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冲突中融合的多元爱情元素——读穆旦的《诗八首》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武秋芝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2 23:24:38

作为九叶诗人的代表之一,穆旦在现代诗歌史上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他的诗歌创作,受20世纪20年代以庞德、艾略特、叶芝、瓦雷里等为代表的西方现代主义诗潮的影响,特别是与奥登有着直接的继承和借鉴关系,深刻地体现出40年代新诗现代性的追求。

《诗八首》写于1942年2月,发表于1942年4月的《文聚》1卷3期,初题《诗八章》,后改为《诗八首》。这首爱情诗,就像他宣告“一个民族已经起来”的爱国诗篇《赞美》一样,广为流传,深受人们的喜爱。它是一首极具特质的爱情诗,袁可嘉说:“……穆旦的情诗是现代派的,它热情中多思辩,抽象中有肉感,有时还有冷酷的自嘲……在穆旦那些最佳诗行里,形象和思想密不可分,比喻是大跨度的,富于暗示性,语言则锋利有力……。”[1]孙玉石先生甚至认为“五四以来至今,包括九十年代的诗,在这个题材上的创作,从诗情的创造性,艺术结构的完整,以至于意象的探索、情感的表述、哲理的思考方面,都还没有超过这首诗的”[2]。尽管这首诗已经高度经典化,但对它的解读却是仁智各见,历来众说纷纭。本文仍以这首诗的每一章为线索,试着从诗的字里行间发掘多元的爱情元素,并探求某些爱情元素的冲突和融合。

追求与拒绝(第一首)

你底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唉,那燃烧着的不过是成熟的年代,

你底,我底。我们相隔如重山!

从这自然底蜕变底程序里,

我却爱了一个暂时的你。

即使我哭泣,变灰,变灰又新生,

姑娘,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

“追求”和“拒绝”,无疑是人类情感经历、爱情生活的重要元素。追求一般始于初恋。由于生理的成熟和情感的冲动,追求往往是热烈的,就像是被意中人“点燃”的大火,这火一被点燃即熊熊燃烧,似“一场火灾”。而拒绝则伴着追求而产生,第一首诗里,“我”就被拒绝了——“你看不见我”、“我们相隔如重山”、“我却爱了一个暂时的你”都在说明“我”的追求被拒绝。即便这种拒绝是一种婉拒或是因矜持而暂持冷静,也足以使追求者狂躁、哭喊(“即使我哭泣,变灰,变灰又新生”)甚至咒骂(“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这种被拒绝引发的哀痛,反过来印证了追求的火辣和猛烈。追求和拒绝是冲突的,但在爱情里却是缺一不可,如果没有被拒绝的可能或存在,那追求就不会引来心灵最强烈的战栗。

变化与永恒(第二首)

水流山石间沉淀下你我,

而我们成长,在死底子宫里。

在无数的可能里一个变形的生命

永远不能完成他自己。

我和你谈话,相信你,爱你,

这时候就听见我底主暗笑,

不断地他添来另外的你我,

使我们丰富而危险。

第二首诗从变化说起,引发我们对“变化”与“永恒”这一对爱情元素的深深思考。“我们成长”、“在无数的可能里一个变形的生命”,都在暗示着变化,指出变化的存在,喻示变化无所不在。因为存在这种变化,使我们不能达到永恒,即“永远不能完成他自己”。为什么你我既“成长”又“变形”而最终不能“完成”“自己”呢?是因为我们成长在“死底子宫里”。这“死底子宫里”指什么呢?我们又会想到第一首中提到的“上帝”的“玩弄”。诗中,我是追求爱的永恒的,所以“我和你谈话,相信你,爱你”。但,“我底主”的“暗笑”,又使他痛苦地意识到爱的永恒的无望,“他添来另外的你我”,使我们都发生了改变,也使爱的稳固和恒久变得难以企及(“使我们丰富而危险”)。

理智与忘情(第三首)

你底年龄里的小小野兽,

它和春草一样地呼吸,

它带来你底颜色,芳香,丰满,

它要你疯狂在温暖的黑暗里。

我越过你大理石的理智殿堂,

而为它埋藏的生命珍惜;

你我底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

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理智”与“忘情”是爱情生活里一对相对相克又相辅相成的元素。一方面,过于理智往往扼杀爱情的热烈,耽于忘情则很容易失去理智,使爱情昙花一现或走入迷途。另一方面,爱情可以从理智走向忘情,也只有理智的参与,忘情才有意义;忘情应该是爱情的必有元素,如果没有忘情,理智的存在就失去价值。第三首诗写了诗人终于走过她冰冷又庄严的理智(“我越过你大理石的理智殿堂”),获得了她忘情的情爱。尽管这种忘情被诗人写成是她的“年龄里的小小野兽”所带来的,但这种能看得到颜色、感受到温度的有冲击力的爱(“它带来你底颜色,芳香,丰满,/它要你疯狂在温暖的黑暗里。”),仍让诗人无比“惊喜”。在这里,诗人对理智是敬畏的,但也陶醉在忘情的爱意里。

心爱与表达(第四首)

静静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而那未成形的黑暗是可怕的,

那可能和不可能的使我们沉迷。

那窒息着我们的

是甜蜜的未生即死的言语,

它底幽灵笼罩,使我们游离,

游进混乱的爱底自由和美丽。

在第四首诗的两个诗节中,都出现了“言语”这个词,诗人试图在这首诗里探索“心爱”与“表达”的关系。人的感情需要表达,表达需要言语。但是,这种言语的表达,有时不仅不能穷尽心中的爱意,反而不能准确地反映它或是干脆错误地承载了相关的爱的信息。爱着的人们试图用言语对心爱进行表达,他们用美好的语言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武秋芝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