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孔乙己》的艺术技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邓冰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9-12 21:49:43

 《孔乙己》是鲁迅继《狂人日记》之后的第二篇白话小说,最初发表在1919年4月15日出版的《新青年》月刊第六卷第四号上,后收入小说集《呐喊》。如果说《狂人日记》是对整个吃人的封建制度的彻底否定,那么,《孔乙己》则是一篇讨伐封建制度和封建文化的战斗檄文。
  通过生动形象的描写,艺术地再现了二十多年前孔乙己一生的悲剧和整个世态的炎凉,揭露封建科举的罪恶,批判封建教育制度,抨击当时人们的麻木愚昧,启发读者对照孔乙己的生活道路和教育现状,思考当时的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我们不妨通过鲁迅的各种艺术技巧,去感悟这篇“鲁迅坦然承认他最喜欢”的文章。
  首先,描写方法的巧用。
  小说运用各种描写方法,鲜明地表现人物的特殊身份、生活习惯和不幸遭遇,揭示当时的世态炎凉。
  一、外貌描写。
  小说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到孔乙己,而是从鲁镇酒店的特点写起,顺带写到酒客的不同行为和风度。这些人无名无姓,但在小说中却扮演着异常重要的角色。鲁迅正是通过和他们的比较把孔乙己引入场的,他写道:“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一句话,就道明了孔乙己身份的特殊性——他经济地位低下,却自命清高,想要维护读书人的体面,思想上羡慕上层阶级。接下来描写“他身材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在这里,“身材高大”点明他具有谋生能力,然而他却是一张营养不良的“青白脸色”,胡子是“乱蓬蓬的”,长衫又“脏”又“破”。充分说明他四体不勤、贫困潦倒。因此,他有时偷窃,遭人欺凌而面有“伤痕”。这些外貌描写,“寥寥几笔,而神情毕肖。”孔乙己由一个一心追求功名的人变成一个遭人戏弄摧残的乞丐似的可怜人,这其中就暗示了他的悲惨遭遇。
  二、语言描写。
  鲁迅先从孔乙己的语言写起:“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品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这突出了孔乙己卖弄学问而又迂腐的性格。接着鲁迅写到:“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当“孔乙己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识字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看!酒客们是何等灵巧又辛辣地捉弄孔乙己!他们并不急着揭开他最痛处的疮疤,而是先一层一层地揭露他的种种“不清白”,把这当作诱饵,去引诱孔乙己为自己护“短”。因为他们深知,像孔乙己这种穷要面子的读书人肯定会为自己辩护。孔乙己不辩则已,越辩他们揭得越透底,直到让他彻底地“清白”不起来。而这也正好满足了他们一层又一层地去欣赏玩味孔乙己那无地自容的尴尬的愿望。然而,他们又决不就此罢手。他们故意地让孔乙己稍稍地喘一口气,然后突然抛出杀手锏,将孔乙己那最伤心、最隐讳的痛苦——未能进学——鲜血淋淋地揭示出来,从而陶醉在莫名的刺激与兴奋中。孔乙己的痛苦正是来自于这些人对于他的口头戏弄和嘲讽。这种戏弄和嘲讽,内容锋利,形式精致,它是那样冷酷而不动声色地快意地对弱者进行着杀戮,是一种不流血的、没有犯罪感的杀戮!这种悲剧,为我们揭示了一幅何等惊心动魄的现实画面!而酒店掌柜说的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更说明了掌柜是个惟利是图、自私冷酷的人,在他眼里,“十九个钱”比孔乙己的命运更重要。这种黑暗的社会,预示着孔乙己的结局是沉重的。
  三、动作、神态描写。
  孔乙己第一次来酒店喝酒,“便排出九文大钱”,一个“排”字,表示他对酒店分文不少,自己是个规矩人,同时在“短衣帮”面前炫耀一下,以遮掩自己被嘲笑的窘态。这是他诚实而又迂腐的性格。而当孩子们还想吃他的豆时,“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既慌张,又善良、诚恳,让读者产生同情感。孔乙己第二次来酒店喝酒时,“从破衣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摸”的动作是迟钝的,是因为“四文大钱”藏放严实,来之不易。如果说“排”字表明孔乙己的生活拮据而穷酸,这里的“摸”字则表明他的生活潦倒已极,酸气全无,生命惟艰。而到了最后,孔乙己竟是“用这手走来”而又“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这“走”字,把孔乙己在精神、肉体上受摧残已深至极的可怜相写尽了,又表达了对他惨境的同情,同时也抨击了封建社会。
  我们再来看看孔乙己的神态。当旁人说他偷东西时,他“睁大眼睛”来辩论;旁人又说“亲眼见”时,“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虽然也争辩,但声音是断断续续,越来越弱。由此看来,孔乙己并不是真的清白,但他却竭力掩饰自己的劣迹,想要清白的名声。而当别人问他“当真识字么?”,他“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因为他总以读书人自傲,以为清高,看不起短衣帮。最后别人戳到他的最痛处时,“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一个“笼”字,把他在灵魂深处的疮疤被戳痛时的神态表露无余。但他被打折腿后,还在争辩是“跌断”,“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掌柜,不要再提。”看,孔乙己死到临头还没有意识到封建科举制度对自己的毒害,还在维护着这种吃人的制度。真让读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邓冰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