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漱石小说《心》的《圣经》意象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玉双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13 20:51:17

摘要:夏目漱石是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的著名作家,留学英国两年,深受基督教文化影响。其代表作《心》揭示了利己主义造成人的不信任、孤独和不安,主人公K和先生的自杀实现了人性的至善,是日本近代知识分子在社会急剧转型时期不断认识自我、省察自我心路历程的反映。《心》触及到人性善恶的问题,作者对罪与罚、生与死的思考,生动地体现了基督教思想。

关键词:《圣经》意象;罪感意识;救赎;新生

中图分类号:1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643 (2010)01-0066-04

明治43年(1910年)8月,夏目漱石因胃溃疡到伊豆半岛的修善寺疗养,期间病情恶化,引起大吐血,昏迷半小时。修善寺大病对漱石来说,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大事件。以此为契机,漱石无论在生活还是艺术上都发生了重大转折。此后,漱石的笔锋转向探求人的内心世界,剖析利己主义给人带来的怀疑、孤独和不安,从而为我们展现了深厚而广阔的精神世界。

1.0基督教文化对夏目漱石的影响

夏目漱石曾在自己创作的一首诗里写道:“非耶非佛又非儒,穷巷卖文聊自娱”,否认自己是基督徒、佛教徒或是儒教徒。1915年4月,漱石在给一位年轻禅僧富泽敬道的信中也谈到自己对于宗教“没有什么宗旨”,这是漱石的真心话,它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漱石的多元宗教观。漱石表明自己“非耶非佛非儒”,是我们考察他“道情”的重要依据,他所追求的“道”,超越了伦理,可以说接近了宗教信仰的世界。(夏目漱石,1984)

身为英国文学研究者的漱石,无疑深受基督教思想的影响。他与基督教的接触始于1900年9月8日启程赴英国留学的途中,在船上与因中国的义和团运动,而携妻儿返回英国的传教士相遇,在近两个月的漫长海上旅程中,传教士主动向漱石灌输基督教思想,激起了他对基督教的兴趣。漱石在英国留学期间,多次参加他结识的基督徒友人举办的茶会,聆听《圣经》中耶稣之说教;基督徒友人劝他读《圣经》,他总是抱着谦逊而真诚的态度去接受,还表现出对信仰基督教而获得积极人生的基督徒抱有好感。漱石对西方宗教有一种像鉴赏名画似的心情,具有美的怀旧情趣。在英国留学两年归国后,漱石对于阅读《圣经》依然有着浓厚的兴趣。日本东北大学的漱石文库,收藏了漱石喜爱的《圣经》。据评论家介绍,在漱石读过的《圣经》中,《旧约》的《约伯记》,《新约》的《马太福音》留有很多加注。尤其在马太福音第27章耶稣被钉十字架而死那一节,漱石标注了“圣贤去我远”的文字,这里的圣贤即耶稣,说明漱石对殉道者耶稣怀有发自内心的感佩心理

漱石在他的文学理论著作《文学论》中有过这样的表述:一般情况下,人的情绪,只是由具体感觉到的东西决定,欧洲人认为“极端抽象的神”是一切美的根源,可以左右人心,对此他表示认同。漱石修善寺大病,死而复生,他开始以真心对待宗教。在他后期的文学作品中,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基督教的话题。漱石病后创作的三部曲之一《行人》已经体现出漱石对宗教的新认识。作品中H君写给一郎弟弟的信,传达了这样的信息,即一郎为成为宗教家而在经受痛苦,神情沮丧的一郎曾对H君说,在他面前只有这三条路:是死?是疯?否则就入教。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说宗教是一郎最好的解脱之路。H君也终于明白:在一郎冥思苦想的头脑中,血和泪写成的“宗教”二字作为最终的选择。实际上一郎如同漱石的小说《门》中的宗助,是个“不能通过这门(禅宗)的人,又是非得通过不可的人”。(夏目漱石,1984:372)宗教之门可以说是人的心门,是感情的、思想的、意志的门,并不是人人轻易就能走进去的门,其原因即漱石的观点“谁能有宗教虔诚之心?宗教可并非思考,而是信仰呀!”(同上)但漱石所主张的宗教信仰不是以形式作为衡量的标准,重要的是你达到了怎样的心理状态,有无付诸行动。

《心》是漱石继《行人》后的名作,是一部利己主义的忏悔录。作品触及了人性善恶的问题,淋漓尽致地揭示了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的社会风潮,以及利己主义造成了人的不信任、孤独和不安,人的自我忏悔与毁灭。作者塑造的主人公先生就是一个殉道者的形象,他在选择摒弃自我的同时,成就了自我,犹如一次净化,一次蜕变。《心》的隐喻即:请打开你感情、思想、意志的心门,让爱进驻你的心灵和生命之中,体现出神(爱)就在你的心中的基督教思想。

2.0罪感意识

心与心之间存在着难以跨越的鸿沟,一直是夏目漱石小说中常见的主题。当人们越是想趋近观察人的内心,就会越多发现复杂难解的矛盾冲突,甚至陷入迷茫中难以自拔。《心》向我们展示了作者的心灵体验,正如漱石为该作品的出版所做的广告宣传中所指出的:向希望认清自己心灵的人们推荐这部已认清了人的心灵的作品。《心》在表现形式上,以及人生观、价值观和创作方法上,与前两部作品《过了春分之后》、《行人》相同,但从内容看有了质的飞跃。前者主人公只看到他者的罪,而看不到自我的利己心,后者主要剖析自我的罪,这是耐人寻味的。

作品由三部分构成,分别是“先生和我”、“双亲和我”、“先生和遗书”,最后一部分是小说的主体。《心》的开篇就以“我”(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为叙述者,介绍和先生相遇的情景,暑假里在镰仓的海边,在混杂的人群中,发现了先生,因为先生正陪着一个外国白人。有一天,“我”按照相同的时间来到海边,又遇见了先生。此后“我跟在先生后面跳进了大海,同先生一起向远方游去”。“我们两人浮在宽广的碧澄澄的海面上,强烈的阳光照耀着视野以内的山山水水。我的身心里充满了自由和喜悦。”(夏目漱石,1988:8)这里的描写本身含有喻意,大海是日本基督徒受洗礼的场所。“我”与先生相遇在大海边,一起在大海里畅游,仰望着蔚蓝清澈的天空,心情平和而愉快,像获得宗教信仰一样,从自我观念解脱出来,心情平和而愉快。先生的举动透露着这样的信息,“在轻蔑别人之前就先蔑视自己了”,这种人生态度由于人类自我意识的日益强烈而渐渐被淡忘,人们往往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圣经《马太福音?,2000,7:3)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李玉双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