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唐代边塞诗的分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1-23 10:59:24

  [摘 要]唐代是中国文学史上诗歌繁荣的时代。在众多的唐诗流派中,边塞诗派以其创作题材的丰富多样、诗歌意境的变幻万千在唐代诗坛上绽放异彩。本文从诗歌感情基调的角度,以全新的视觉将唐代边塞诗分为诗歌感情悲郁凄愁的“哀婉派”和诗歌感情积极乐观的“豪放派”两大类别。
  [关键词]唐代 边塞诗 分类 哀婉派 豪放派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489(2010)01-0141-02
  
  中国唐代诗坛繁荣,群星璀璨。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雄奇瑰丽的边塞诗像一簇簇绮丽的鲜花开放在当时的诗国大地上,耀眼夺目。其数量约占现今所存的诗歌总数的一半,反映出我国大唐年间悠久灿烂的文化与文明,成为文学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唐代诗人所创作的边塞诗取词广泛,格调多变,从各个角度反映出大唐帝国的历史、文化、政治等诸多方面的内涵。从陈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时的一声悲慨到王昌龄“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视死如归,从李白的“无花只有寒”的哀伤到岑参的“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溢美等等,这些佳篇名句或是激越昂扬,或是凄美悲凉。可将唐代边塞诗从诗作所呈现的诗人感情色彩分为两个派别:哀婉派与豪放派。
  
  一、哀婉派的边塞诗
  
  所谓“哀婉派”的边塞诗,其诗作多体现出悲凉的气氛,在雄奇的西域风光中融入了个人离国别乡、羁旅贬谪的怨愁和思念佳人的凄情与战争未捷的愁苦,总体感情基调哀怨悲郁。这其中将凄婉哀愁之情表达的淋漓尽致的莫过于初唐四杰以及安史之乱之后的诗人们。
  1.初唐四杰:哀婉边塞诗的开端
  初唐四杰的诗歌最能代表初唐精神,与盛唐相比,这个时期的唐诗还尚未形成盛唐的气势,但有个别诗句已初见边塞诗的端倪。
  这些诗句,诗人使用了像“剑锋”、“杀气”、“风尘”、“关塞”、“烽烟”、“戍楼”、“秋阴”等等,让人们感受到边塞景物的险峭以及战争的残酷,杀气腾腾和铁骨铮铮。诗人卢照邻在他所作的《关山月》中这样写到:“……相思在万里,明月正孤悬。……寄言闺中妇,时看鸿雁天。”一句“相思”、一句“寄言”将客守他乡、思妇断肠的情感融入诗作。在四杰之中,可称得上真正意义的边塞诗人唯有骆宾王。他曾“因事被贬,从军西域,久居边疆”。长期的贬谪生活使他的诗作多为寄托他心中的悲凉孤苦,他笔下的西域风光、边疆战事是他亲身经历所见的真实写照。在《晚泊蒲类》中他写到:
  二庭归望断,万里客心愁。……晚风连朔气,新月照边秋。……
  在《边城落日》中他这样写:
  ……野昏边气合,烽迥戍烟通。膂力风尘倦,疆场岁月穷。……
  此时的骆宾王,作为贬谪的罪臣,似乎已经无暇欣赏边城的落日新月。满眼的“旅魂”与“别恨”,满心的“烽烟”与“苦战”,心中悲凉惆怅又有谁人知?
  初唐四杰,以其低调、沉着的诗风,开唐代诗歌之先河。哀婉的诗风中略带些许苍劲的笔调,在唐代诗坛独树一帜。
  2.安史之乱:唐代边塞诗风的转折点
  如果我们将唐代诗歌的发展分为两个时期,那么最重要的分界线就是安史之乱。安史之乱以后,国势衰弱、边疆内缩、经济凋敝、军事处于劣势,唐代诗人的诗歌气势也随着唐王朝的没落而失去了盛唐时的雄壮豪迈。此时的边塞诗自然而然地呈现出哀婉的基调。张籍在《泾州塞》里沉痛吟咏:“行到泾州塞,唯闻羌戍鼙。道边古双堠,犹记向安西……”安西的战鼓声声,似乎在提醒人们,时代的这种巨变是多么的残酷无情,回想当年的“安西”,饱含着诗人难言的痛苦。
  安史之乱,唐代边塞诗风由气宇轩昂到沉痛凄凉的转折点,诗人们用哀痛的笔调谱写出一曲曲悲伤的旋律。
  3.边塞闺怨诗:哀婉边塞诗中的妇人泪
  由上,我们不难看出在唐代诗境哀婉的边塞诗中,初唐和安史之乱以后的唐代边塞诗以这种诗风为主。而其中除了因贬居边塞、战争之苦、环境恶劣等而导致诗人作品的哀伤外,还有一类较为特殊的哀婉边塞诗:边塞闺怨诗。这类诗歌反映边塞将士家中的思妇生活和情感,表现女性对远在边疆征战的丈夫的思念爱慕、挂念担忧,抒写了征人夫妻分离的哀怨情绪。如沈佺期的“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意春,良人昨夜情”。这种生离死别之悲与牵肠相思之泪大都和出赛的戍卒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可以说它是通过思妇的情感和生活来反映边塞的,从另一视觉、另一角度贯穿了整个唐代边塞诗。只要有边塞战争的存在,就会有闺中怨妇同所爱之人的情感联系,因此,在边塞诗歌中,这类诗作不能忽视。
  4.盛唐昂扬诗风中的哀婉边塞曲
  哀婉的诗风不仅仅是在初唐和安史之乱以后的唐代较为突出,在诗风激越昂扬的盛唐帝国也悄然而至,成为整个唐代边塞诗坛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盛唐时期著名边塞诗人王昌龄的《从军行》(其一)中,由“烽火城西百尺楼,还魂独坐海风秋”,概括出一个征人形象并由此伸发了“更吹羌笛关山月”的行为和“无那金闺万里愁”的心境,寄托了诗人孤独的愁绪,悲凉慷慨。
  曾亲身参加边塞战争的边塞诗大家高适深切地了解将军们是比较容易建功立业而儒生们是有才难展的,文人们怀才不遇的无奈在盛唐边塞诗中注入了丝丝泣歌。公元738年,诗人高适32岁时,写出了著名的《燕歌行》,唱出了盛唐边塞诗歌的最悲音。“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赤裸裸地揭露了当局将领的昏庸无能,将诗人对战士们的同情和对祖国前途的担忧毫无保留的传达出来。写得是何等的深刻!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