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蒙古社会中马的地位和作用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永国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3-07-20 10:41:53

12、13世纪的蒙古各部,主要分布在东起兴安岭,西至阿尔泰山,南达阴山,北抵贝加尔湖一带。这里有广袤无垠的大牧场,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为蒙古游牧业的发展创造了天然条件。马在古代蒙古人游牧经济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蒙古马不仅生产人们日用的马乳产品,承担交通运载,更是蒙古人游牧、狩猎、驰骋战场的主要乘骑。蒙古人像对待伙伴一样爱护它、驾驭它。成吉思汗正是依靠由数目庞大且品种优良的蒙古马组建成蒙古骑兵,才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大对手,统一了蒙古草原,建立起横跨欧亚的蒙古大帝国。本文拟就成吉思汗时代及之前古代蒙古人的日常生活、军事战争中马的地位和作用谈几点粗浅的看法。

一、古代蒙古社会中发达的养马业

蒙古游牧业的发展有着悠久历史。蒙古人的先祖“室韦”部落原居于额尔古纳河流域,据史料记载,室韦诸部早已有了畜牧业。《魏书》记载:“失韦……养牛马,俗又无羊。”《北史》记载:“室韦……无羊,少马。”从零散的史料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室韦诸部已出现了畜牧业,但还不发达,种类不全,数量不大。此后,由于突厥、回鹘贵族对他们的压迫政策,一部分室韦人在8世纪初西迁至鄂嫩、土拉、克鲁伦三河发源地肯特山一带;另一部分迁至阴山地区,他们和主要从事畜牧业的突厥人更为接近,这也促进了早期蒙古人畜牧业的发展。

畜牧业逐渐在蒙古人的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而养马业又是当时畜牧业之首。马既是生产资料,又是生活资料,是游牧民族放牧、狩猎和作战时必备的乘骑。蒙古人日常的游牧、狩猎、贸易、通讯、出访、运输、征战、护疆都必须用到马匹,所以蒙古族自古就有“马背上的民族”之称。多桑在《蒙古史》中记载:“畜养马群为鞑靼种族经济之要源。”马是蒙古人经济生活中所需物资的重要来源。蒙古人养马业并不是从成吉思汗时代开始的。追本溯源,《史记》和《汉书》中都记载了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匈奴人,即是以养马闻名的民族,其他的诸如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和契丹等,都有着发达的养马业。我们可以这样认为,世界著名的蒙古马,早在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国前1400年,在匈奴帝国冒顿单于时代就已经成为良马了。在成吉思汗依靠马建立蒙古帝国前,匈奴人就依靠这个品种的马建立过帝国。如果说匈奴帝国是依靠马建立的第一个帝国,蒙古帝国则是依靠马建立的第二个帝国。蒙古人养马业的发达无疑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养马业的承继和发展。尤其是在8、9世纪后,蒙古人从额尔古纳河西迁斡难、克鲁伦、土拉三河之源时,马已经在草原上普及了。成吉思汗的八世祖土敦篾年的夫人莫拿伦,拥有巨额的收入和财富。她的马和牲畜,多到无法计算,当她坐在山头上看,从她所坐的山头顶上直到山麓大河边满是牲畜。约翰·普兰诺·加宾尼于13世纪中叶出使蒙古时感叹道,蒙古人“拥有如此之多的公马和母马,以致不相信在世界的其余地方能有这样多的马”。12、13世纪时,蒙古人的养马业空前发展。多桑在《蒙古史》上说:“其家畜为骆驼马牛羊山羊,尤多马。”《元史》记载:“太仆之马,殆不可以数计,亦一代之盛哉。”此时蒙古草原上呈现出千百成群、畜牧遍野的繁荣景象。

蒙古马体形较小,平均身高120 -140厘米左右,体重260 - 360公斤左右,身躯粗壮,体魄强健,头大颈短,胸宽鬃长,皮厚毛粗,肌腱发达。尤其背毛浓密,不畏严寒,不择食,奔跑速度快,耐力持久,远行征途中不用喂饮。蒙古人熟识马性,采用粗放式牧马,将马群放归在大自然中,在草原或牧场里自由觅食、繁殖,蒙古马放养处于半野生状态,在狐狼出没的草原上风餐露宿,夏天能耐受酷暑蚊虫,冬季能耐住摄氏零下40度严寒。在风霜雨雪的大草原上,始终保持着雄悍的马性,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能扬蹄踢碎狐狼的脑袋。蒙古人认为,马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善解人意的牲畜。蒙古马虽然烈性、剽悍,对主人却十分忠诚,主人如果醉酒、受伤,只要把他放在马背上,它就会十分温顺地驮着主人将他送回家。在战场上,它会载着主人驰骋冲锋,拼尽最后气力,有时还会按照主人的意愿对敌人连踢带咬,可谓是蒙古人最亲密的战友。此外,长途奔袭乃蒙古马的特长,蒙古地区曾有民谚:“千里疾风万里霞,追不上百岔的铁蹄马。”蒙古马对草料的需求比其他马低,能耐得住严酷的自然条件,所以当时蒙古大军出征时可以“兵马先动,粮草后行”。

《元史》上说:“元起朔方,俗善骑射,因以弓马之利以天下,古或未之有。”拉施特也说:“马是草原的靴履。”蒙古族作为马背民族,生产和生活都离不开马,马成为游牧经济的重要生产资料,这与蒙古人“逐水草放牧,居无常处”的游牧生活方式息息相关。长期的游牧生活,使蒙古人认识到离开马他们的生活将无以为继,游牧民要用马奶、马血充饥,用马代步,用马放牧,用马征战,凡事皆离不开马。成吉思汗的堂祖父忽图剌汗,有一次在打猎时遭到朵儿边部族的袭击,无法逃脱,只好策马跃入一条河,结果陷入泥沼。忽图刺孤注一掷,从马背上纵身越过泥沼登上彼岸。朵儿边人来到泥沼边,并不追赶,只是说:“蒙古人失马者有何能为?”在他们看来,蒙古人一旦没有了马,就无所作为,什么事也做不成了。乃蛮人恃其“国大马繁”,而傲视一切。所以说马匹对于蒙古人的重要性无与伦比,无论是在生产领域,还是在频发的战争环境下,马是蒙古人生存的源泉。马比一切更受重视,马群是古代蒙古人的主要财富,没有马,草原经济

[1] [2] [3] [4]  下一页

Tags:

作者:陈永国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