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十九首》中思妇形象以及所表现的生命意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曾文婕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3-02 15:47:09

  《古诗十九首》最早著录于梁·萧统编撰的《文选》。由于这些诗歌的作者姓名失传,时代不能确定,故《文选》将它总题为《古诗十九首》,后世便以此名之。这是一组代表着汉代文人五言诗最高成就的诗歌,对后世的诗歌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钟嵘称十九首“文温以丽,意悲而远,惊心动魄,几乎一字千金”。刘勰誉之:“观其结体散文,直而不野,婉转附物,怊怅切情,实五言之冠冕也”。
  本文采用古诗产生于东汉末年这个说法。将十九首置于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关于十九首的内容,沈德潜在《说诗啐语》中说:“大率逐臣弃妻,朋友阔绝,死生新故之感。”包括游子远游思家,感叹生命短促,宣扬及时行乐,描写真挚友情。以及占了很大篇幅的思妇之诗。
  
  一、思妇形象的塑造
  
  在古诗里,有很大一部分诗都是思妇之诗:十九首之一《行行重行行》、之二《青青河畔草》、之八《冉冉孤生竹》、之九《庭中有奇树》、之十《迢迢牵牛星》、十六《凛凛岁云暮》、十七《孟冬寒气至》、十八《客从远方来》、十九《明月何皎皎》。或有人谓其中的一些诗别有寄托,但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古诗从整体上塑造了一批思妇形象,但表现了她们不同的侧面。
  
  (一)侧重表现痴情
  《行行重行行》中的女主人公是一个痴情的形象,“与君生别离”,此句有用屈原“悲莫悲兮生别离”来解的,也有人把“生”解作“硬生生”,生生分开一对相爱的人。从此,开始了游子相去日已远,闺中人衣带日已缓的相思苦等的日子。此诗中,已经点明了“游子不顾返”,则女主人公被抛弃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她仍执著地思念着游子。“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怎样跟这个忽忽流逝的时光相抗衡,女主公唯有劝自己努力加餐饭,这样才有可能等得到与外出的游子重聚的那一天。整首诗用平淡如水的语气刻画出了一个痴情的女子形象。
  
  (二)感叹青春易逝的悲哀
  《青青河畔草》诗连用六个叠词,“青青”、“郁郁”、“盈盈”、“皎皎”、“娥娥”、“纤纤”,刻画出了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和一个美丽寂寞的少妇形象。河畔之草青青葱葱,园中之柳郁郁蓊蓊,这一片明媚的春景都是由一个闺中少妇在妆楼上遥望而得,自己的青春也如这春光一样,可惜无人欣赏,因为“荡子行不归”。辜负了这一片大好春光与少妇的大好年华。于是,发出了“空床难独守”这样赤裸裸的痛苦呼喊。 《冉冉孤生竹》从诗歌本身来看。写的是新婚久别。“与君为 新婚,兔丝附女萝”兔丝须附女萝而生长,言自己虽已成婚,但夫君远行,仍然无依无靠。“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以之来喻女子的青春盛颜也将很快一去不复返,女子慨叹韶华易逝,青春易老。不愿自己的青春在苦苦空等中自白虚耗。
  
  (三)对怕被抛弃的阴影
  在《孟冬寒气至》里,这首诗里的女主人公情深而婉曲。“客从远方来,遗我一札书”,客人带来游子的书信,她“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可以见得她将书信视为至宝,置于袖中表示她随时都会拿出来读,以温“上言长相思,下言久别离”的情话。陪伴着自己的孤独。“三岁字不灭”,一方面说明她对这封书信的珍爱程度,三年了也没有受损;另一方面也说明,游子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书信,女主人公被抛弃的命运昭然若揭,她内心也是充满了愁怨和疑惧,于是说“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但在怕被抛弃的同时,思妇仍然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坚定而执着地等待着君之归来。
  
  (四)对于离别无法排遣的惆怅
  《迢迢牵牛星》虽然以古代神话作为外衣。全诗是想象与写景的结合,牛郎织女的传说更能牵动离愁别绪。虽然无一字言情,但情景交融。那皎皎的河汉女。仿佛就是千万人间美丽而善良的女子,迢迢的牵牛,盈盈的河汉,是阻隔游子思妇的人间鸿沟的写照。如雨泣涕,相对无言,又充满了对爱的忠贞不二和对现实深深的哀怨。
  
  二、生命意识在思妇诗中的体现
  
  十九首之前的诗歌中,写女子或是女子自己的作品,往往都是把女子当作男子的附属品。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与人格,感受不到她们是有真实生命冲动和渴求的鲜活人物。如诗经《邶风·谷风》和《卫风·氓》中的女主人公皆因色衰而见弃,以及汉乐府《上山采靡芜》中的女主人公也无端被弃。而十九首中的思妇却出现了自己的声音。
  在《青青河畔草》中,思妇直白地发出了心底最真实的呼声。那个昔日的倡家女,本想建立一个充满爱和温馨的家。然而希望落空,“荡子行不归”。于是她发出了“空床难独守”的直白而痛苦的呼喊。王国维《人间词话》:“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可谓淫鄙之尤。然无视为淫词、鄙词者,以其真也。五代、北宋之大词人亦然……”这首诗中表现出了生命本能的冲动,妇女敢于把内心深处的自我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来,写出了最真实的人性。
  再来看《冉冉孤生竹》这首诗。吴淇《古诗十九首定论》中说此诗:“旧注以此为新婚,非也。细玩其意,酷似《摽有梅》,当是怨婚迟之作。”无论是新婚别之作还是怨婚迟之作,都可以看出在长年累月的孤独思念中,思妇最易产生韶华已逝,青春不再的迟暮之感。这也是生命意识觉醒的表现。“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已经意识到青春苦短,不愿生命在这白白地等待中虚度。
  而在《客从远方来》这首诗中,妇人敢于直接表达心中的爱恋之情。“文(纟采)鸳鸯,裁为合欢被,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洋溢着民歌色彩,用了很多双关语来表达内心的爱恋。张玉毂《古诗十九首赏析》谓此诗:“通篇只就得绮作被一事见意……并将如何装棉、如何缘边之处,细细摹拟,嵌入‘合欢’、‘长相思’、‘结不解’等字面,著色敷腴”。思妇在得知“故人心尚尔”之后,惊喜感动,于是将满腔爱意都缝进合欢被里,期待丈夫的归来。并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对爱情的渴望,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思妇终于也能正视自己的内心,也是生命意识的体现。思妇身上所体现出来的“真”是前代诗歌中所没有的。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曾文婕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