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红楼梦》中丫鬟们的悲惨命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朱妙伶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2 23:08:42

摘 要:丫鬟们——这些在畸形的社会制度下失去家庭保护的女孩,被剥夺了大部分的人生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她们的命运从来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上,即使这个群体中地位较高的丫鬟受到迫害时,也只能以死来抵抗一切,她们的生命是渺小而脆弱的。

关键词:丫鬟 脆弱 悲惨命运

序言

常听别人说:“小姐身子丫鬟命”,小姐的身子固然是高贵与娇贵的,那么,丫鬟的命到底是怎样的呢?丫鬟也作丫环,字典上的解释是:旧社会被迫供有钱的人家役使的女孩子。其实,人生来是不分高低贵贱的,但是随着等级制度的出现,有的人做了小姐,让人伺候;有的人做了丫鬟,伺候别人。我们读过的文学作品中,《红楼梦》中的丫鬟形象众多,描写令人深刻。

在《红楼梦》中,丫鬟们通常被分为三等:一等是熬成偏房的妾;一等是主子身边的大丫鬟;一等是下层丫鬟。虽然她们的地位有高低,但最终都逃不过悲惨命运的安排。

一、地位较高的丫鬟们的悲惨命运

这类丫鬟主要是熬成偏房的妾,虽然她们的地位要比其她丫鬟高,但是外表的光鲜掩盖不了内心的孤独与痛苦,她们的命运依然是悲惨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凤姐身边的平儿。在贾府丫鬟之中,她的权利最大。她协助凤姐管理贾府,甚至有些小事情不用回凤姐,自己就可以做主。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平儿在贾府的位置其实很特殊:非妻非妾,半仆半主,作为凤姐的陪嫁丫鬟,被贾琏纳为妾,或者更准确地说只是“通房丫头”。所谓“通房丫头”,就是被男主人合法公开地实行性占有的家内女奴隶。她属于“妾”的范畴,但乃是这个范畴内的最下一等,比赵姨娘的地位都低。虽然文中对平儿的容貌没有正面描写,但从宝玉的视角我们可以略解一二。第四十四回,宝玉素日见平儿是个极清俊聪明的上等女孩,只因是凤姐心腹、贾琏爱妾没办法亲近。恰逢平儿含冤挨打,宝玉得了机会在平儿面前尽了一次心,心想:“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一人竟能周到齐全,如今还遭此荼毒!”由此可见,平儿是个才貌兼并的人。这样的女子想必很受贾琏的宠幸。但是我们要知道,贾琏的正室不是别人,而是凤姐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其实,凤姐并不是大方地把平儿送给贾琏,她所要求平儿的只是让她占着一个“屋里人”的位置,并且尽可能地只担当一个虚名。所以,平儿平日里既想得宠于贾琏,又要提防凤姐的醋意横生,可以说,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心理上都是一种摧残。平儿作为一个丫鬟,无权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虽然最后被扶了正,但那也是在贾家破落之后的事了,终其一生,也难有凤姐的显赫得势了。

其次,我们来看看赵姨娘。赵姨娘是贾政的妾,是贾环和探春的母亲。在封建社会,按理说应该母凭子贵,理应受到尊敬。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虽然赵姨娘当了妾,地位提高了,但是丫鬟的身份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二十三回里写宝玉到王夫人屋里去。进屋时,有这样一个景象:

赵姨娘打起帘子来,宝玉挨身进入。只见贾政和王夫人对坐在炕上说话儿。地上一溜椅子,迎春、探春、惜春、贾环,四人都坐在那里。一见他进来,探春、惜春和贾环都站了起来。

宝玉进来了,迎春是姐姐,可以不站起来;其余三个人是弟弟妹妹,都站起来了,足见贾家是很重视礼数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想想作为宝玉长辈的赵姨娘给宝玉打帘子背后所蕴含的深意了。

其实,赵姨娘最可悲的还不是这一点,她最可悲的是自己的女儿不仅不认她这个母亲,还把她当做是下人。小说中不乏这样的描写。二十七回里提到探春给宝玉做了一双鞋,宝玉向探春学说赵姨娘的抱怨,探春当即拉下脸来,说道:“他只管这么想,我只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五十回里探春被王夫人委派和李纨宝钗共同料理家务。恰逢赵姨娘的兄弟,也就是探春的舅舅死了,为了“丧葬费”的问题,探春和赵姨娘争了起来,李纨在旁边劝道:“姨娘别生气,也怨不得姑娘,他满心想拉扯,口里怎么说的出来。”探春忙道:“这大嫂子也糊涂了,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听听,在众人面前,女儿公然把自己称为“奴才”,这难道还不够可悲吗?

再次,我们来看看香菱。香菱,原名甄英莲。从她的名字我们就可以看出她命运的多舛,“英莲”——“应怜”,应该可怜啊。香菱原本出生在姑苏望族之家,父母对她疼爱有加,如果她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无疑是幸福的,可是不幸的是,在三岁那年,因家仆的疏忽,香菱被人贩子拐卖,甄家也连遭不幸。从此,香菱的命运笼上了悲剧色彩。再次见到她时,她已成为薛蟠的妾。薛蟠何许人也?宝钗的哥哥,有名的“呆霸王”。试想,一个冰清玉洁、乖巧聪颖的女子,整日面对粗俗丑陋的“呆霸王”,有什么快乐、幸福可言?而且,薛蟠的正室夏金桂是一个悍妇,出于嫉妒的心理,对香菱非打即骂,甚至想毒害她。香菱最后被逼无奈,只得重新做回宝钗的丫鬟。从“妾”又重新做回“丫鬟”,其中的辛酸何人知!

二、地位中等的丫鬟们的悲惨命运

这类丫鬟主要是指主子身边的大丫鬟。这些丫鬟们平日里的起居生活其实并不比小姐们逊色多少,甚至有时小姐还要对其礼让三分。比如,贾母身边的鸳鸯。鸳鸯是“家生女”。所谓“家生女”,就是男奴婢和女奴婢生的女儿,这些孩子生来注定也是奴婢,没有人身自由。四十六回里,贾母的大儿子贾赦看中了鸳鸯,指名要她做小老婆,但鸳鸯不肯。贾赦以为她想跟宝玉或者贾琏,再或者希望“聘个平头夫妻”,于是就威胁道:“叫他细想,凭他嫁到谁家,也难出我的掌心,除非他死了,或者终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他。要不然,叫他趁早回心转意,有多少好处。”然而鸳鸯依然严词拒绝,在贾母和众人面前哭诉:“方才大老爷越发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凭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究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要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支吾,这不是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里头长疔!”在鸳鸯的痛斥之下,“贾赦无法,又且含愧,自此便告了病,且不敢见贾母。”鸳鸯用自己的行动捍卫了自己的人格,这样的女子可敬可叹。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朱妙伶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