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辞也疯狂:《非诚勿扰》台词中修辞的极致运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靳瑞华 孟令新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09-08-22 09:00:21

关键词 修辞 台词 运用
摘要 《非诚勿扰》沿袭了冯小刚传统贺岁片的幽默风格,取得了良好的票房业绩。影片的成功与其台词中运用了大量的修辞方法是分不开的。这些修辞格制造了台词的幽默性,对塑造人物起到了重要作用。
1 引言
  
  冯小刚执导的贺岁片《非诚勿扰》公映后得到了广大影迷和业内人士的广泛讨论,电影中的台词成为广大影迷讨论的热点,其中的经典对话更是受到影迷的认可和追捧。影片不俗的票房业绩除了与葛优、舒淇等明星的加盟和惯睛演绎分不开之外,创作团队对台词的精雕细琢也是影片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影片的幽默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是台词制造出来的幽默效果,而台词中的修辞则是成就影片台词的关键因素:这些修辞成就了葛优和影片的幽默,也成就了冯小刚。
  
  2 台词中的修辞
  
  韩荔华(2005)在对修辞格进行讨论的时候把修辞分成了语音、语义、词、文字、词语和句子六个层面。陈望道(2005)则把修辞分为积极修辞和消极修辞,进而把积极修辞分为材料上的辞格、意境上的辞格、词语上的辞格和章句上的辞格。本文对电影台词中辞格的讨论将沿用韩荔华的宏观分类。
  
  2.1 语音和文字方面的修辞技巧
  语音方面的修辞格主要包括联绵、顺口、绕口、叠音、拟声和衬字。文字方面的修辞技巧主要包括联边、拆字、图示和号代。剧本创作者在剧本创作中这两方面运用都不是很突出,因此本文对这两个方面不做讨论。
  
  2.2 语义方面的修辞技巧
  语义方面的修辞技巧包括变文、降用、联用、换义、双关、列锦、反语、对顶、绘色、添色、摹状、增动、体变、移时、易色、饰词、婉约、顾名、别解、体变和曲解。电影台词中用到了上述辞格中较多的修辞方式。
  2.2.1 双关
  主人公秦奋的名字带有一语双关的意味:“秦奋”同时还喻指“勤奋”,说明主人公是一个“勤奋”的人。主人公在介绍自己时,总是说“秦朝的秦,奋斗的奋”,让人觉得名字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大气而勤勉的人。但实际上,秦奋却并不勤奋,在国外呆了十多年既没有拿到学历,也没有掘到金子。直到后来靠一个不靠谱的发明赚了一大笔钱之后依然过的是不勤奋的生活。但秦奋确有勤奋的一面,他在征婚谈对象和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上面下足了功夫。主人公的名字本身已然给十分幽默的台词增加了一丝幽默。
  2.2.2 列锦
  列锦是一种化简为繁的辞格,是将几个名词性词语或名词性词组直接组合到一起,构成一种非主谓独构句式。通过读者的联想和补充,形成一个画面,具有鲜明的写景、状物、叙事和抒情的功能。(韩荔华。2005:302-303)列锦在古诗词中运用较多,在现代汉语中也时有运用。电影台词中用到的“锤子剪子布”是一种儿童游戏的名称,其中锤子、剪子和布之间没有冗余成分,不存在主谓关系,三个并列的名词之间凸显了一种相克关系,和酒席上行令用的“老虎、虫子、杠子、鸡”具有异曲同工之妙。“锤子、剪子、布”不同于传统和经典的列锦,与其大雅相比,是明显的大俗。但正是因为其大俗,才体现了这一游戏根植民间广为流传的特点。这个游戏是秦奋的发明灵感,成就了秦奋和他的爱情。
  2.2.3 降用
  “你要是弃暗投明向我靠拢,我保证就是张曼玉加朱莉加玛索再加林志玲她们姐四个陪我喝酒我都不喝。”这是秦奋和笑笑调侃的一句话,风趣幽默又确切地表达了秦奋的心声。这一效果的取得和降用这一辞格的运用是分不开的。“弃暗投明”本来用于敌对双方中个别关键人物的政治醒悟,用在此处显然是大材小用了,而正是这一降格使用笑笑当前这段感情是没有结果的,秦奋才是真正她在等的人。秦奋在杭州发现约会的女孩竟然“身怀鬼胎”,很是失望。笑笑上前打趣,秦奋答曰,“娶媳妇生孩子这事我还是想自力更生,不接受外援。”“自力更生”和“不接受外援”都是“大词”,在此处可谓“大词小用”,是典型的降用手法,幽默由此产生。
  2.2.4 别解
  别解是在特定语境中对特定词语的原意进行巧妙回避,并临时引申出其本来并不具有的意义的修辞技巧。影片中笑笑问秦奋“气味相投你懂吗?”秦奋答道:“两个陌生人,萍水相逢,一见面凑上去一通乱闻。”秦的回答让人听来哑然失笑,他把本来很雅致的东西变得很俗,同时也暗示理想主意的爱隋不靠谱,要面对现实。
  2.2.5 顾名
  “顾名”就是“顾名思义”,看到名称就想到意义。秦奋在杭州时,售楼小姐带其去看房子的途中说,“我带您去看的房子就在留下镇。希望您看了也能留下。”“留下镇”顾名思义就是让人留下来的镇子,售楼小姐一语双关,希望秦奋能够买下楼房,留在杭州。售楼小姐的出色公关能力未能凑效,因为秦奋的心思根本不在买楼上面。
  2.2.6 婉约
  秦奋征婚,不料碰到的却是多年前自己的同事,而此人此时却是男同性恋。为顾及旧友的颜面,秦奋说,“你先走了一步,我还没到那境界呢。”秦奋说得比较婉转,虽然他本人不是同性恋,也无意成为同性恋,但却把朋友捧得很高,却又委婉的透漏了自己的意思,秦奋说话与人沟通确有老练的一面,与其后来在北海道餐厅里面对笑笑言辞尖刻形成鲜明对比。“爱使人精神错乱”,秦奋亦是如此。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靳瑞华 孟令新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