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翻译初探汉日英小说中“发现句式”与叙事视角关联性的异同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www.zhonghualunwen.com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12 08:59:14

一、虫的视角与神的视角

(1)A:「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2](P3)

B:<The train came out of the long tunnel into the snow country。>[3](P3)

例(1)中的“A”句为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雪国》的开篇名句,B为其英译本的对应译文。《雪国》的英译本由美国人Edward G.Seidensticker完成,对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奖功不可没。但是,根据日本语言学者池上嘉彦和日本旅加拿大学者金谷武洋的实验和介绍[4](P27-29),这两者在叙事视角上有着质的不同。对于阅读A的日语母语者来说,叙事者或主人公身处车内,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展开与身处车内的叙事者或主人公同样的具体的感知和想像,即:穿过长长的黑暗的隧道后,眼前突然一片雪白,于是意识到自己进入了雪国。叙事视角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感知新的场景变化。而根据实验,英语母语者阅读B后画出的场景却无一不是显示置身于火车之外俯视隧道、火车和雪国的全景视角。相对于A而言,B的叙事者置身于故事之外,以某一时间点为观察点构筑了一幅俯瞰式的全景式的画面。两者中A的视角更趋向于动态的流动,给人即时性的感觉,而B的视角更倾向于瞬间静态的捕捉,叙事者在叙事时已将以上事实作为过去的事实来叙述。那么不同的叙事语言之间为何在阅读时会在视角上产生如此大的差异呢,是误译的问题吗?

原文中的「~と~Vた」句型在日语中是一个典型的表示说话人“发现”和“察觉”的句型,它要表达的是“穿过长长的隧道后叙事者或主人公发现和意识到进入了雪国”。此句型中的助动词「た」的功能在日语中并非仅仅具备如「昨日行った」中表“过去”的功能,而是如「明日は誕生日だった」一样也可表示“发现”。由于后者的独特性,对它的说明在各级日语教材中均比较少见。对于非日语母语者而言,这个句型并不太好理解,原因是这个句型并没有主语即作为“发现者”的说话人出现(笔者不太赞成作为“说话者”的主语被省略这种说法,因为补足说话人的句子是极不自然的日语表达),因而,「雪国であった」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客观的描述句,而非“说话人”的发现。“发现者”的不出现也导致了相当于“发现者”的人比较暧昧和模糊,既可以是叙事者,也可以是主人公岛村。在B中补译了A中并没有的主语“the train”使整个句子成为客观的描述,而与之对应的日语「汽車」在原作的第三句「信号所に汽車が止まった。」中才出现,而第三句同第一句中的「雪国であった」和第二句「夜の底が白くなった」一样并不是叙述者对过去事实的客观描述,而是叙事者或主人公随时间推移的不断发现。英译者是没有正确理解日语的表达还是囿于英语只能如此表达才导致原作和译文之间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呢,笔者在此暂表存疑。

金谷武洋将A的视角形容为“虫的视角”,将B的视角称为“神的视角”。A置身于叙事中,以叙事者的感知来把握事物,具有动态和流动性。而B置身于叙事之外,以“神”般俯瞰的、旁观的视角来把握事物,具有客观性。这个发现对日本语言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www.zhonghualunwen.com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