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下藏尸室爬出的女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洪斌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9-21 02:03:24

 摘要:埃德加·爱伦·坡的小说《厄歇尔府的崩溃》向读者呈现了一个从地下藏尸室爬出的女子形象。通过对这一女子从背景到聚光灯下的地位转换,同时借助对围绕她的公馆背景及其哥哥的细致刻画,坡最终成功地塑造出这一出场不多而又无处不在的颇具哥特恐怖特征的人物,从而也向读者展示了其在氛围营造方面的独特技巧与无穷魅力。
  关键词:《厄歇尔府的崩溃》埃德加·爱伦·坡玛德琳地下藏尸室
  中图分类号:I 106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672-1578(2010)05-0060-02
  
  1 引言
  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诗人兼小说家埃德加·爱伦·坡以其深邃的思想、细腻的刻画、对气氛的步步营造而构建出了一部又一部传世的文学珍宝:《乌鸦》、《致海伦》、《安娜贝尔·李》、《厄歇尔府的崩溃》、《威廉·威尔逊》、《黑猫》、《椭圆形肖像》等。这其中,《厄歇尔府的崩溃》成为无数文学选读本的必选篇目,并被公认为爱伦·坡哥特小说集的代表之作。
  由此,对《厄歇尔府的崩溃》进行解读、探究与分析的文章不胜枚举:有专门研究其叙述结构与气氛营造的,有剖析主人公罗德里克·厄歇尔的心理世界及精神状况的;近年来亦涌现出一批关注小说主人公罗德里克的妹妹玛德琳·厄歇尔这一女性人物的文章,如,葛纪红从女权主义、梁玲从精神分析与文本召回、徐冰从性别错位的角度分别重新审析探究厄歇尔府崩溃的原因等。笔者在阅读该故事的时候,深深地被这一从地下藏尸室爬出的女子形象所吸引,试图在下文对该人物进行一番探析。
  2人物分析
  2.1被背景边缘化了的玛德琳
  《厄歇尔府的崩溃》一开篇,即对故事发生的背景厄歇尔府的荒芜忧郁进行了反复的刻画,进而伴随着叙述者“我”步入那神秘的公馆,开始对男主人公罗德里克深受恐惧的折磨而无法解脱进行描述。故事直到第13段才第一次提及玛德琳·厄歇尔。相较前面的重叠营造、步步铺陈与细致入微,坡在此处却故意一带而过,只提到她“长期身患重病”、“临近死亡”,而玛德琳女士的登场及退幕也被极为简略地浓缩成一句:“从房间的远处缓缓走过,然后就不见了”。
  这一前详后略的叙述特点,本来或许会使行文变得十分怪异,然而坡却将其合理化地解释为,折磨着男主人公的沮丧心情的明显根源之一在于他这个心爱的妹妹,由此,为了竭力减轻他的忧伤,“在随后的几天里,”罗德里克及“我”“都在没有提起她的名字”。至此,匆匆出场的玛德琳,又再一次地被边缘化了。
  2.2地下藏尸
  随后的时日,玛德琳淡出了我们的视线,罗德里克与“我”渡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生活:读书、画画、演奏、吟诗。正当我们即将忘记玛德琳的时候,坡又适时地安排了她的再次出场。
  “我”被告知玛德琳女士已经去世,并将在地下室停尸两周。地下藏尸,作为哥特小说的重要场景,自然被赋予了众多的笔
  墨。然而,即使是在这一主角是玛德琳的场合中,坡给予她的正面描述仍然是十分吝啬的。众多的篇幅被用来解释为什么罗德里克选择地下停尸以及对地下室的详细描写,而从瞻仰遗容到盖棺离去的过程描绘,仅占极为可怜的一段篇幅。巧妙的是,在这一简短的叙述当中,坡向我们交待了厄歇尔兄妹是孪生的、二人关系暧昧(乱伦)以及埋下了一个伏笔:玛德琳并未真正死亡,而是被活埋了。言简意赅,却又重点突出,并以其神秘隐晦再一次地调动了读者试图解密、关注玛德琳的兴趣。
  2.3从地下藏尸室爬出的玛德琳
  终于,在一个暴风肆虐的夜晚,故事达到了高潮。坡先是仔细刻画了“我”心中的不安,随后,安排了同样忐忑难眠的罗德里克的出场,二人聚集一室,为互相宽慰对方,读起了一本故事。而在故事朗读的过程中,虽然我们未见玛德琳其人,但已先闻其声,并感觉到她挣扎着从地下藏尸室中爬出来,正一步一步地向“我”的卧室逼近,房中二人的心被恐怖所统摄着。玛德琳借助哥哥罗德里克的口,完成了对自己不公命运的控诉:“我们把她活活地安放在坟墓里了!”“她的棺材的破裂声,禁锢她的地窖的铁门转动的摩擦声,她在包铜的拱道里的挣扎声!”
  终于,随着门扇的后退及幽黑大口的裂开,最震撼人心的场景出现了:“门外竟然当真站着厄歇尔家那身材高挑,仍然包裹着寿衣的玛德琳女士。她白色的长袍上浸满鲜血,她瘦削的身体浑身上下都展现出拼命挣扎过的痕迹。”而从这一刻开始,玛德琳女士已不再满足于被匆匆地安排露一下脸然后即刻离去,而是以其拼命的挣扎(似乎同时也挣脱了作者坡的摆布),开始主动采取行动:“她摇摇晃晃地站在门边,簌簌发抖,然后随着一声低沉而悲惨的叫声,朝里重重地倒在她哥哥怀里,接着,她在临死前最后的剧烈痛苦呻吟中,把他的尸体放倒在地板上。”这一场景与先前场景的不同之处在于,玛德琳走到了聚光灯下,而罗德里克被被动化与背景化——他的尸体是被动地被“放倒在地板上”,而“他成了自己已预见到的恐怖情景的牺牲品”,而作为参与过藏尸行动的“我”也不例外地被边缘化驱逐出了公馆——“我惊恐万分,慌忙从那个房间、那幢公馆逃了出来”。
  2.4 无处不在的玛德琳
  综观全文,玛德琳虽然只是匆匆出场了三次,却又在整个故事的叙述过程中无处不在。在此,坡非常聪明地运用了人物与空间的叠加与同在的手法。比如,就曾有论者提及小说中的男性主人公罗德里克即玛德琳的说法,认为,罗德里克代表所谓的“双性同体”;亦有人指出,玛德琳实际上是罗德里克的人格分裂体。无论如何,作为孪生兄妹,其实,坡对罗德里克的相貌描述与性格分析,其实亦可视为对玛德琳的相貌展示及性格交待。
  而在前面两个场景当中,玛德琳每每被淡化,更多的笔墨是花在对其周围公馆建筑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洪斌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