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结构原则与“V+了+T+(的)+N”结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艳翠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09-12-05 16:24:23

  一
  
  1.我们所要分析的“V+了+T+(的)+N”(V代表动词,T代表时量短语,N代表名词)指的是诸如“坐了三个小时(的)火车”,“打了一辈子(的)算盘”这样的结构,其中时量短语“三个小时”、“一辈子”在语义上分别指向前面的动词“坐”和“打”,是对动作持续时间的补充说明,而V+了+T又与N不构成修饰关系,这样的结构比如:“打了半天(的)球”,“乘了十几分钟(的)汽艇”等等。
  2.关于这种结构讨论得最多的问题是,一、结构层次的划分问题。即:时量短语应该划分为动词的补语还是名词的定语。朱德熙、马庆株、赵元任、曲凤荣都认为时量短语在名词前头出现时,往往和名词凝结成偏正结构,整个结构为单宾语构造。而蒋同林、岳辉、甘智林则认为“T”与“N”之间没有修饰限定的关系,“T”是对前面动词表示的动作持续时间的补充说明,这种结构整体上应该分析成动补带宾结构,即:时量短语应视为动词的补语。二、结构中“的”的作用。岳辉、向莉、曲凤荣认为“的”应该处理为助词,表示对“T”的强调,起加强语势的作用。蒋同林认为“的”不表示结构关系或动态,它的有无都不影响其结构,功能和语义,属于超层次成分,“的”是句中的语气词。甘智林则认为结构中的“的”是动词性语法单位的后附成分。
  3.前人和时贤们对这种结构的分析,分歧较为明显,大多是从语义的角度进行考察研究的,某些说法的说服力明显不足,比如认为“的”是超层次的成分,它的有无并不影响其结构、功能和语义。语言是一门科学,各种语法现象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不能轻言哪个成分是有用的,哪个成分是无用的,从某一个角度可能觉得其没有存在的必要,但是从另一种角度得到的结果确是截然不同的,本文就是想换一种角度对这两个问题再探讨一番。
  
  二
  
  这一小节我们有必要介绍一种理论——表面结构原则。
  1.“表面结构原则”是黄宣范提出来的,这一理论认为一般情况下汉语动词后只能带一个成分,不能带有两个成分。比黄宣范稍晚些时候,黄正德也注意到了汉语句子对动词之后成分的限制,他对此作了如下的概括:“在汉语里一个动词之后最多只能接一个词组成分,然而在一个动词之前却可以有无限多的词组成分存在,包括主语和副词修饰语”。汉语句子线性序列上的这一特点有很多的学者都注意到了,相继都继承并且发展了这一观点。黎天睦对此提出了“句中位置意义规则”——“句子中的名词及副词的意义决定于其位置在动词之前还是在动词之后”,由于这个规则,其结果是限制了动词后面能出现的名词或者副词的数量,他说“动词后面通常只有一个结构出现””。范继淹曾经指出:“汉语的句法形式的线性序列可以写成:NP1+NP2+……+NPn+VP1+VP2+……+VPm(其中n在0—4之间,m在0—5左右),名词性成分在动词前可以多至4个,形成了多层话题句,动词性成分连在一起向后延伸,形成了众多的连谓句。但是连谓句中动词后名词性成分不能超过两个(双宾语句除外)”。以上的学者都是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汉语在语序上的这种特点,归结起来基本上都是说汉语中动词后通常只能带一个成分,不能带两个成分。
  2.荣晶在《动词后补足成分与受事位置》一文中针对于补足成分和受事位置的研究发现:动词谓语与受事宾语构成的动宾结构既有线性距离的要求,又有语义连接上的要求,当两者之间插入一定数目的音节成分,音节越长,语义越实在,语义越多,动宾结构的可接受性越低。陆俭眀在研究汉语里大量存在的主谓结构套叠时指出谓语的套叠能力远远不如主语的套叠能力,这表现在谓语的套叠的可能层数要比主语的层数套叠得少,在实际的言语交际中谓语套叠的句子其使用频率远不如主语套叠的句子。张赪认为汉语句子对动词之后的成分是有限制的,这种限制既有在数量上的,也有在成分的长度和结构方面的,这些都表明汉语的深层语序是一种向前延伸的语言。那么动词后的补足成分为什么会对受事前置起重要的作用,为什么动词后补足成分的增多会促使受事前置,有的甚至是强制性的前置,针对于这一问题,荣晶回答:因为一个句子基本只提供一个自然语义焦点,所以动词后一般只有一个位置来体现这一焦点。荣晶所提供给我们的这个原因也与“表面结构原则”是不谋而合的,也就是用原则来解释说明她的发现。其实反过来也可以用荣晶的发现来论证现代汉语中确实存在“表面结构原则”的。
  3.另外我们再从生成语法角度来看一下,“表面结构原则”也是符合格理论的要求的。根据格理论,动词后面最多只能有一个格位,一个动词只能给一个成分赋格,且这个格位多数情况下被名词性成分占据,而且能够指派格位的只能是动词或者介词。汉语中“表面结构原则”正是这种具有普遍语法特征性质的“格理论”在语言中的具体体现,汉语的语序原则“表面结构原则”要求动词后只能接一个成分,而格理论要求语言中动词的后面只有一个格位,一个动词只能给一个成分赋格,后者是对世界上人类语言普遍语法特征的概括,前者是这种具有普遍语法特征性质的理论在具体语言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张艳翠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