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挚的人生体验 自然的情感咏叹—— 崔护《题都城南庄》赏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明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8-03 16:39:39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文学来源于生活却又超越了生活,可以说,她是生活的集中化、概括化与典型化。一切文学作品莫不符合生活,莫不蕴含了人生的悲欢离合,莫不蕴含了真、善、美。“悲欢离合真生活,喜怒哀乐皆文章”,生活的内涵是极其复杂的,古往今来流传的一些佳作莫不是那些才子的倾情投入、真情演绎,他们以极大的热情,做生活的观察者、表现者、创造者,在情感的世界中挣扎、激荡,用自己的灵感来和读者产生共鸣。唐代诗人崔护所作的《题都城南庄>就是以自己的一段亲身经历为创作源泉,倾情演绎了一段以美丽动人开始,却以“人面桃花,物是人非”这种终未遂人愿的遗憾结尾的凄美爱情故事。

崔护,字殷功,博陵人。贞元十二年登第,终岭南节度使。其诗诗风精练婉丽,造语清新。他流传下来的诗歌只有六首,却皆是佳作,尤以《题都城南庄》流传最广,脍炙人口。该诗以“人面桃花,物是人非”这样一个简单的人生经历道出了千万人都似曾有过的共同生活体验,为诗人赢得了不朽的诗名。

《题都城南庄》这首诗来自于诗人的亲身经历,其背后有一段美丽而又忧伤的故事,这则故事在唐代孟棨《本事诗》和宋代计有功的《唐诗纪事》中均有记载。据唐人孟棨《本事诗》载:

博陵崔护,资质甚美,而孤洁寡合,举进士第。清明日,独游都城南,得居人庄。一亩之宫,花木丛草,寂若无人。扣门久之,有女子自门隙窥之,问曰:“谁耶?”护以姓字对,日:“寻春独行,酒渴求饮。”女入,以杯水至。开门,设床命坐。独倚小桃斜柯伫立,而意属殊厚,妖姿媚态,绰有余妍。崔以言挑之,不对,彼此目注者久之。崔辞去,送至门,如不胜情而入。崔亦睠盼而归,尔后绝不复至。及来岁清明日,忽思之,情不可抑,径往寻之。门院如故,而已扃锁之。崔因题诗于左扉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据此看来,这首诗并非诗人刻意为之,而是偶然即兴而作的。故事的情节大致是:诗人先后两次来到都城南庄,第一次在桃花林边见到一个十分中意的女子,但是一年之后,诗人再次来到这里,他看到的却只有桃花,那个姑娘已经不知去向了。故事情节虽不太复杂,但诗中短短四句话,二十八个字,字里行间中将故事情节、诗人内心的情深意长、无限伤感全都表现得入木三分,他的感情抒发得含而不露却又淋漓尽致,虽简易明畅却不显浅露,感情含蓄而又形象鲜明,读后如行云流水,回味无穷,这足以见出诗人的功力。

从诗的主题来看,《题都城南庄》是一首描写爱情、抒发情感的佳作,唐代诗歌中以爱情为主题的诗歌不可胜数,为何这首诗常常为后人所称道,能广为传诵,经久不衰呢?从以下几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首诗的一些创作特色。

第一,寓情于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是本诗的一大特点。(1)本诗本有故事情节,但作者统统略去不写,而只通过写景来进行烘托,借景抒情;(2)爱情诗离不开“人”的存在,全诗意欲写人,但又不直接写人,而是借桃花来表现。古往今来,“以花喻人”成为一种传统,本诗选择了一个人们最熟悉的形象——桃花,来比喻自己钟情的女子,将女子的容貌和艳丽的桃花相互交融。(3)桃花作为景物具有真实性。作者踏春之时,正是桃花盛开之日,桃花是作者所见到的眼前实景,桃花这一意象,既能增加诗歌之韵味,又使全诗更具真实感。(4)桃花的映衬作用。诗人并没有直接去描写桃花是如何的绚丽多姿,也并没有去刻画那位少女是如何的漂亮美丽,而是从大处着笔,用大家所熟识的色彩绚丽桃花作为映衬,用“相映红”三个字略作点染,间接地烘托出少女的美丽容颜和情态,桃花不仅为艳若桃花的“人面”设置了美好的背景,而且映衬出少女光彩照人的容貌,将景与人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从而显示出作者独特的匠心。

第二,对比的艺术手法,在这首诗中比较明显。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四句诗中包含有两幅画面:一幅画面是过去(去年),一幅画面是现在(今年)。两幅画面之间形成对比、映衬。两相对比,就会发现,去年和今年的场景,有同有异,相同者,景色依旧,所不同者,人面不见。相似的旧时之场景触发了诗人怀旧的情思,也越发加剧了诗人的惆怅与寂寞。在春光烂漫、百花吐艳的季节,依然是花木葱茏、花树掩映的门户。然而,等待诗人的却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春色如故,桃花依旧,但却重门深锁,人面消失,引人惆怅;一切景色如故,桃花依旧在春风中含笑,而那让人流连的“人面”却已不知何处去。诗人将两幅画面通过时间巧妙地贯串起来,形成今昔对比,烘托渲染出作者惆怅、伤感的情思。作者选择对比事物的时候,也有独特的剪裁,既保留了相同的景物,又突出了不同之处。相同的景物是桃花,不同的是“她”,桃花作为全诗的贯串线索,将去年和今年和谐地统一在一起,通过“去年”和“今日”同时同地同景而“人不同”的对比,把诗人两次不同的遭遇形象化地加以呈现,从而将内在情感回环往复、曲折尽致地表达出来。其实,作者两次来都城南庄的目的是不一样的,第二次寻访的目的(寻人)和第一次的目的(寻春)是不一样的,正因为带着目的而来,而所访之人恰巧不遇,这就更加深了诗人内心之失落。“依旧”二字,正含有无限怅惘。 第三,全诗体现了一种含蓄之美。抒情诗过于直露便使人觉得一览无余,过于隐晦又令人隔膜难解,都称不上好诗。好的诗歌应该具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含蓄之美。含蓄就是不把意思明白说出,意蕴含在所写的形象里,含而不露。含蓄用于叙事诗,则要求精练、深厚、容量大;用于抒情诗,则要求情更深、意更重、味更浓。如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诗人站在岸上的时间有多长?同孟浩然的感情有多深?不说自明。崔护《题都城南庄》一二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以桃花来衬托,将姑娘的美貌与桃花的香艳互相映衬,衬托了少女光彩照人的面影,而且含蓄地表现出诗人见到姑娘时的一见钟情、方寸大乱的情状,双方脉脉含情却又未通言语的情景如在目前,真可谓此时无声胜有声,语浅情深,意味深长。同时,盛开的桃花也暗示了当时的时令——阳春三月,气候宜人,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相遇,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有什么缺憾呢?桃花之艳丽是人所共知的,复加上“相映红”的人面,则美上加美:一个“红”字,可以渲染出人在花下相映生色的景象和气氛,也可以激发出读者对当时美好情状的浮想。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李明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67%(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33%(1)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