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呼啸山庄》中的哥特式风格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石晓红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9-21 23:23:44

 摘要:《呼啸山庄》是艾米莉·勃朗特的唯一一部作品,也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小说中令人折服的不仅有男女主人公野蛮的爱与报复。还有令人称道的哥特式写作风格。本文讲研究的就是艾米莉·勃朗特如何用哥特式风格展现18世纪英国的荒原文化及希斯克里夫与凯瑟琳跌宕起伏的爱情复仇故事。
  关键词: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哥特式 自然 幽灵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1578(2009)12—0047—02
  
  “哥特式”(gothic)这个词作为一个文学词汇有多种含义。它既指一种文学现象,又指一类文学作品,还可以表示一种文学创作方法;而且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历史阶段,这些文学现象、文学作品、文学创作方法的内涵也不尽相同。此处按照通常的做法,用它来表示一类通俗小说。这类小说曾经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十分繁荣,然而它们的作者,除少数外,均被文学批评家和文学史家所忽视。其模式特征是,故事常常发生在遥远的年代和荒僻的地方,人物被囚禁在狭窄的空间和鬼魂出没的建筑内,悬疑和爱情交织在一起。惯常的悬疑手段有神秘的继承权、隐秘的身世、丢失的遗嘱、家族的秘密、祖传的诅咒,等等。到最后,悬疑解开,歹徒暴露,男女主人公的爱情障碍扫除。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在写作手法上则充分的体现了上述的哥特式风格。故事的背景是一片狂风呼啸的荒原,故事中的人物保留着大自然的风貌和原始的本性:质朴、粗犷、率直、刚强,感情奔放不羁,举止疯狂无度,爱起来不顾一切,恨起来不顾后果。这在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看来,自然显得野蛮而奇特。至于书中希斯克里夫的复仇行为,就更显得阴森恐怖了。本文将从四个方面探讨小说中的哥特式风格——荒野,幽灵与死亡。
  
  1 狂风呼啸的荒原——一个冰冷的人间地狱
  
  艾米莉·勃朗特自身的生活背景就与荒原是割舍不开的,她常年居住在偏僻的山乡,也是一片狂风呼啸的荒野,通过耳濡目染,他了解家乡和家乡那片土地上的人们,听过不少那些荒凉村落中的奇闻轶事和民俗传说。因而她也把这也多少融入到了自己的作品当中,向读者展现了一个荒凉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这样一个故事背景——呼啸山庄。
  故事一开始,作者便借用洛克伍德的眼睛把山庄的恐怖与荒原的荒凉清晰的摆在了读者眼前。“‘呼啸山庄’是希思克利夫先生住宅的名字。‘呼啸’是当地一个意味深长的形容词,用来描绘在狂风暴雨恣意肆虐的天气,它坐落的处所那种喧嚣噪乱的情景。你只要看一看房子尽头那些疏疏落落、干枯低矮极力倒向一边的枞树,还有那朝一边伸着细枝、好像在向阳光求乞的荆棘,就会想见从山那边刮过来的北风的那股劲头了。幸亏建筑师有先见之明,把房子造的结结实实:狭窄的窗户深深的砌在墙壁里面。房子的四角都有巨大突出的石块护卫着。”从这一段描述中,一幅哥特式风格的荒凉且恐怖的场景已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读者脑海中,如此地狱般的环境无形中给人一种印象又或是一种直觉的猜测——某种邪恶且可怕的故事正在悄然地发生,而小说的发展也进一步验证了事实确实如此。
  读者跟随着洛克伍德慢慢地了解了整个故事的前前后后,就当他不得不夜宿呼啸山庄时,有这样一句话,“吃喝完毕了,我走到一扇窗跟前。观察一下天气情况。“我看到的是一片凄凉景象:黑夜已提前降临,天空和群山混成一片,淹没在暴风雪卷起的可怕漩涡中。”这时候洛克伍德看到的凄冷的天气也是对于他未来所将要面临的状况的一种预测,预示着他即将要卷进一场可怕的复仇当中。
  小说当中还有很多对于自然的描述,皆是作者的一种伏笔,作者借助自然界的魅力传达了一定的信息。可以说,自然因素的存在对于艾米莉·勃朗特的哥特式表现手法起到了绝对的烘托作用。
  
  2 凯瑟琳的幽灵——荒原上的哥特式孤魂
  
  不管是作为凯瑟琳·恩肖,还是凯瑟琳·林敦,或凯瑟琳·希斯克里夫,凯瑟琳无疑是希斯克里夫复仇的缘由抑或是整部小说的始作俑者。她任性,脾气太糟糕,而又太自私了。性格中的种种与希斯克里夫性格的吻合让她永远不能从内心真正的将这个野性的男人驱逐,相反,他成了她心中最割舍不下的一份“真爱”!“在这个世界上,我的最大的悲痛就是希斯克里夫的悲痛,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并且互相感受到了。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的思念。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我对希斯克里夫的爱恰似下面的恒久不变的岩石:虽然看起来它给你的愉快并不多,可是这点愉快却是必需的。耐莉,我就是希斯克里夫!他永远永远在我心里。他并不是作为一种乐趣,并不见得比我对我自己还更有趣些,却是作为我自己本身而存在。”这段“真诚”的表白让读者都相信她对他的爱是彻底的,是露骨的,也是自私的。而当她走进画眉山庄的那一刻却注定了故事不会是那么的一帆风顺。她的爱转变地如此彻底不仅令希斯克里夫难以忍受,也让所有人不能接受,可是事实如此,而这也让整个故事有了展现最富有哥特式风格的机会!
  在小说的第三章,当洛克伍德夜宿凯瑟琳曾住过的房间时,外边风雪交加,他正也为噩梦所扰。在梦中,他看到凯瑟琳苍白的脸孔靠在外边的窗玻璃上,她把一只手伸进打破的窗玻璃,要求进屋来。于是,梦中的洛克伍德“把她的手腕向碎玻璃上拉,在玻璃窗上来回地摩擦,直到淌下来的血水浸透了被褥。”凯瑟琳哀叫着:“放我进来吧!”“二十年啦,我流落在外面二十年啦!”凯瑟琳的幻影出现在洛克伍德梦中这一幕与灰暗荒凉的背景联系起来,使整个画面增添了一种神秘的恐怖感,将小说的哥特式特点渲染到了极致。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石晓红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