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女孩》中的中国他者意象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许静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8:40:28

1 东方社会背景下的风格与特质

读者与评论界都期待《灵感女孩》延续作者之前的风格。而该作品却呈现了全新的小说风景。她以超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了历史与当下,现实与虚构,此生与来世,怀疑主义与神秘主义的碰撞与并置。

萨义德的东方论有力地揭示了西方文学中对东方带有偏见的描写。他认为,西方文学界的作家要么把东方视作劣等的“他者”,要么把自己不具备的典型特征投射到东方。东西方关系并不平等,西方对东方的文学再现也不真实,这个东方文学再现体系把东方纳入西方认知、西方意识,西方的政治结构体系。西方对东方的态度一直是模棱两可的。一方面,东方有可能是一个灵感的来源,一个古代智慧的源泉,一个文化上远比西方丰富的文明。另一方面,有可能是一个造成潜在威胁,神秘的异地,长期锁国直到被西方文明冲击粗暴唤醒。

在《灵感女孩》中,中国被视作东方,而美国则代表西方。中国被看作不同的、原始的、被女性化、作为他者而存在的。将中国称为独特的,其实只是被理解为西方的一个负面与压抑面。具体在中美历史上,中国人从一开始就遭受被他者化的命运。后殖民主义观点中他者的概念可以是人,或相对于本国的他国,别个地理意义的实体,其他种族,其他语言,或者其它的文化意涵。《灵感女孩》通过对中国这个他者的他者化描述,凸显美国这个西方的差异性,优越性。因而,反映出谭在自我身份认同层面本质上倾斜于西方身份。

2 意识形态上的自由辨识

谭通过选取近代史上不为美国大众熟知的太平天国运动以及颇具争议的文化大革命作为历史背景,为中国故事的描述抹上血腥、野蛮、落后、反人性反文明的色彩基调。近三百年来,美国主流对中国的态度在欣赏与轻视间戏剧性摇摆。有时,被当作盟友,有时是危险的敌人。尽管就族裔身份而言,谭属于华人。从这篇作品可以看出她的美国(西方)的心态和立场。

文革是小说另一个重要社会背景。谭没有过多涉及这一敏感话题,其负面态度仍可管窥。文中的角色由于政治敏感性没有直接表达不满,关于文革的字句也貌似真实,却掩盖了谭对中国人缺乏了解,对中国历史的轻视与不敬。

与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指责相一致的是,中国人被描绘为被剥夺了政治自由。谭的理解是,在中国宗教信仰自由是被隐形地剥夺了,因为作为无神论倡导者的共产主义者自认为有责任改造有神论者。例如,三姨在经传道士教化后,又被安排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改造。诚然,中国历史中固然存在一些负面的时期,纵观人类历史,西方历史也一样不例外。谭单选择中国历史中较为负面的时期作为小说背景,向西方读者展示中国历史的他者性。也许谭的作品对知情的中国读者来说是陌生的,对许多美国读者而言是具有外国情调的。

3 东方主义下地理他化

地理意义上看,谭的故事穿梭于当代美国和中国,并用不同的方式描绘了桂林城和长绵乡村,使之形成不言自明的对照。作者对中国风景的西方凝视(Western gaze)实际上出于东方主义在地理上的他者化。

为了突出当代中国城市的他者化意象,谭把桂林描述成一个简单的自由集市,衬托美国国际大都市。桂林的描写清晰地反映出作者对中国现代化发展的复杂心情。尽管文中的奥利维亚对她的族裔血统有深厚感情,然而,因为“一切都全然不同和以往不再相似”,桂林不是她想象的一个风景名胜,而是一个奇怪的混合物。它是一个当地人和西方游客混杂的自由市场,游客可以买到毛泽东像章和塑料佛像作为旅游纪念品。

美丽神秘、世外桃源般的异域——乡村长绵是关两个世纪的叙事场景,符合谭想象的中国。关的传说里,长绵有“鬼村”之称。长绵/长眠可以有两个相反的意涵:无时间性,非人间。长眠村的再生和关自己由出生到死再到再生的循环,使得这个村子成为奥利维亚重新找回自我的理想地点。长眠不同于其它村子,似乎躲过了现代化的污染。看不到铝合金门窗和电线,开阔地没有变成垃圾场,路上没有踩扁的烟盒和粉色塑料袋。谭对这种理想得不真实的地方的肯定实质是对其它中国乡镇城市的否定与他者化。她笔下的中国乡村脱离实情,传达的是对现代化中国的负面印象。对谭而言,中国是取景器里的一个对象,一个幻境。一半记忆一半想象。中国幻想被充分美化,中国现实被充分贬低。

[1] [2]  下一页

Tags:;东方主义

作者:/许静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