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古代骑射运动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晓东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0:53:49

骑射意为骑马和射箭。文献最早出处见于《战国策·赵策二》:“今吾将胡服骑射,以教百姓,而世议寡人矣。”先秦时期周赧王八年r前307)春,赵国的国君赵武灵王进行的军事改革。他令军民改穿胡服,学习骑射。即“胡服骑射”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服饰改革,意义非凡。宋代政府重视射术和武艺,以便实现强国军事需要。宋元丰元年(1078年)在宋神宗钦定的考核士卒武艺的标准《元丰格法》中,对步射、马射、弩射应达到的等级皆有细致规定。挽弓、蹶弩既是军事技术演练,也是锻炼身体的有效方法。宋代沈括《梦溪笔谈·辩证》中记载:“今之武卒蹶弩有及九石者,计其力乃古之二十五石.比魏之武卒,人当二人有余。”而辽金元明清时期骑射活动真正彰显古代骑射运动的发展与辉煌。

一、辽金元时期

契丹族、女真族和蒙古族,都是以畜牧狞猎为生的民族,其社会组织是军民一体,全民皆兵.牧放、狩猎,离不开骑射,交通、作战也必须要弓马。所以骑马、射箭是这三族人民的生活基本技能,而统治者便“因以弓马之利取天下”[1]促使了骑术和弓箭术极大的发展和提高。

为了提倡和推动跨射技术的开展,辽、金、元朝都规定了骑射节目。辽国三月三日为射兔节。“三月三日为上巳,国俗,刻木为兔,分朋走马射之。先中者胜,负朋下马列跪进酒,胜朋马上饮之。”契丹语把这一天称作“陶里桦”,“陶里,兔也;桦,射也”。“九月重九,天子率群臣部族射虎,少者为负,罚重儿宴。”辽国利金国都定五月五口为射柳日。《大金国志·卷39.初兴风土》载:“其节序,元旦则拜天相庆,重五则射柳祭天。”《金史·卷35》载:“金因辽旧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礼……皇帝回辇至幄次,更衣,行射柳、击球之戏,亦辽俗也,金因尚之。”射柳作为一种巫术最初源于契丹的瑟瑟仪。《辽史·志第18.礼志1》载:“瑟瑟仪,若旱,择吉日行瑟瑟仪以祈雨。前期,置百柱天棚。及期,皇帝致奠于先帝御之。乃射柳,皇帝再射,亲王、宰执以次各一射。中柳者质志柳者冠服,不中者以冠服质之。不胜者进饮于胜者,然后各归其冠服。又翼日,植柳天棚之东南,巫以酒礼黍稗荐植柳,祝之。皇帝、皇后祭东方毕,子弟射柳。”“射”隐含有“致伤”、“致残”、“杀死”、“殒落”、“逃不掉”等意。辽之瑟瑟仪祈雨之所以射柳,有如下原因。柳是生长在江河湖泊岸边的乔木,因柳喜水,故人们便视柳为水的标志。祈雨时,只要射中柳,就意味着射中了水,水就会从空中殒落下来,于是便祈到了雨。对植柳后再射,应是把水射死并安葬在此,使这里永不缺水,即不再干旱。元朝的“那达幕大会”,每年于秋高畜肥时举行,有“男子三项竞技”,即射箭、骑马、摔坟的比赛,获胜的选手,被称为男士。辽、金、元三朝都重视狩猎活动,把它定为制度,经常举行大规模的狞猎活动。《辽史》上专列了皇帝参加狞猎的《游幸表》,“朔漠以畜牧射猎为业,犹汉人之劭农,生生之资,於是乎出。自辽有国,建立五京。六年猎于近山,获虎。观银冶。射柳。游田之习,尚因其旧。”f《辽史·卷六十八·游幸表序》)狞猎是提高勇力和骑射技术的最好活动。辽道宗的儿于耶律浚一次射猎中,射中了十只鹿中的九只。元代一次大的狞猎活动参加的人有两万多。辽、金、元朝都是以骑射技术考选武将人才的。在武举考选中对射箭技术要求特别严格。远射设靶二百二十步远,非强弓不能射中。金朝对本旗人试文进士也要考试弓箭。“定制,女真人以年四十五以下,试进士举,于府试十日前,委任贰官善射者试射。”《金史·卷五十一·选举志一》)这正是为了保存骑射民族的特色。元朝初年在定立太子时,射箭技术的高低是确定的条件之一。成吉思汗在议定选立继承人时,长子拙赤与次子察阿歹争执起来,各述自己当立的条件。“拙赤起,揪察阿歹衣领日:未尝闻父罕有异言。汝何得分练我也耶?汝以何能胜之,汝难以刚行略胜一筹耳,若远射而败与汝,则敢断我姆指而弃之。”在辽、金、元朝重视骑射的社会风气中,出现了许多骑射能手。金太祖完团阿骨订就是一个力强善射的人。“太祖十岁好弓矢,甫成童,即善射。一日辽使坐府中,顾见太祖手待弓矢,使射群鸟,连三发皆中。……散步门外,南望高阜,使众射之,皆不能至,太祖一发过之。度所至,逾三百二十步。”(《金史·卷二太祖本纪》)完颜阿骨打能挽强射远,而元代的搠阿则能射远。“有二飞鹜至,帝命搠阿谢之。请日:‘射其雄乎?抑雌者乎?’帝日:‘雄者。’搠阿一发坠其雄。”阮史·卷一二四·忙哥撤八传》)能在高空的野鸭中,准确地射下雄鸭,除了射术好之外,也必具备好的眼力。骑术精良的辽代有个人叫迭里特,《辽史?迭里特传》载:“迭里特,辽人,善骑射,能制狂马,颠。踬而不仆”。有一次,他在野林中为辽太祖射鹿,射中一只,奔马跌毙,他跃马而下,弓犹不驰,又射一鹿。金代有宗室宗弼的儿子完颜亨,“马无良恶,皆如意。马方驰,辄投杖马前,侧身附地,取杖而去。每畋猎,持铁连锤击狐兔。一日与海陵同行道中,遇群豕,亨日:“吾能以锤杀之。”即奋锤遥击,中其腹,穿入之。终以勇力见忌焉。”金史亨击鞠为天下第一,常独当数人。(《金史·卷七十七·宗弼传》)元代有小云石海涯,“使健儿驱三恶马,疾驰,持槊立,而待马至,腾上之,越一而跨三,运槊生风,观者辟易。”阮史·卷一四三·小云石海涯传》)这些高超的骑射技术表演,正能反映辽、金、元朝骑射发展水平。

二、明朝时期

明代的武科举考选把骑射列为重要的考试项目。“初场试马上箭,以三十五步为则。”(明文卷七十《选举志二》)明太祖恢复古制,在朝廷中行“大射礼”。“其制洪武三年定,凡郊庙祭祀,先期行大射礼,工部制射侯等器。……虎鹄五采,天子用之。鹄钨五采,皇太子用之。豹鹄五采,亲王用之。豹鹄四采,文武一品二品者用之。豹鹄四采,文武一品、二品者用之。糁鹄三采,三品至五品用之。狐鹄二采,六品至九品用之。布鹊无采,文武官于弟及士民俊秀用之。”明成祖迁都北京,沿辽、金旧俗,于端午节祭天之后有“击球、射柳之制。”(《明史》卷五十七)这就推动了更多的人参加射箭活动,井以赌射为娱乐。现存故宫博物院的四人绘画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陈晓东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