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发诗歌中死亡哲学的咸因及其表现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曹 薇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12 17:44:04

“诗怪”李金发是20年代中期中国新诗坛的一位异端人物,他将新奇尖锐的西方象征主义表现手法与沉郁低调的中国古代传统意象相结合,以晦涩抽象的语言和感伤颓废的色彩入诗,开启了中国象征派诗歌先河,对后来中国现代诗歌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创作了大量揭示生命短暂残酷,同时咏叹死亡温暖可亲的诗歌,更是以“生命便是死神唇边的笑”这一名句博得诗史留名。正在自己的人生经历基础上,李金发通过诗歌对生死问题进行了自我质问与思考,形成并表现出其特有的生命意识和死亡哲学,即“生之冰冷”与“死之温暖”。

1试演悲剧的生命

李金发笔下的生命内容是凄冷残酷的,如“枯骨”、“荒野”、“残月”、“人尸”、“蝼蚁”、“游鸦”、“饿狼”、“夜枭”、“恶魔”等等。他视生命之短暂有如“死神唇边的笑”(《有感》),视灵魂之孤独有如“荒野的寺钟”(《我的灵……》),视往日美丽的生命回忆“如道旁朽兽/发出奇臭”(《夜之歌》),视月夜下笼罩着浪漫光芒的细流、凸树、短墙、芦苇等生命体如“罪恶的良友”,依稀的星光则是“神秘的顾盼与恶魔之作揖/同扰乱夜潮激荡之音”(《月夜》)。他看到“所有生物之手足,/全为攫取和征服而生的。/呵,上帝,万相倾轧了!/所有之同情之怜悯,/惟能在机会上谄笑,/遂带一切余剩远走”(《恸哭》);他在人生的道路上唱着:“我梦想微笑多情之美人/仅有草与残花的坟墓/在我们世界里/唯有这是真实”(《心游》)。

李金发诗歌中的生命形象是神秘惊骇的,生命意境是迷离诡谲的,生命景观是徒劳绝望的。在《我一天遇见生命》一诗中以与生命偶遇为起首,一路坎坷前行,诗人眼见“干燥的荒郊上”满是“饿殍颠沛之迹”。这不仅是对生命的质问,也是对于诗人自身生命的思考:自己行于颠沛之中,脚下遍是饿殍尸首,今日的自己是昨日的他们,今日的他们是明日的自己;如果生命便是这样一个已然确定了的循环和悲剧,那生命的意义何在?

直到中年时期的《生之谜》这中,诗人终于明白“生命就是悲剧的试演”。冰冷无情的生命并未给人们“选择的自由”,便直接将其投生到生命的舞台,由不得人们自行选择,既然缺失就会追寻弥补,从而产生了人类一生中对于“真善美的希求”,如此孜孜不倦的探索寻觅,才让人类“平凡”的生命“显出伟大庄严”。生命是淡漠冰冷的,在它的洪流中,个人的成败得失都只能影响个人一时的境况,而无法妨碍到生命全程,更像是天际放彩飘忽的“浮云”一般,“以大的变幻几曾使宇宙关心”。

崎岖坎坷的生命路程,短暂易逝的生命内容,都让诗人深深感到“生之冰冷”,从而坐生向死,接受了死亡的必然,开始思考死亡的永恒与应对死亡的最佳途径。

2美丽而温暖的死亡

在李金发的笔下,死亡这一主题与生命紧密相连,并且在与生命的对立中显现出一种散发着温暖特质的美丽。他甚至向往曝尸沙漠,让“夜狼与嚎狗/撒散我们的身躯/抛掷残骨在炎日之下,/接受新月与微风的友谊”(《断送》),从而追求真正回归自然的永恒;面对死亡时只是喃喃念着“多么可惜的翱翔”,他深深了解并且赞美生命的过程和必然结果,“前一刻的去,/正是为了后一刻的来,/他们的行程/不因沙漠火山而休止”(《完全》)。面对生命的短暂无常,李金发选择紧抓生命中每一个瞬间感悟,尽情享受生命的快乐和美丽,同时向往着最终的归宿——死亡。

李金发少年时期的诗作《自挽》中开篇便以“当我死了”作为告白。当诗人逝去时,他希望“田野景物毫不动迁”,处处是旧时田园乡间祥和景象:“村童环篱歌唱,/鹦鹉叫人梳头”。这一派武陵桃园“黄发垂髫,并怡然自得”的乡村田景,令诗人无比眷恋和爱慕。诗人又恳请朋友留心“远方的孀妇”,失去了爱人使得妇人“随处痛哭”,一海之隔意味着海潮狂澜,所有不舍和留恋都只能“遗恨在狂笑之波涛”。诗人自称是“爱秋梦与美女之诗人,/倨傲里带点mechant”,自己的名字是秘密,自己所爱和追求的对象才是人们应该永远记住并歌颂的。他的衣襟在海风的吹动下飒飒作响,伴着波涛和鼓起的风帆,掠过故乡的“白屋,红墙,芦苇,曲径”,告别了一切熟悉的家景,告别了那群“冬夜里杯酒寒炉”,依凭着年少青春“用顽笑扫除生活之皱眉”的朋友。诗人在弥留之际与朋友回忆一同走过的时光,“我伴着你来,指点过沿途之花草”。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往日生命中的美好回忆的留念,对于安乐祥和的生活家园的眷慕,平静地述说生命之美好的同时,他也坦然面对死亡,就连墓地都是提醒朋友们忠实与温和的回忆之标志。李金发所要表述的,不是对于生命的厌恶与离弃,对于死亡的期待和向往,而是要正视生命的残酷无情,正视死亡的必然来临。

经过了对于生命的眷恋,对于死亡的无奈,诗人最终正视了生命与死亡的接替。对于死,李金发在《死》中开篇直述“我明白了死”,因为“我看见过人尸”。如此残酷却冷静的独自,仿佛这些因长久的浸泡水中而显得浮肿的尸体,真的只是“点缀宇宙的一角了”。接着,诗人并没有惋惜地哀叹,也没有冷漠地走开,反而是开始大声疾呼和赞美死亡!他用一腔热情高呼“死!”,赞美死亡“如同晴春般美丽/季候之来般忠实”,两个逗号之后又跟随了一句“若你设法逃脱”,这样后补的结构我们可以调整语序,转变成为正常的日常语言

[1] [2]  下一页

Tags:生命与死亡

作者:曹 薇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