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环鄱阳湖诗人群体及文化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余和生,徐志远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1:12:19

在争奇斗艳的中国历代诗苑,诗人群体千家百派,多不胜举,形成了中华民族所独有的古老而又常新的文学景观。多少诗家词人缘情绮靡,挥写了千古流芳的传世佳作;又有多少骚人迁客兴观群怨,抒发了百代传诵的巨制鸿篇?!在这诗苑深处,隐藏着一串遒拔劲秀的奇葩,虽常有人赏顾却往往不得其宗。这串奇葩,就是环绕在鄱阳湖畔的诗人群体及其所聚集的环鄱阳湖文学流派。他们或是超一流诗人,或是某一诗派的开创者,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特殊地位和超凡影响力,并且也都留下过环鄱阳湖的足迹,挥写过有关鄱阳湖的不朽诗篇,对鄱阳湖文学的形成和流播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屈宋派中的鄱阳湖诗神

查《辞海》可知,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个文学流派是“游夏”,[1](P979)源出孔门四科中的“文学子游、子夏。”[2](P120)第二个就是“屈宋”。[1](P1073)屈原,名平,号灵均,战国末期楚国丹阳(今湖北秭归)人,“楚辞”的创立者和代表作家。他本身就是一面旗帜,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学丰碑,曾被推举为世界四大(另三人是波兰哥白尼、英国莎士比亚、意大利但丁)文化名人而受到广泛纪念。他的浪漫主义创作,他的爱国主义情怀,他的清廉高洁操守,都可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浪漫如李太白,爱国如文天祥,高洁如陶渊明。屈原在环鄱阳湖畔写下的《哀郢》,可以看到他一路东来的足迹:诗人从郢都(今湖北省江陵市)出发,乘船经长江至夏水(“遵江夏以流亡”),顺流而下(“将运舟而下浮兮”),过洞庭再入长江(“上洞庭而下江”),离故国家园是日渐见远(“哀故都之日远”),不禁忧从中来,遂来到鄱阳湖口长江边的庐山汉阳峰西顾遥望(“登大坟以远望兮”),聊寄衷肠(“聊以舒吾忧心”)。面对山北的流放终点站——陵阳(“当陵阳之焉至兮”),在此南天遥望,烟波浩渺的鄱阳湖将送我南渡到何方啊(“淼南渡之焉如”)?[3](P102)至此,屈原终于千忧万虑、千辛万苦来到了鄱阳湖边,成为环鄱阳湖的第一位诗人。还有《悲回风》、《怀沙》等的诗篇,清人蒋骥所著《哀郢路图》,都让今天的人们看到了他那一步三回首的眷恋足迹。宋玉尽管也是当时有名的辞赋家,但无论文气还是名声,都无法与屈原比肩。刘勰说:“屈宋逸步,莫之能追”。[4](P36)就因了诗人群体的缘故,宋玉和屈原并立而居,足见世人对文学流派的认同。

二、田园诗派中的鄱阳湖诗祖

环鄱阳湖的第二个诗人群体,是鄱阳湖的儿子、东晋时的伟大诗人陶渊明所开创田园诗派,他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田园诗的开山鼻祖。陶渊明(365—427),字元亮,名潜,浔阳郡柴桑县(今九江市西南)人。他广为人知的故事是不为五斗米折腰,挂冠而去;他留下的妇孺皆知的诗句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充满闲情雅趣;他有一篇知名度极高的文章《桃花源记》传世,表达了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理想,因而被誉为“田园诗人”。由于陶渊明一直都在鄱阳湖畔生活、为官,诗作当中并未出现过“鄱阳湖”、“彭蠡湖”之类的字眼。但他所挥写的,莫不透露出对生养他的“母亲湖”的融汇与眷恋,你看他《归去来兮辞》中的抒写,“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5](P198)直让人感到自己就置身在这氤氲的鄱阳湖氛围之中。陶渊明以田园景色和田园生活为题材的诗歌创作,形成了中国古典诗歌的新的文学流派——田园诗派,被历代诗人所推崇。著名诗人如李白、白居易、苏东坡等无不敬仰效仿,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三、山水诗派中的鄱阳湖诗宗

如果说陶渊明是“田园诗祖”,那么,谢灵运则是“山水诗宗”,他们在中国文学史上本就是“陶谢”[1](P438)并称。两人都擅长描写自然景物,在田园山水中寄寓自己的生活情趣、人生理想。谢灵运(385-433),浙江会稽(今浙江绍兴)人,东晋名将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人称谢康乐。著名的山水诗人,中国文学史上山水诗派的开创者。元嘉八年(431),谢灵运因围湖造田之事被贬至临川(今江西临川),在赴临川任上,谢灵运写过一首题为《入彭蠡湖口》的诗,对鄱阳湖“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6](P370)式的仔细观察、细致描写,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后来的孟浩然,诗歌多写山水田园和隐逸、行旅等内容。虽不无愤世嫉俗之作,但更多属于诗人的自我表现。他和王维并称“王孟”,[1](P1194)其诗虽不如王诗境界广阔,但在艺术上有独特造诣,而且是继陶渊明、谢灵运之后,开盛唐田园山水诗派之先声,创诗国田园山水诗派洋洋之大观。更有《彭蠡湖中望庐山》中的“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7](P1624),是孟浩然漫游东南途径鄱阳湖时所作。全诗由湖而山,由自然景色而人文遗迹,由景而情,绘出大自然壮阔图景,于现实中显空灵,于空灵中传神韵,《全唐诗》称孟诗“伫兴而作,造意极苦”,[7](P1617)于此可见一斑。

四、初唐四杰中的鄱阳湖诗杰

初唐文学家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四人,诗文题材广泛,风格清浚,对唐初文学风气的转变产生过巨大影响。《旧唐书·文苑·杨炯传》载:“炯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内称为王杨卢骆,亦号为四杰。”[1](P1799)更有杜甫《戏为六绝句》“王杨卢骆当时体”的扬播,遂使“初唐四杰”名满天下。据杨炯文载,饶州刺史薛振“饶州七年,以仁明驭下。鄱阳北岗上,忽生芝草一株,郡人以为善政所感,共起一舍,号曰芝亭,因立碑颂德。”[8](P610)可见得杨炯(650-692年,陕西华阴人)即便没有来过鄱阳湖,但至少也是熟知的。当然,有王勃的“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9](P255)鄱阳湖就足以不朽。王勃(650—676),字子安,绛州龙门(今山西省河津县)人,他的《滕王阁序》,把鄱阳湖之歌推向极致,实在不失为是鄱阳湖进军诗坛的一次写真式形象展示,与孟浩然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10](P1624)毫不逊色。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余和生,徐志远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