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艺术视角探微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探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广超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12-31 13:23:49

1意境之美

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精髓之所在,它也充分的体现出了中国艺术的本质特点。意境美不仅是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追求,而且体现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思维方式和人文底蕴。具有意境之美的影片,通常能使观众在影片结束后仍然沉浸在其所营造的艺术氛围之中。

首先《舌尖上的中国》的开篇以水墨渲染的方式揭开了序幕,伴随着优美的旋律将一幅幅唯美的画面呈现在我们面前。尤其是片头最后出现的画面,设计师更是用足了中国元素,看似只那么寥寥几笔的点染,山水间的美食画卷,则一目了然。中国的传统艺术不同于西方,其追求的是实现天地间的融合、相互贯通的整体性,追求充满生命的感性和对世间万物独特真切的感受。这种天人合一、物我和谐的唯美艺术境界是我国传统艺术创作的终极审美追求,这也促进了我国意境美学体系的产生。而影片开篇就将传统诗画中的独特手法运用于影片意境上的营造,使人产生了无限的感想,并对整部影片充满了期待。

2人文之美

人文主义者认为人是自然界美的最高形态,人的美是社会美的核心。而《舌尖上的中国》自播出之后,很多观众认为这部纪录片并非是单纯以介绍美食为主的片子,里面还夹杂着诸多风土、人情、地理等其它的元素。但恰恰是这种独特叙事的手法,才能够令观众耳目一新。

观众看完整部共七集影片后,最大的感触是美食背后给人们带来的诸多感动,片中更是不遗余力的对普通劳动者的讴歌与赞美。《舌尖上的中国》通过情感诉求的方式,唤起令观众难以忘怀的关于亲情、乡情、爱情的各种生活经历和感受。影片里有村宴中邻里乡亲相聚一堂的乡情;有以做黄馍馍为生的老黄夫妇的亲情;还有相濡以沫以做豆腐球为生的姚贵文夫妇质朴情感。这些朴实的镜头还原最为朴实的乡情,恰到好处地诠释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此而言,该片的表现手段是平民化生活影像的典型塑造,简约地诠释了艺术源于生活的真谛,体现了原始的、质朴的美。

3镜头之美

在片中的诸多场景都使用大光圈的镜头,采用浅景深的方式来拍摄,浅景深的优势是更为突出主体,尤其是拍摄食材的加工时,梦幻般的焦外成像,真是让人垂涎欲滴。片中的一件叙事,通常都会运用远景、中景和近景特写镜头的切换组合来呈现,而近景特写镜头则是该片的惯用的利器。

在影片的第一集《自然的馈赠》开篇就以延时摄影的手法展现了祖国的山川、林地、湖泊和海岸线等壮美的景象,又以微距大光圈的手法突显了竹笋慢慢破地生长的唯美画面,从南方的梯田到北方的成熟的稻谷,一幅幅目不暇接的精美画卷呈现在观众面前,使人开篇即大呼过瘾。片中的单珍卓玛在采摘结束来到收购站后,由于此次采摘的松茸品质不高,画面定格在她的焦急的画面上,大光圈浅景深的拍摄淋漓尽致的反应了当时她急切的面部表情,在收购站内人们的各种喜悦、焦虑的表情都刻画极为到位,而在此时画面又切换到了香格里拉变化莫测的天空,足见导演在该片细节上下足了功夫。在随后一节出现油焖冬笋的烹制过程中,从切段下油到入盘上桌的特写镜头,更是把这一江浙一带最常见的家常菜表现的丝丝入味。影片在描述广西柳州的阿亮在自家竹林刨取甜笋时,则采用了超广角镜头来表现刨笋瞬间的视觉冲击力。

4色彩之美

电影中的色彩具有直观性和具象性的特征,因此注重视觉效果的影视作品无不利用色彩的表现来带给观众视觉上的感染力。《舌尖上的中国》作为美食主题的纪录片,自然也不例外,片中大量运用色彩元素来增加画面的美感。如在第二集《主食的故事》开篇即呈现出金色的麦穗、嫩绿的稻谷、白面、黄馍、油光雪白的米饭,这组镜头无疑在影片的开头就带给观众足够的视觉上的震撼。在随后的老黄用糜子磨面时,近景镜头拍摄的糜子下磨时的情景,诱人的橙黄色更是引起了观众对这种黄土高原最主要的农作物的兴趣。再如影片第六集《五味调和》,开篇也是以色彩语言为主的视觉画面构成画面的内容,导演通过对色彩的丰富理解和对民俗糖人制作的巧妙运用,使画面惟妙惟肖的得以展现。电影中的色彩可以通过视觉语言表达出声音所无法实现的美感,来增强影片的艺术感染力。在人类的漫长历史中,随着人们对色彩的不断应用,色彩在一定的程度上也从一种自然的存在形式转化成了一种文化层面的存在。《舌尖上的中国》这部记录片已经把色彩当做一种美学的形态来体现电影

[1] [2]  下一页

Tags:人文

作者:/张广超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