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西游记》的艺术特色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6-16 17:18:54

 [摘 要]《西游记》作为我国古典文学作品中最辉煌的神话作品,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独特的人物形象、幽默诙谐的风格、巧妙的艺术结构,构成了《西游记》讽刺艺术的主要特点。
  [关键词]独特 幽默诙谐 生动传神
  [中图分类号]I207.4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5489(2010)08-0114-03
  
  一、独特的人物形象
  
  《西游记》成功塑造了孙悟空等神话人物形象,这些形象具有深刻的典型意义。他们既是我们在现实社会遇到的人,又有经过想象夸张而出现的种种神奇色彩,既有生活于社会之中人的特点,又有某些动物的特点。作品将他们的社会性与神话性、人性和动物性天衣无缝地融合到了一起。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具有猴子的特征。他勇敢、聪慧、有正义感、斗争性强,这又是人的性格和心理状态。他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有七十二般变化,可以永生不死,极富于神话色彩。他无父无母,本是花果山上的一块仙石孕化,承受天地精华而生。随后他在“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服人间王位所拘束,自由自在地生活。为获得长生不老之术,求得不生不灭与天地齐寿的生命自由,他四方求师,终于学得一身高超的本领。随唐僧西天取经时,他追求自由的本性并没有因此而灭。在去西天途中,每当受到唐僧的窝囊气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回花果山,在孙悟空的心中花果山是一片自由的乐土,对花果山的神往无疑是他对自由生活的渴望。孙悟空具有顽强的斗争精神,自出生以来,就不断地与天斗、与地斗,与各种妖魔鬼怪斗,从不屈服。他闯东海龙宫,获得龙宫珍宝定海神针作为自己的武器。他大闹地府拿过生死簿,“把猴属之类,但有者,一概勾之”。大闹天宫的故事,以无比的热情赞美了孙悟空的反抗精神和战斗性格。
  唐僧是取经队伍的领导者,他为取得佛教真经“普救大众”,而排除万难去西天取经。在取经途中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没有动摇过取经的决心。同时,唐僧又是一个严守佛教戒律的圣僧,金钱、美色都不能动摇他的信念,都不能破坏他的操守。但是,唐僧又有凡人的弱点。他的性格缺陷是非常明显而令人讨厌的。首先,胆小怕事、懦弱无能;其次,不通情理、迂腐固执;第三,是非不分、喜听谗言。唐僧虽有种种缺点,但仍是一个虔诚的佛徒。作者没有把他写成法术高超的神仙,而是把他当作一个凡人,没有把他写成十全十美的圣人,而是把他写成一个有较多缺点的庸人,这样唐僧的形象就比较真实可信。作者创造这个形象,表示了对佛教的看法,即并不认为佛教有无边的法力;既赞美信徒的执著、热诚,又不认为佛徒都是完美无缺的圣人;同时也表示作者对人性的看法,认为自私、懦弱、迂腐、偏听等等都是人性的弱点。
  猪八戒是取经队伍中缺点最多同时又是最讨人喜爱的角色。这是因为:首先他“大节”是好的,他是取经队伍中的一员,而不是阻碍取经的妖魔。他还在当妖怪时,并没有强占妇女,而是上门当女婿。在取经途中,他有过动摇、偷懒、逃跑的不光彩表现,但在妖魔面前却始终没有低头屈服。他在取经途中,天天挑着沉重的担子,一直走完西天之路,吃苦耐劳的精神令人感动。在战斗中,他是孙悟空的得力助手,黄风岭上八戒争先;狮驼国八戒奋力破魔王。尤其是遇到水底妖精,八戒更是充当先锋,“双手舞钯分开水路”,在水底与妖精恶斗。在取经的事业中,猪八戒建立了不小的功业。其次他有浑厚憨直的性格。猪八戒说呆确有些呆,但有时是自作聪明,弄点小诡计,实则愚蠢,结果是常常吃亏受罚。猪八戒这些呆子行为,正反映了他的“童真”。他像孩童一般天真烂漫,与当时社会的尔虞我诈、繁文缛节形成鲜明的对比。人类的本能和人性的缺点都相当集中地反映在猪八戒身上,如贪吃、好色、贪小利、懒惰、缺乏理想与抱负等等。八戒贪吃、能吃,以“吃”为人间快事。在高老庄一顿早点他也要吃百十个烧饼。猪八戒虽然当了和尚,但好色的本性始终未改。他在天宫因戏弄嫦娥被罚到尘世,但并未改悔,直到取经之路即将走完,太阴星君领着嫦娥来收伏下凡作怪的玉兔,猪八戒竟然忍不住。猪八戒的缺点错误大多反映了人的本能欲望,与“存天理,灭人欲”的封建教条相对立。
  沙和尚原是天宫玉帝的卷帘大将,因触犯天条,被贬出天界,在人间流沙河兴风作浪。他使用的兵器是一柄降妖杖,武艺高强、不畏强敌。经南海观世音菩萨点化,拜唐僧为师,与孙悟空、猪八戒一起保护唐僧西天取经。沙僧比较憨厚、忠心耿耿。自放弃妖怪的身份起,他就一心跟着唐僧,正直无私、任劳任怨,从不左顾右盼,谨守佛门戒律,是个典型的老好人。同时他也是取经路上不可缺少的人物,因为他在取经集团中起着平衡作用。
  《西游记》中的众多妖魔形象中,写得最好的是牛魔王与他的妻妾。牛魔王不但有神奇的本领、倔犟的牛性,而且也有丰富的人性。牛魔王与妻妾的纠葛很典型地表现了封建财主大家庭的生活,他们的婚姻家庭关系具有丰富的社会内容和深刻的人生哲理。
  
  二、幽默诙谐的风格
  
  《西游记》具有幽默诙谐的风格,作者穿插了大量的游戏笔墨,使全书充满着喜剧色彩和诙谐气氛。这种戏言有时是信手拈来,无关作品主旨和人物性格的刻画,只是为调节气氛、增加小说的趣味性,有时能对刻画性格、褒贬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有时也成为讽刺世态的利器;还有的戏谑文字实际上是将神魔世俗化、人情化的催化剂。在第四十二回写悟空去问观音借净瓶时,观音要他“脑后救命的毫毛拔一根与我作当”,悟空只是不肯,观音就骂道:“你这猴子!你便一毛不拔,教我这善财也难舍”。这“一毛不拔”就是顺手点缀的“趣话”,给人以轻松的一笑。但有的戏言还是能对刻画性格、褒贬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再如第二十九回写猪八戒在宝象国先是吹嘘“第一会降(妖)的是我”,卖弄手段时,说能“把青天也捅个大窟窿”,牛皮吹得震天响。结果与妖怪战不上八九个回合,就撇下沙僧先溜走,说“沙僧,你且上前来与他斗着,让老猪出恭来”。“他就顾不得沙僧,一溜往那蒿草薜萝、荆棘葛藤里不分好歹,一顿钻进;那管刮破头皮、搠伤嘴脸、一毂辘睡倒,再也不敢出来。但留半边耳朵听着梆声”。这一段戏笔,无疑是对好说大话、只顾自己的猪八戒作了辛辣的嘲笑。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