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骏动画电影中“物哀”的应用探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孙佳希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31 13:24:57

1百家看“物哀”

“物哀”在日本自古有之,是日本古代的一种美学思潮,最早由日本江户时代国学大家本居宣长(もとおりのりなが)提出。物哀是“もののぁはれ”的中文翻译,直译为“事物的消失”。 平安初期学者斋部广成在其著作《古语拾遗》中认为:“物哀是由‘啊’(ぁ )和‘哟’(はれ)这两个感叹词组组合而成的。这种感叹,最初是通过对人和自然其后发展到对人生世相即对现实的接触--认识--感动的过程而产生的。由于‘あはれ’这个感叹词与日语汉字‘哀’字同音,就以‘哀’字标出。”①小说家川端康成认为:“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而死是最高的艺术,是美的一种表现,艺术的极致就是死灭。而平安朝的‘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则悲与美是相通的”。②久松潜一博士将“物哀”特质分为五大类,“一感动,二调和,三优美,四情趣,五哀感。而其最突出的是哀感。”③在中国,研究“物哀”的学者也不在少数,其中造诣较深的当属叶渭渠教授,对于“物哀”,叶渭渠认为:“物哀”的思想结构是重层的,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对人的感动,以男女恋情的哀感最为突出,第二个层次是对世相的感动,贯穿在对人情世态包括“天下大事”的咏叹上。第三个层次是对自然物的感动,尤其是季节带来的无常感,即对自然美的动心。“叶渭渠更指出: 对日本文艺中的‘物哀美’,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悲哀美’。悲哀只是‘物哀’中的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所包含的同情,意味着对他人悲哀的共鸣,乃至对世相悲哀的共鸣。”④

首先,物哀是一种体验,在“物”依据其属性反馈回“心”所期望的情感后,“心”需要做的功课是感情而叹,感受(甚至是享受)自我需要的情思,进而发出感叹。日语“物哀”的直译是“事物的消失”,这里的事物多指自然界的事物,而自然界的事物是美好的,美好的事物消失了,于是心生哀愁,从字面意思上,“物哀”也应该哀。从日本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看,“物哀”也是哀的。日本国土为几座孤岛,多灾的环境让日本国人产生对自然的畏惧与崇拜,进而对自己感到渺小与脆弱,在自然的面前,“哀”己不幸。再有,日本是个崇尚武士道的民族,所谓武士道,“忠”字最大,“忠”则降低自己的地位,抬高主人的地位,加上一个如此尚武的民族在二战中战败,多少有点不得不哀的味道。

根据以上所述,物哀的情思必然产生于日本民族,日本民族也必然会产生物哀的情思,而物哀因其哀之情的特殊与它对自然界的“日本式”的崇拜,使物哀的情思成为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情思,独一无二的民族核心价值观。物哀,规划了历史上的日本民族与未来的日本民族的轨迹,影响着日本国民的精神与行动。

2宫崎骏对物哀的运用

上文提过,宫崎骏的成功在于其坚持日本民族核心的价值观“物哀”。他充分利用了此价值观,不仅仅是在叙事,作画,甚至是他的商业运作,也有着强烈的“物哀”情节。从下面从几个方面的分析便可以得出。

第一,技术层面的独到创新。日本动画起步较早,在技术层面上迄今为止被分为五个阶段,而在“画技突破阶段”(1982--1987),这个阶段的动画追求画面的视觉享受,因此动画画技必须力求突破。此时的日本动画,佳片迭起,如《超时空要塞》、《机动战士》等,刻意强调视点的快速移动,以造成视觉上极佳的动感,并且在明暗对比上下足功夫,甚至用上了反光效果。宫崎骏则不然,他利用物哀里的情节--对大自然的尊重、对生灵的尊重来进行作画技术层面上的创新,因此他的画面完全精细写实,如在《幽灵公主》中那长达16分钟的人类与森林生灵的战争场景,毫不避讳红色的运用,红色的天空,红色的大地,红色的生灵甚至红色的血液。

第二,“极”而“美”的商业运作。宫崎骏的运作模式可以概括为3H,即“High Cost”、“High Risk”和“High Return”。要制作最高品质的电影,就必须投入很高的制作成本,高的制作成本即预示着很高的风险,而高的运作成本却是一流质量的保障,往往能够吸引大批受众,因而得到巨大的收益--这就是宫崎骏在商业运作上对物哀追求极致和瞬间美的运用。

第三,老少皆宜的物哀。每部电影在制作之初都会考虑受众的文化,受众的年龄,在宫崎骏的动画电影里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他将物哀运用到他的电影

[1] [2] [3]  下一页

Tags:应用

作者:孙佳希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