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叩开生命之门——解读三毛的生命观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许王桥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2 23:21:52

摘 要:一生都在以独特的方式探寻生命存在的三毛却以自杀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本文旨在通过三毛作品并结合其人生经历来分析她的生命观——无论是她的自我人格还是社会人格的塑造,都始终贯穿着对生命的尊重与挚爱。

关键词:三毛 生命观 自我人格 社会人格

一、前言

十九年前,三毛这个风靡一时的台湾女作家以一双丝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位在世上活了不到半个世纪的奇女子却在她短暂的人生历程中走过了五十九个国家,足迹遍及欧、美、亚、非、拉五大洲,并给人们留下了一部部充满生活气息与人生思考的作品。有以西属撒哈拉生活为蓝本的《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骆驼》等,有以记载与丈夫荷西在加纳利群岛夫妻生活为背景的《稻草人手记》,有写青春期的困惑与苦闷的《雨季不再来》,有怀念亡夫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还有写异域风情的《万水千山走遍》、《高原的百合花》等等,可以说她的作品记录了她的生命之花的成长、成熟与凋落的全过程。通过这些作品可以看出认为三毛的了结自己是对生活的绝望、对生命的厌倦的论断是不足取的,因为在她的作品中更多的是对完整的自我人格和社会人格的积极追求,她以一颗诚挚的心挚爱着生命,像一个虔诚的圣教徒一样完成造物主交给她的使命,死,对她来说“只是进入另一个层次的生活”。那么三毛到底有怎样的生命观呢?

生命,不仅是哲学的研究核心,也是文学的最重要的母题之一。所谓生命观是指关于生命本质的最基本的观点,包括两方面内容:(1)生命的本质;(2)生命的起源和演化。从哲学上讲生命观是由生命本体观和生命价值观两部分组成的生命思想,而这二者则纵横交错地具体体现在人的自我人格和社会人格中。

二、三毛的自我人格

人格,在心理上也称个性,是在遗传与环境交互作用下,个体的各种心理品质逐渐发展并在与外界事物发生联系时表现出的一系列有异于病人的心理特征,而这些心理特征是个体相对稳定的内部行为与外部行为的统一,[1]笔者将这种内部行为称作自我人格。三毛,似乎生而不凡,她三岁时因不会写“懋”字而改了自己的名字,并开始接触一些儿童文学,五岁读了《红楼梦》等古典名著,十来岁几乎读遍了市面上所有的文学著作,初二因为不能忍受学校的制度而逃学至成休学,之后在家闭门七年。在感情上她十一岁开始单方面的初恋,十三岁便结交男朋友,拜师学画时由于对毕加索的狂热崇拜,小小的年纪便希望嫁给毕加索,“做毕加索的另一个女人”,因感情的失败她一次次离台远赴西欧游学,可以说她一直在认真地做她想做的事情:爱之,则投入百分百的热情;恶之,则不惜一切阻力排斥。与同样追求“完整的”的荷西结婚后她宁愿远离都市的繁华而在贫瘠的撒哈拉大沙漠安下一个不受惊扰的家,做他们自己城堡里的君王。荷西身亡后,她虽然为了父母着想结束国外的流浪而投进台北的滚滚红尘,但她终于被那不堪忍受的爱所击倒。她不是一个胡作非为的问题女生,不是一个滥情轻佻的女子,也不是一个不孝不顺的女儿,而是一个坚决维护独立完整自我的捍卫者,是一个“为了我的心”而活着的现代林黛玉。失去自我,失去自由,她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她的死,不是对生命的虚掷,而是对生命的极度负责任,因为她热爱自然造物给她的生命,她要让生命高质量而无所羁绊地延伸。不仅在生活中她是这样想这样做的,在她的作品中她更是将这种对自由完整的自我人格的追求作为贯穿始终的灵魂渗透到她的自然观、艺术观和世界观中。

(一)自然观

三毛是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熏陶和西方民主主义思想影响的作家,她的骨子里不仅有“道家纵情山水我行我素自由自在的人生态度,又有佛家一切平常心一切自然心的通灵感悟,以及古人知足常乐传统心理”[2]。她曾说“山、水、树、木、花、草,都是天地友情”,同时还有基督教教义中尊重上帝造物的理念,因此她的自然观中体现出了鲜明的亲亲、亲物、从善的思想情怀。[3]在《拾荒记》中她曾写到:“我的志愿——我有一天长大了,希望做一个拾破烂的人,因为这种职业,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同时又可以大街小巷的游走玩耍,一面工作一面游戏,自由快乐得如同天上的飞鸟。更重要的是,人们常常不知不觉的将许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一个小小的愿望不仅有作者对大自然的向往,也有作者对万物生命的珍惜,她不认为那些破烂是垃圾,而希望通过再利用来增加它们的生命价值。她的大半辈子都在流浪,正像她所写的《橄榄树》的歌词:“为什么流浪,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在贫瘠、落后的撒哈拉大沙漠中她克服了恶劣的气候,文化匮乏和物质短缺,却为“如梦如幻如鬼如魅似的海市蜃楼、连绵平滑如女人胴体的沙丘迎面如雨似的风沙……向天空伸长着手臂呼唤嘶叫的仙人掌,千万年前枯干了的河床、黑色的山峦、深蓝得像冻住了的天空,满布乱石的荒野……而意乱神迷,目不暇给”[4]。她以自己的睿智读懂了沙漠那“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的浪漫与犷伟,读懂了自然的生命张力,并将它化作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六年与自然零距离接触的沙漠生活淡褪了尘世的浮华,她的生命也因此绽放了最美丽的花朵。被迫离开撒哈拉沙漠之后,她把家安在撒哈拉对面的加纳利群岛的海边,对着那宁静的海边和绚烂的落日,她的心毫不设防地将自己交给了那片大自然。在中美洲的旅行中她拒绝同胞们盛情的招待,而喜欢带着简单的行李坐公车去小村落作平民旅行,她甚至很乐意做一名一辈子生活在高原上的印第安女人,在《药师的孙女——前世》里她就认定自己前世是安第斯山脉银湖边上的一名乡村少女,与世无争地生活在大自然美妙的怀抱中,生、死都与自然同在,正像书中说的:“那片草原和水啊,在明净的蓝天下,神秘地出现在眼前,世外的世外,为何看了只是觉得归乡。”[5]在红尘与自然之间,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亲近自然,甚至在繁华喧嚣如台北的都市生活中,每天忙于写作、教书和演讲的三毛,都能找到一个属于她的海边,一个人安静地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她的心灵与思维总能在那种远离尘嚣的大自然中得到净化与升华,她的痛苦总能被那种永恒与伟大的山水而抚平,她的疲惫与孤独也总能在自然的怀抱里得到休憩与安慰,可以说三毛一直在山川自然中体会着生命,她对自然的爱,也正是她对生命的理解与眷恋。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许王桥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