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国际话语权与公共外交路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檀有志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4-30 20:38:53

 一、中国参与国际话语权竞争的总体态势

话语权具有话语权利和话语权力的双重内涵,话语权利表达的是对话语运用的“资格”和“好处”,话语权力则表达的是对话语支配的“能力”和“程度”。前者主要强调的是话语的传播进程,而后者则着眼于话语的传播效果。较之话语权利,话语权力无疑才是话语权的关键内核。除此之外,话语权还包括说什么、怎么说、对谁说、谁来说、在哪说。

作为话语权的国际延伸,国际话语权意味着一国的话语公信力、道德感召力及形象塑造力等。一国际话语权并不只是一国的新闻传播界需要深入探讨的理论性、专业性、操作性问题,更是一个深层次的国际政治经济战略问题,不仅关系到一国的国家形象、国际发展空间,而且攸关一国在外交博弈中能否抢占新制高点、掌握主动权。

事实上,当前国际话语权的“分配”状况是极不均衡的。整体上看,以欧美为主体的西方占据着明显的主流和强势地位,美国甚至拥有话语霸权,而非西方世界处于弱势地位。除了商品、资本、技术、设备等这些外在物质基础方面的优势外,西方在国际话语权角逐中的优势还表现在因其长期把持国际政治经济主导权而获得的设定国际话语议程等内在能力方面。冷战期间,东西两大阵营对话语权的争夺集中表现为意识形态主导权上的斗争,西方国家仰仗先发优势竭力打压或颠覆社会主义国家及那些刚实现民族独立的发展中国家。冷战结束之后,某些发达国家凭借其在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的强势,动辄以“世界代言人”的身份出现,使得西方话语体系俨然成为世界的“流行话语”。而许多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则呈现出一种“传不出去、传出去的被歪曲,采不进来、采进来的靠不住”的话语权缺失态势。尽管2001年突发的国际恐怖主义事件和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等给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以较大的冲击,但国际话语权的总体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中国尚不具备与其日趋走高的国际地位相匹配的话语权。

身为国际大家庭中的重要一员,有着五千年辉煌文明、占世界人口总数五分之一的中华民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对的往往是一个不包括自己意见的“世界舆论”、一个动辄在道义上贬损指责中国的“国际社会”,以及一个以“民主”、“自由”、“人权”等西方文明符号主宰的话语体系。自新中国成立之后,虽然期间国内屡因政治运动而出现颇多曲折,中国通过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实施改革开放战略、遵守国际协约规范等一系列重大举措,逐步由游离转为融入国际体系,并成长为当今国际体系中的一个负责任大国。然而国际关系的经验事实一再表明,对于那些进入国际体系的后来者,它们更多是已有规范的接受者和遵从者,而较少是核心议程的修改者和设置者。尽管经过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中国的经济总量已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当世仅存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但在很多重要领域仍然缺少话语权、缺少议程设置权、缺少对现有游戏规则的再解释权。不单如此,民主、人权、历史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檀有志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