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日用家当》中两姐妹女性形象的浅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01-23 10:53:38

  [摘 要]《外婆的日用家当》是当代美国黑人女作家艾丽丝•沃克的短篇小说精品。这篇小说讲述了由家里的两床被子引起的黑人母亲、大女儿迪伊和小女儿麦琪之间的冲突,赞扬麦琪忠诚地守护自己的种族身份和文化传统,谴责迪伊是本族文化传统的叛逆者。
  [关键词]沃克 种族 文化遗产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489(2010)01-0129-02
  
  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一批黑人女性作家涌现美国文坛,其中普利策文学奖获得者艾丽丝•沃克极为引人瞩目。她在美国当代文坛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人们最为熟悉的是她在198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紫颜色》,研究沃克的国内外学者对她的长篇小说称赞有加,事实上她的短篇小说亦是文学宝库中的一朵绚丽的奇葩。她早在1973年就出版了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说《爱的烦恼》,1973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荣获国家文学艺术学院罗森塔尔奖,《外婆的日用家当》是这本小说集中极为优秀的作品。这篇小说讲述了由日用家当引起的黑人母亲、大女儿迪伊和小女儿麦琪之间的冲突。
  艾丽丝•沃克是一个坚定的黑人女权主义者。关于她强烈的黑人女权主义和妇女主义观点,在艾丽丝•沃克的论文集《寻找我们母亲的花园》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比如:面对黑人世界中有些受物质主义诱惑而失掉本民族作为民族精神支柱的优秀文化和传统的人,她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批判和痛斥;对所有黑人妇女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她通过写作去呐喊和呼吁。她曾经说过:“这个世界已丑陋不堪,我们应该努力纠正它”。再者,沃克坚定支持妇女所应该得到的一切权利。对待文化传统保持的必要性,她更是不惜余力地去保护和发扬光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外婆的日用家当》正是一篇宣扬艾丽丝•沃克探索如何帮助黑人女性找寻黑人女性真正的自我和实现自我的小说佳作,同时它也是一部宣扬如何保护和传承黑人民族文化传统的优秀文学作品。
  故事一开始,母亲和小女儿麦琪就在她们收拾干净的庭院里等待大女儿迪伊从外地回来。受过高等教育的迪伊在母亲和妹妹的眼中简直就是知识和高贵的象征,受到母亲和妹妹的敬畏和羡慕。母亲在小说的开头就表露出迪伊在她心中占有着位置:“我就在这院子里等候她的到来。我和麦琪昨天下午已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地面上还留着清晰的扫帚扫出的波浪形痕迹。”在母亲的心目中,大女儿迪伊不是一个乖女儿,而且缺少人情味。她嫌弃母亲不够完美、家庭不够富裕、房子不够漂亮。当她亲眼看见自己家的房子被大火烧毁时,竟无动于衷,因为她“厌恶这间房子”。故事中的迪伊参加了黑人文化民族主义运动。黑人文化主义者强调黑人艺术及文化的发展,并以此推进黑人解放,但是并没有强烈的政治倾向。文化民族主义者们的理念导致了黑人文化的庸俗化,表现在参与者以为穿长袍、凉鞋,留非洲发型的就是黑人文化。迪伊就是这样的一位女性,在语言和服饰上刻意模仿,盲目追赶潮流。沃克不惜笔墨用了一大段描写迪伊的服饰和发型,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如此炎热的天气里,她还穿着拖地长裙。裙子的颜色太鲜艳了,简直要刺伤我的眼睛。那黄色和橙色艳得足以挡回强烈的阳光。我感到自己的整张脸被衣服所释放出来的热浪熏得暖阳阳的。耳环也是纯金的,而且垂到她的户上。手镯晃动着,她抬手拉平腋下的衣服时,手镯发出了声音。裙子显得有些宽松,走路时随风飘动……她的头发一根根笔直地竖着,像羊身上的毛。那头发乌黑发亮,边上扎了两根辫子,长长地拖着,仿佛从她耳后逃遁而去的小蜥蜴。这些个性特征以及她的服饰和言谈举止就可以准确地将她定位为黑人文化民族主义运动的象征。而迪伊对非洲文化知之甚少,对现实生活中,他们拥有的美国黑人文化遗产同样的无知。她其实是一大批盲目追随文化主义运动的黑人中的一个代表。她们之间因为百衲被引起的争论实际就象征着迪伊对文化遗产的困惑。她不知道,真正应该对待文化遗产的态度就应该像对待百衲被一样,把它用到日常生活中并世代相传,不断修缮更新。
  在故事中,沃克用麦琪这个人物代表了被忽略的黑人文化遗产的继承人。小说中有大量的关于麦琪的细节描写。母亲对她的相貌给了更加详细的描述:你有没有见到过一个跛了脚的动物,比如说一只狗,被一个粗心莽撞的有钱买得起汽车的人压伤后侧着身子向一个愚昧得对它表示关切的人走去时的样子?我的麦琪走路时就是那个样子。自从那次大火烧毁房屋之事发生后,她一直是这个样子,下巴贴近胸口,眼盯着地面。在白人种族奴隶制度下,美国黑人身心遭受严重的伤害。一场象征着奴隶制度的大火烧伤了她,她的伤疤代表所有非裔美国人承受着的奴隶制度带来的伤痛。在白人面前黑人女性显得非常驯服和顺从,她们既不敢正视白人,更不敢声言自己的合理和正当的要求。妈妈惟一能给麦琪的是两床旧的百衲被。受过高等教育的姐姐却要据为已有,根本没有考虑可怜的妹妹的感受。可见文化运动的激进分子们对受伤害的妹妹的不在乎也同样表明了她们对黑人伤痛历史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