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朗读者》人性思考的独特表达思考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凯荣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09-10-10 23:14:11

  德国作家贝哈德·施林克的《朗读者》,先后获得了汉斯o法拉达奖,意大利文学奖翻译著作大奖以及"世界报"文学奖,并且使德语书籍第一次登上了纽约时代杂志的畅销书排行榜冠军。《纽约时报书评》评价说,"感人至深,幽婉隽永!小说跨越国与国之间的樊篱,而直接同人类的心灵对话。"小说已经被译为了35种文字,吸引了不同国籍、不同肤色、不同年龄阶层的读者,不少名家以及普通读者都争相在报刊和互联网上由衷地推荐其书,很多人都说了同一句话:"我把它一夜读完。"
  小说叙述的是15岁的中学生米夏偶遇了37岁的公车售票员汉娜并和她迅速有了秘密的关系,他和她做爱,出游,为她朗读,直到有一天,汉娜突然消失了,他再也找不着她。直到米夏长大,成为法律系的大学生,出现在审判纳粹分子的法庭上,才愕然发现汉娜作为战犯站在被告席上,原来她因羞于暴露自己是个文盲,而去做了不需要识字的纳粹集中营的女看守,最终还因执意要隐瞒不识字的事实,而承担了更大的罪名,被判终生监禁。汉娜入狱之后,他不断给她寄去朗读磁带,但从不去探望,也没有只字片语,直到她将被提前释放前,米夏才去看了她,并为她安排好了出狱之后的生活。但是,就在可以出狱那天清晨,汉娜自缢了。
  小说的表面情节是写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与一个饱经风霜的女人的感情,但施林克将这段不伦之恋娓娓道来,却不会引起人道德上和生理上的反感,相反,对他们的情欲描写,以及做爱前后,少年给女人朗读华美的篇章等情节的描写,都不乏正常恋情的诗情画意,让人觉得一切竟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同时在这段爱情背后,寄寓了深刻的历史寓意和严肃的思考,小说对爱情、民族、罪恶、生命的沉重思考,澄澈而厚重。曹文轩在序里这样表达他的阅读感受:"这里,只有严肃的主题,严肃的思考与严肃的语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学,应当对此有所把持……在20世纪文学普遍放弃感动的而一味--甚至变态追求思想深刻的当下,再一次阅读这样令人感动的小说,我们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感激子情……"
  中国先锋作家马原说:"文学本身就是在困境中寻求突围的过程,这是人们的一种内在需要。" 有雄心壮志的作家,大概都有一种内在的需要,就是突破写作的困境,写出别人所不能及的,表达出自己的独特观察与思考,这样的作品才有它的张力与更厚重的存在价值,这也是严肃小说比通俗小说的更高追求,《朗读者》不被看作是一个纯粹追求怪异效果的通俗小说,而被看作是一部有深度的雅俗共赏的小说,原由也在这里。
  可以看到,在此书中,对于伦理,施林克有他的独立思考,同时对于历史,他也有着独特视角。对于历史,他所秉持的不是简单是是非观,而带有小说家的对人性的浓浓关注和对人类处境的同情。
  施林克站在罪犯也是有弱点的人的角度来审视他们,而非单纯地把他们看作是罪该千刀万剐的施害者。在深究他们犯罪的动机,他发现了人性普遍弱点的存在:愚昧、麻木不仁,以及发现了人无法逃避的被阴差阳错的命运所作弄的悲哀。
  全书贯穿着这样的对二战历史、人性与存在的深度发问与反思,见出了施林克既是一个职业法学家,也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作家的品质,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不仅要写作,而且还要在生活中承担某些使命……"朗读者"的主题确实是我一直关注和思考的,它是我这代人的主题……在这个人化和德国化的题材上,人们看到了包含在其中的某些相通共同的东西……
  不过这种思考与观察,一直贯穿的严酷的、深层的、无法回避的事实,不是直接的呈现,而是在简洁澄澈的字里行间交织着的。作家始终借助的是文学的形象而动人的表达,以取得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小说不像生活,生活喜欢一帆风顺,但小说更追求跌宕起伏的曲折与剑走偏锋的矛盾。细读这部小说,会发现作者在情节设置和形象塑造上的匠心独运。
  而在人物形象塑造上,也可以看出施林克的新意来。一个有野心的作者总是尽力去创造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天地,塑造烙上他自己印记的独特的人物来。如果那个人物与那个天地的格局相吻合,就会让读者惊喜地体验到艺术真实的快感。当然这种吻合是在作者艺术世界里的适合,而不是与现实的吻合。
  在文学史的女性长廊中,最常见的是两种女性形象,一是纯洁的"圣女",二是淫邪的"欲女",《朗读者》里的汉娜的形象却是独特的一类,孤独,执著,傲慢,乖张,特别有张力。少年初遇她的时候,她是一个电车售票员,但之前,战争期间,她曾经是纳粹集中营的女看监……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世上谋生,随时有被捕的可能,但她身上依然洋溢着鲜活的气息,精力充沛,倔强非常,为了保护她视为最大耻辱的不识字的秘密,一语不发地换了又换工作,到处漂泊。从这个角度来说,汉娜和艾米丽有着相似的魅力,沉默,神秘,我行我素,固执,孤独,高傲,独立不羁,即使她有凶残的纳粹的一面,但她作为一个独特的女人,对米夏来说,有着无法替代的吸引力,作为一个文学形象,对我们来说,也留下的印象,也极其深刻。追溯起来,汉娜这个人物形象,在《孤星血泪》中的南茜,《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里的艾米丽和《伤心咖啡馆之歌》里的艾米丽都有她的身影,但纵观整个小说史,这类特别有张力女性的形象并不多。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张凯荣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