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说还休——从《菊花》解读约翰·斯坦贝克的女性观及其矛盾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坤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7-22 23:28:18

摘 要:《菊花》是美国著名小说家约翰·斯坦贝克为数不多的以女性为题材的短篇佳作之一。它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在男权社会里渴望自由、追求自我却无法实现梦想的女性形象。结合20世纪三十年代美国女权运动发展的社会背景,分析对伊莉莎的女性主义内涵及其矛盾的个性,以此探讨斯坦贝克女性观的矛盾性。本文指出女主人公的悲剧性命运反映了作者对女权运动中争取自由的女性的态度,斯坦贝克的态度也代表了同时代的男性对女性社会角色认知的局限性。

关键词:女性主义 男权社会 悲剧 矛盾性

一、序言

约翰·斯坦贝克(1902—1968)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小说家。斯坦贝克对生活敏锐的洞察力、细腻深刻的笔触、现实主义的写作风格及作家特有的社会责任感使他成为20世纪蜚声美国文坛的作家。早在1940年斯坦贝克就和福克纳、海明威一起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只是福克纳和海明威早于他,分别于1949年和1954年获得了此项奖金,斯坦贝克则于1962年获奖。[1](P26)上世纪三十年代是他创作的巅峰时期,《菊花》正是创作于这一时期,是斯坦贝克为数不多的以女性为题材的短篇佳作之一。这部小说自发表后就一直受到批评家的好评,被誉为“斯坦贝克艺术上最成功的小说”“世界上最伟大的短篇小说之一” [2] (P27)。然而关于《菊花》的主题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通篇都是作者冷静的、貌似平常的细节描写和人物对话,但正如斯坦贝克所说,“他(读者)不经意地读完故事后会体会到某种很深刻的东西,但却说不出是什么东西,怎样深刻。” [3] (P123)

正如斯坦贝克预言的那样,批评家们试图从各个角度挖掘故事中的那种深刻的东西及其原因。笔者发现关于斯坦贝克《菊花》的评论主要集中在对女主人公形象和菊花象征意义的解析上。上述文章分析斯坦贝克具有女性意识的不少,但指出其矛盾的女性观的文章却不多,有的评论者只是一带而过地提到。如翟艳霞强调斯坦贝克在《菊花》中大量运用了象征主义、过渡词化、 重复、 陌生化等表现手法,同时也提到了女主人公追求自由生活的渴望和作者矛盾的女性观。[4](P36)本文试图从上个世纪之交美国女权运动的蓬勃兴起这一特定社会历史背景出发,重新研读斯坦贝克的《菊花》,将小说放回其所处的社会历史背景中,通过解读伊莉莎形象的女性主义内涵及其矛盾的个性,指出作品《菊花》乃是反映了二十世纪上半叶人们尤其是男性对女权主义发展所做出的社会反应,从而为斯坦贝克矛盾的女性观做出解释。

女权主义运动萌芽于十九世纪中叶,以追求政治平等、经济平等、职业平等以及精神解放为主要目的。而父权文化统治下的社会从宗教、道德、智力、体力各个方面试图阻挠这一新事物,唯恐其造成对父权统治的侵害。[5](P17)《菊花》于1937年发表,当时美国社会正逐渐走出经济萧条的漩涡,女权运动方兴未艾。但妇女仍然处于从属地位,女性的价值始终得不到男性的充分认可。这些社会因素都影响着斯坦贝克这位极富洞察力的作家。[6](P113)凭着其对政治的热衷和独特的文学视角,他对当时女性狭小的生活空间和呆板的生活状态予以理解和同情。斯坦贝克曾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演说词中这样表述他的创作观念:“人类一直在通过一个灰暗、荒凉的混乱时代。我们伟大的先驱福克纳在这里讲话时,称它为普遍恐惧的悲剧;它如此持久,以致不再存在精神的问题,惟独自我搏斗的人心似乎值得一写。”[7](P358)斯坦贝克的发言揭露出在物质水平不断提高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发生了深刻的精神危机。男性在物质日益至上的社会中对女性的精神需求视而不见,从而使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愈加边缘化。而《菊花》这部作品正是斯坦贝克对女性精神层面追求的高度关注。通过《菊花》中伊莉莎的情感世界和心理历程可以充分体会到斯坦贝克对女性精神需求的深切关注与理解。与福克纳、海明威不同的是,斯坦贝克笔下刻画的女性形象更能充分反映女性的真正诉求与渴望。但另一方面,作为男性社会中的一员,他又害怕日渐发展壮大的女权运动危及男性的地位,最终颠覆男权的社会权威。所以《菊花》中伊莉莎的结局注定是悲剧性的,斯坦贝克矛盾的女性观在此可见一斑。下面本文将结合《菊花》这部作品进行详细的文本解读以便更好地理解斯坦贝克女性观的矛盾性。

二、伊莉莎挑战男性的领域均遭拒绝

在故事的一开始, 斯坦贝克对伊莉莎外貌和装束男性化的描写,暗示了女主人公不满足于自己作为女性的传统角色,向往男性的世界,渴望与男性平等。 “女性代表父权统治下人类社会的他者,他们在公共场合中被迫缄默,成为二等公民。”[8](P58)通过解读文本我们可以找到女主人公的理想被打破的过程。亨利首当其冲地充当了粉碎伊莉莎幻想的人。当亨利成功地完成商业谈判来到花园时,他称赞伊莉莎 “做事很有天才,今年秋天你那些黄菊花的直径足足有十英寸。但愿你能在果园里培育出那样大的苹果来。”听到丈夫对自己能力的肯定,伊莉莎“目光霎时变得锐利了”“说不定我会的”。但是此时亨利却说“种花当然没有问题了”。丈夫简单的一句话就否认了妻子在菊花园以外的地方所具备的能力,认为妻子只适合在花园里摆弄摆弄花而已。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男性对女性的歧视和压制。亨利第二次打击伊莉莎幻想进入男性世界是当伊莉莎告诉丈夫她从书中了解到拳击赛的一些常识。亨利认为拳击是完全属于男性世界的,伊莉莎是不应该涉足这个领域的。流浪汉补锅匠作为男性社会的一员,他对伊莉莎幻想进入男性世界的念头也进行了打击。当伊莉莎得知补锅匠的生活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时,她流露出对那种自由生活的渴望,可是补锅匠很坚决地否定了那不是女人能过的日子。于是伊莉莎反驳说,“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能这样讲?”“我也会磨剪刀,也会敲平扁锅,我要让你瞧瞧女人的本事。”争取平等和自由的自尊心使伊莉莎急于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可是补锅匠最终还是以流浪生活对于女人来说很寂寞而且这种生活在夜里也让人觉得害怕为由把伊莉莎彻底地拒绝在门外。由此可见,虽然伊莉莎希望进入男性的能力范围,并渴望得到男性的认可,无奈在现实生活中她的幻想注定是要破灭的。无论是亨利还是补锅匠,仍然不可避免地把她看作一个被社会定义了的女性。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虽然女性与男性平等的呼声不断,父权社会的威严却是难以撼动的。伊莉莎作为这样一个特殊社会历史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杨坤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1)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