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巴金《家》的艺术特色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肖雪艳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2 23:15:42

摘 要:《家》是巴金前期创作风格的集中体现。作品成功地运用了中外文学中描写人物的技法,塑造了一系列富有个性特征的人物形象,在人物处理、叙事艺术语言特点等方面具有其鲜明的艺术特色。

关键词:《家》 人物处理 叙事艺术 语言特点

在巴金众多的小说中,由《家》、《春》、《秋》三部长篇组成的《激流三部曲》,是其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一部巨作。其中,第一部《家》不仅是巴金在文学道路上树起的第一块丰碑,也堪称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现实主义杰作之一,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

一、人物处理:性格鲜明 脉络清晰

《家》是巴金用来批判封建宗法专制制度的一件利器,他选取了作品中最富朝气的觉慧作为执行批判的代理人(偶尔叙述主体有所变换,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用“第三代”的目光来审视这个即将崩溃的家族),用他的视角对全书中的人物进行描述和品评,借他的思想独白来表达自己对社会人生的见解。因而,这个人物成为全书中着墨最多的人物,俨然是小说的中心。作者希望通过觉慧的思考给读者指出一条新生活的道路,但由于作者自己在创作当时也处在人生的迷茫之中,因而作品中的觉慧虽然热情激进,却缺少实在感,缺少真正的生命力度,显得有些虚浮苍白。《家》中另一个第三代代表觉新并不是作者要褒扬的人物,但他的命运悲剧却是批判封建宗法专制的有力罪证,因而作者用在这个人物身上的笔墨仅次于觉慧。从艺术角度而言,这个人物则堪称全书中最成功的人物——由于觉新是以巴金刚刚辞世的大哥为生活原型的一个人物,他的身上凝聚着作者对自己最亲爱人的深切痛惜,对他的刻画涓滴无遗地流露出作者对这个人物的情感。觉新虽然令人有“怒其不争”的痛感,但却受到绝大多数读者及评论者的关注,成为这部作品中最重要的人物形象。

至于《家》中第三个重要人物高老太爷,则是作品中“封建宗法制度”的具体化、形象化。因此,这一人物开篇便处于不容争辩的被否定的地位——他是一个先验的被批判的客体。为此,作者极力将之塑造成一个可憎的、专制独裁的家庭暴君,一个代表整个封建阶级的罪恶典型。为了突出这一形象的“恶”,达到批判封建宗法专制的目的,作者有意无意地回避对这一人物性格复杂性的揭示,使之成为一个近乎于“类”的存在。

在作品中,高老太爷出场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大多是介绍他简单的行动,或以觉慧(作者)的眼光去评判他,仅有寥寥几句的概括而已。例如年关敬神一节,几次提到“老太爷”,但只是这样一些句子:“老太爷一出现,全个堂屋立刻肃静了。”“依旧是由老太爷开始向祖宗叩头。老太爷叩了头就进房去了。”“克明又进去请了老太爷出来……他笑容满面地受了礼,便走进自己的屋里去了。”再如作品写到老太爷为了觉民逃婚而大发雷霆时有一段议论:“他只知道他的命令应该遵守,他的面子应该顾全。至于别人的幸福,他是不会顾到的。他只知道向觉新要人。他时常发脾气,骂了觉新,骂了克明,连周氏也挨了他的骂。”这段评论显然是把高老太爷作为一个批判的靶子在进行抨击了,在句子中我们可以看到觉慧式的愤慨,但更应该把它当作是作者对他所憎恨的封建制度的统治者的抨击。于是在这样的描写中,“高老太爷”成为一个“类”的符号。甚至可以说,在小说的大部分叙述中,他都是处在这样的地位的。

经过这样的人物塑造,《家》的确完成了政治批判的目的。然而,在这一批判目的完成的同时,高老太爷的形象却不免显得有些单一、扁平。虽然作者难以完全抛却与祖父的亲情,某些地方流露出对这个人物复杂的感情,在一定程度上呈现了矛盾性和立体性,但却并未达到挖掘人物的应有深度。就一部巨著来说,这不免是一件憾事。但作者对其他人物,如觉新、觉慧、鸣凤等人的刻画却是极为鲜明,充满了生命的歌吟和与旧时代决裂时表现出的内心深处的细致的疼痛。同时,我们也看到,在人物出场的活动安排上,小说可谓脉络清晰,不蔓不枝,通过一个个人物的出场揭示出风雨飘零时代的世事人心以及时代转型之际的社会风貌。此可谓《家》这部小说艺术上最为成功之处。

二、叙事艺术:以小见大 多维多向

众所周知,小说是叙事的艺术,无论多么深刻的主题内涵和高妙的小说艺术,都要通过叙事来实现。以斑窥豹、以小见大,以一个家族兴衰的秘史来映照时代的历史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肖雪艳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