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场景转换谈何文秀人物形象的转变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袁桔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3 13:19:54

1 从家庭到社会

家庭是个人成长的摇篮和育土,当个人主体意识膨胀,厌倦并妄图脱离来自家庭的束缚,迈出家门,面对的便是光怪陆离的未知社会,这是常人所必然经历的成长过程。何文秀出生于官宦之家,家中独子,父母对其如掌上珍般呵护有加,从其小名“官保”,便可得见双亲对他的仕途未来寄望之大,于是“小生长到七八岁,就从先生读书文”,“每日南学读五经”,“五经四书多读过,诸史通鉴尽知闻”。为官进仕,这是中国古代文人普遍梦寐以求的事业展望,或是汲汲为功名,或是践行修齐治平的经世理想,而自明初以来,诸儒皆朱子门人之支流余裔,程朱理学渐沦为士人博取功名的工具,这左右着文人寒窗数十载的用功目的——掌握仕途的敲门砖四书五经,这一影响到明末依然如此。何文秀作为家中独子,父母最大的希望当然是他能够延续家族官运,光耀门楣,而整日读书为文终让何文秀感到无聊乏味,难抵他风流的品性,使之成为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这在他还在家乡江阴县时便展露无遗,殷实的家境及何家的地位足以容纳他的小打小闹,从何文秀的唱词中我们可看到,“现在不喜将书读,专做招灾惹祸人。……赌钱吃酒盘盘上,一事不好就打人”,曾经的南学弟子如今俨然一个混世魔王。

在家中的日子,何文秀所处的环境非常单纯,温顺的母亲,服帖的家仆,养尊处优的何文秀可说毫无生活的压力,但他已厌倦单调的读书生活,企图摆脱母亲的限制,离开家门,去到南京进一步释放自己的欲望。在这样一个由家庭迈入社会的过程中,从何文秀所处的人物环境来看,他只需压倒何母这唯一的一个对立力量,借助管家何兴这样一个足智多谋的推手,况且何母还是一位典型的优柔寡断、毫无决断力的封建家庭妇女,果然在何兴的设计下,以进香和纳监的名义,何文秀顺利地来到了南京。

曾经泡在四书五经中的官家少爷,一到南京便被大都市的繁华气息所吸引,朱门绣户、喧闹人流,已让何文秀喜不自禁,这才是他想要的乐土,正好契合他此时挥霍潇洒的享乐心理,靠着从家里带出的金银,何文秀泡酒馆逛妓院,坐吃山空,而他贫乏的社会经历显然难以应付大都市复杂的人际交往,吃完酒菜甚至连银两该给多少都要靠扯谎拖延时间以求助于何兴,物欲横流的金陵与他的一切交往不过建立在金钱之利的基础上。晚明的南京商业经济极为发达,商品琳琅满目,茶楼酒肆,勾栏瓦舍不可胜数,这为何文秀一类挥金如土的富家公子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条件,最大限度地刺激和满足着人们的消费心理和淫逸之乐,另外,程朱理学发展到后来板结僵化的价值观对人性的长期桎梏,在明后期达到爆发,对于人欲的肯定,更激发了人们去满足口腹声色之需,文人诗酒交游、忘情纵欲成为他们生活中必要而正常的一部分。

以上我们可以看出,从家庭迈向社会的历程就是何文秀的一段堕落史,从诗书到欲望,从南学到游戏场,一个被压抑的灵魂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挣脱难以负荷的枷锁。

2 从科场到官场

明代科举的正常程序要经历童试、乡试到会试再到殿试的重重考察,而明制科举必由学校,读书以应科举就成为明代官学教育的核心内容。何文秀也不例外,从出生就注定了他跟其他文人士子同样的命途,南学十载,按照官方确定的主流意识咀嚼四书五经,通过科举考试挤入官场。文中有一个重要的情节,管家何兴替何文秀捏造的外出借口是“要到茅山去进香,顺道南京去纳监”,于是何文秀对何母据理以陈“二来秀才真难做,更有乡宦说人情。若有人情就能中,偏偏不中有才人。如果明年来科举,除非南京纳监生。孩儿想去把香进,顺道南京纳监生”,何文秀合情合理的借口让何母有口难辩,“更有乡宦说人情”的现实,倒显得他是被逼无奈,从这样一个随口一说的借口可见,纳监这样一种非正常途径的晋级方式在明代后期已经得到了人们的普遍默认。纳监即是为了取得参加乡试的资格,因为明代科举制度规定只有考取了秀才才能参加乡试,但统治者往往在面临内灾或外祸时,为了弥补空乏的国库,规定可以通过缴纳一定的财物来获取考取举人的资格,即成为监生,这是除了秀才之外参加乡试的另一种途径。明代越来越低的科考录取率也成为导致这种变异现象的重要原因,“中国的人口从明初到十九世纪中叶增加了好几倍,而举人、进士的名额并未相应增加,因此考中功名的机会自然越来越小”②,走读书科举入仕正途的晋升希望也愈加渺茫,对于那些不学无术的富家子弟更是如此,于是捐资纳监便成为他们通达仕途的终南捷径,即便何文秀曾花过十多年时间钻研经典,自认 “无人敌我好诗文”,但纳监仍会被他作为科考前的不二选择。纳监的规模和影响越来越大,甚至于明代地方官学与国学中出现正规生源减少,捐资纳监者日多的不正常现象,学生资质良莠不齐,官学质量日益降低,花钱即可成为监生也极大地打击了正途考生为学的热情和精神,科举考试的权威性和公正性逐渐丧失,必然影响到所选官吏的素质,越来越背离了科举取士选拔人才的原初目的。身在如此科场环境中的何文秀选择的也只是随波逐流,盲目地迎合这样的考试,完全没有自我的思考,这是麻木文人的悲哀。

虽曾为科举奋斗十余载,但何文秀还未来得及取得进入仕途的资格,便中道易辙,一心享乐,按理说他跟官场还扯不上什么关系,但身为官宦之后,却因一场忠奸斗争不得不卷入官场的漩涡。巡访御史陈练趁其父何君达告老还乡之际,蓄意报复,计划缜密,步步为营,最终使何家家破人亡,直接导致了何文秀最重要的命运转折,于是何文秀很快从富家公子降格为一介逃犯,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令毫无谋略的他手足无措,幸得江阴知县李似水半路相救,又得店家康小楼收留养病,才终于摆脱陈练的通缉。而事实上明中后期,朝政腐败,官吏贪暴,豪强横行,冤狱遍地,已不是什么新闻

[1] [2]  下一页

Tags:转变

作者:袁桔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