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俭以养德”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贾广惠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1 10:25:14

当前社会矛盾突出和激化,消费主义风气高涨,奢侈浪费问题严重。作为有着悠久文明和影响深远的儒家文化伦理传统的中国,“俭以养德”的传统美德正在呈现令人忧虑的瓦解局面。但在越来越严重的生态环境危机面前,更加显示出传统文化的魅力与矫正时弊的价值。因此,结合现实问题挖掘“俭以养德”的价值就成为一项非常重要的课题。

一、“俭以养德”中“德”之理解

古人对于节俭与修身提出了很多的忠告,《左传·庄公二十四年》说“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节俭,是善行中的大德;奢侈,是邪恶中的大恶;孟子说:“养心莫善于寡欲。”(《孟子·尽心下》);诸葛亮明确提出了“俭以养德”的观点,他在写给儿子的《诫子书》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强调道德高尚的人,通过内心宁静涵养其心灵,通过节俭培养其品德。不能够恬淡寡欲,就不能纯洁心灵。若不能排除心中的物欲干扰,就不能坚定远大的志向。“俭以养德”成为后代文人学士普遍认同的道德准则,由于一代代的教化,成为民族自觉遵奉的行为规范。

古代的“俭以养德”主要是针对修身和持家两方面提出的忠告。古人所自觉遵守的这种“德”,是一种有境界的美德,不仅有私德,还有爱物、节用、协调等等方面的公德。具体来讲,爱物是对于劳动果实的珍惜,不糟蹋,“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就集中表达了一种珍惜之情。做到一物多用、物尽其用,让可消费之物尽可能完成使用价值。“敬惜字纸”说明了古代和近代人们对于纸张的自觉多次利用、反复利用,最后使其回归自然的良好习惯等等。这样精打细算、量人为出、开源节流,让普通人家生活安定、家庭和睦、知足常乐,营造出一种“天人合一”的氛围,形成了一种恬淡、自足的文化。在不受外部力量破坏的情况下,这种文化会有序、和谐地发展。

二、环境危机背景下的“俭以养德”被瓦解

“俭以养德”作为中国一种重要的文化传统,需要继承和发扬。但是现在它已经被消费主义的风气冲击的支离破碎,不再是社会大众所自觉遵奉的主流价值观。大众传媒成为瓦解这一传统的主力,“大众传媒在引导和刺激消费思想的指导下,利用现代媒体颇具有活力和煽动性的宣传,使人们在休闲、消费和感官满足的快乐中不知不觉地颠覆和抛弃了传统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在传媒的煽动下,人们只追求物质消费,精神价值对他们已经失去吸引力,追求安逸和舒适成为他们生活的基本内容,从而把物的崇拜绝对化。”这种局面主要是外来力量通过传媒传播造成的。

中国的消费主义来源于西方。这是资本主义追求利润、自私、殖民带来的一个恶果。资本主义自身产生的一个毒瘤至今也无法根除。对此,很多学者作出了尖锐的批判,马克思从经济学、社会学层面揭露资本主义追逐利润的不择手段,资本主义生产体制不仅造成了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障碍,而且生产关系本身也造成了劳动力的异化;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揭示了上流社会的花天酒地、相互攀比的腐化生活。但真正催生消费主义潮流的还是美国的“福特主义”,其标准化、批量化生产模式制造了先是美国后再蔓延到其他落后国家也难以消化的工业商品;“马克斯·韦伯与丹尼尔·贝尔都对资本主义自身难以克服的悖谬做出了深刻的分析:新教伦理的统治导致了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原始积累的结果又冲破了教义约束,扩大了生产,生产扩大导致过剩,而过剩必然迫使资本主义鼓吹消费主义。[2],’贝尔认为,越是物质丰裕,就越是标志着精神、文化的匮乏,对此波德里亚也表达了“消费社会存在着一个最大的悖论,即丰盛与匮乏的矛盾。由此他认为,消费社会是一个彻底异化的社会,消费逻辑不仅支配着物质产品,而且支配着整个文化、性欲、人际关系一直个体的幻象与冲动。这也造成了马尔库塞所言的“单向度的人”:只有物欲,没有灵魂,只有拜金,没有精神。

资本主义长期殖民和示范之下,落后国家的文化受到了全面而深刻的冲击:一是环境破坏成为难以避免的潮流,二是以洋为荣、挟洋自重、自甘洋奴的心态行为开始普遍起来。自从50年代工业化进入中国,环境破坏的历史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贾广惠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