反,如果从与现实关涉的角度考察,可以称为非真实影像。

由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非真实影像大致可以划界为:数字处理或合成的现实影像,数字生成的现实影像和数字生成的非现实影像。数字处理或合成的现实影像,既包括对真人真事的影像建构,也包括基于写实的时代背景、环境和气氛基础上,对人物和故事有一定程度虚构的影像呈现。对真人真事的影像建构,由于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贴近社会、贴近人生,无疑缩短了影片与观众之间的审美心理距离,从而更加亲近、更为可信,如动画电影《小兵张嘎》正是这样一部作品。数字生成的现实影像是指在现实时空基础上的虚拟性建构,即以客观物质现实为参考“模板”,再与虚拟数字技术融合,进而传达出与现实相近的影像。而数字生成的非现实影像,是指与现实生活没有直接关联的虚拟性建构,即给予现实中不存在的抽象观念或不可能的梦境以具体的形式符号,如史前影像或外太空影像。

二、超真实:数字影像营造的观影体验

在数字语境下,虚拟现实或非现实与纪录现实是电影的两大功能,但二者并非完全对立。这些由数字技术虚拟而成的非真实影像并非仅以现实存在物为参照,而是对现实的拓展。观众与数字影像能指的关系,可以用麦茨的“明知故犯”的态度来说明:“我知道它不是真的,但是毕竟……”观众明白所看到的影像不是现实世界,而是梦境般体验。这种体验的真实虽与现实真实相异,但以视听觉经验、生活经验、社会经验、欣赏经验为根基,因此观众并非是从物质现实层面去相信银幕的现实呈现,而是结合己有体验和价值观去认同银幕的一切,进而享受观影愉悦和审美享受。这里的真实更多是鲍德里亚的超真实。在这超真实的外壳下面,是完美的不存在。它不仅把一种缺席(absence)表现为一种存在(presence),把想象(imagmary)表现为真实(re-al),而且也潜在削弱任何与真实的对比,把真实同化于它的自身之中。这是在更高层面上实现了向巴赞电影理论的回归。

众所周知,电影的出现离不开人们主观愿望中的木乃伊情结。那人们为什么要制作木乃伊?原因在于木乃伊能够满足了人们复制现实的心理欲望,木乃伊可以把生活留住。但人们的主观愿望除了“木乃伊”情结外,还存在有“想象性呈现”的积极动机心理

[1] [2] [3] [4] [5]  下一页

Tags:生命真实

作者:唐忠会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