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小旋风柴进形象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胡彦飞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13 12:00:46

1天贵星柴进:儒士(兼有纵横之士)、隐士、侠士、礼贤贵胄的忠义形象

“累代金枝玉叶,先朝凤子龙孙。丹书铁券护家门,万里招贤名振。待客一团和气,挥金满面阳春。能文会武孟尝君,小旋风聪明柴进。”

《水浒》中关于柴进的描写很少在战场上的武斗方面,更多的表现其智谋,从四方面具体分析如下:

1.1现世的孟尝君:能得士

柴进是“现世孟尝君”,能得士,梁山泊的好汉林冲,宋江,李逵等都曾受到过小旋风的礼遇,因此在他身陷高唐州的时候亦能得到梁山泊好汉的拼命相救。 在《水浒》中,作者不吝笔墨从正面和侧面大加描绘小旋风的能得士。如在第十九回中,晁盖吴用一行因劫生辰纲而上梁山泊时,林冲和吴用的对话就体现了此点。“林冲道:‘……皆是柴大官人举荐到此’。吴用道:‘柴大官人,莫非是江湖上人称为小旋风柴进的么?林冲道:‘正是此人。’晁盖道:‘小可多闻人说,柴大官人仗义疏财,接纳四方豪杰,说是大周皇帝嫡系子孙,如何能够会他一面也好¨’。另外,在正面描写中,第九回时,柴进礼遇林冲。“只见那马上年少的官人纵马前来”,当闻道林冲相投时,那官人滚鞍下马,飞近前来,说道,‘柴进有失迎迓’”。柴进是真的礼贤下士,按理说,有宋太祖赐赠的丹书铁券,也算是皇室贵胄一族,然而,遇见真好汉,却不自恃身份,很有良相风范。这其实又是作者对北宋末时权臣奸相闭塞纳贤之路,蒙蔽朝廷的现状的极大的反讽,也寄寓了忠义之士皆得忠义之门路的希望。

“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屋里。梁山上王伦、林冲、宋江、李逵、武松众多好汉都曾受过柴进的恩惠。因此,在柴进身陷高唐州时,亦能得到梁山泊众好汉的拼命救助。因此,可以说,柴进是梁山泊好汉聚义的关键人物。

1.2侠士:英雄气魄,“惺惺相惜”

“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谈笑相逢眼更青。柴进尽管是贵胄,然而他与众英雄惺惺相惜,不离不弃。扶危救困,性情豪爽。对于逞强凌弱之人,内心极其不屑,是个性情中人。 如在第九回中,林冲经沧州横海郡投柴进时,柴进庄上收留着洪教头,那洪教头自恃甚高,林冲行礼时,却不躬身答礼。“柴进看了,心中好不快意“。后来那洪教头要和林冲比试,柴进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并在比试过程中,不时的暗示林冲赢他。等到林冲赢了那厮后,“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从这我们可以看出,柴进亦是性情中人,他礼贤纳士,但是希望结交的是真英雄,真好汉。在后面的礼遇宋江和李逵的章回中都能看出这一点。

不过,柴进的礼遇有时又是有一定偏颇:对一般犯人来投,只赐一盘肉、一盘饼、一壶酒、一斗白米、十贯钱,而真好汉如林冲,则要杀羊相待,大开酒宴,写书赠银,关注备细。如在第二十三回中提及的其对武松的态度即是一般接纳管待。不过,人无完人,皆有喜好,这也无可厚非。“《水浒》以武侠胜,于我国民气,大有关系,今社会中,尚有余赐焉。”其形象也与这暗暗契合。

1.3儒士、纵横之士:仁厚,有勇有谋,“小旋风聪明柴进”

《水浒》中关于柴进的描写很少有战场中的杀敌武斗,仅在几回中有所表现,例如在九十二回中攻打方腊时,有些笔墨,柴进作为卢俊义的副将。更多的表现其智谋和儒将风范,众好汉下山攻占,柴进“权摄中军”,很有威信。而且柴进具有随形势应变的谋略,环环相扣,滴水不露。

《水浒》中较系统的表现柴进的智谋的主要有三次,并于其中昭显其儒雅贵胄风度:第十一回送林冲雪夜上梁山出城之时,于谈笑风生中用计赚取林冲出城,很有周瑜“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风度,守城门的军官说及把守城门之事,“柴进笑道:‘我这一伙人内,中间夹带着林冲,你缘何不认得?’”军官请他上马,“柴进又笑道:‘只恁的相托则过,拿的野味,回来相送”,一放一收,毫无痕迹,果然是聪明小旋风;第七十二回随着环境的变化随机应变簪花入禁院,柴进和燕青前往东京看灯,凭栏望时,见班值人等,多从内里出入,头上簪着翠叶花,“柴进唤燕青,附耳低言:‘你与我如此如此’”不露痕迹的询问酒保安头上簪花何意,知己知彼后,簪花入禁院;第九十四、九十六回,为胜方腊前往做卧底,化名柯引,凭着说地谈天口,说些阿谀美言,说的方腊心中大喜,加官进爵,招为驸马,深得众人喜欢,待到时机成熟时,又向方腊请缨搦战,最终攻破方腊城池。可以说,如果没有柴进的谋略相助,攻破方腊的城池又是另一番风景。

柴进纵横之士的风范和儒家的礼与雅在救玉麒麟卢俊义之时表现的淋漓尽致。第六十二回中,柴进为救卢俊义去见蔡福时,“蔡福回到家里,却才进门,之间一人揭起芦帘”,那人进的门,看着蔡福便拜,借里面说话,礼貌的言语之中却又暗藏着威胁,送金表意,一气呵成,“出门唤过从人,取出黄金一包,递在蔡福手里,唱个喏边走。”柴进做事稳重果断,谈笑间完成“攻城略地”。

有勇有谋,纵横谋略。

1.4隐士:识时务,回归乡野村间

柴进的结局纳还官诰,求闲为农,横海郡终。辞别众官,再回沧州横海郡为民,自在过活。忽然一日,无疾而终。天贵星尽得忠义,识时务,明哲保身,虽然终无疾而终。

“贪官污吏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忠义之士,终不能善终,演奏一曲忠义悲歌,这是《水浒》中英雄的总体结局。柴进知道形势。“且说小旋风柴进在京师,见戴宗纳还官求闲去了.又见说朝廷追夺了阮小七官诰,不合带了方腊的平天冠,龙衣玉带,意在学他造反,罚为庶民,寻思:‘我亦曾在方腊处做驸马,倘或日后奸臣们得知,于天子前谗佞,见责起来,追了诰命,岂不受辱?不如闻早自省,免受玷辱。’推称风疾病患,不时举发,难以任用,不堪为官”。柴进细致地分析“高鸟尽,良弓藏”的局势,归田,实是无奈,亦是策略。

兔死狐烹,鸟尽弓藏。

总之,柴进——这个现世的孟尝君,具有儒家风范的儒士和纵横之士,英雄惜英雄的侠士,具有洞察力的隐士也是忠义悲歌中的典型代表,寄寓了作者希冀的理想人物,最终只能在悖论现实之外,落寞远离。

生当庙食死封侯,男子平生志已筹。铁马夜嘶山月暗,玄猿秋啸暮云稠。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Tags:形象意义

作者:/胡彦飞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