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普京的小说《活下去,并且要记住浅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汉璐璐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9:18:53

《活下去,并且要记住》这部小说讲述的是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故事。在战争结束前夕,安德烈·古西科夫因思念家乡和亲人,且不满上级让他伤愈之后立即重返前线的决定,一时冲动从途中开小差逃回家乡安加拉河畔。但逃兵的身份使他必须时刻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一直藏身于河对岸远离村庄的荒山野岭之中。安德烈不允许唯一知道自己行迹的妻子纳斯焦娜告诉任何人他回来了,包括对他日思夜想的双亲。以至后来纳斯焦娜怀孕让婆婆发现,并被赶出家门。最终,纳斯焦娜在孤立无援被人跟踪的情况下心灰意冷,投河自尽。

海明威认为,人生无比残酷,和平时期只是战争的延续。无论战争是和平的延续还是和平是战争的延续,战争带给人类的远远不止是伤痛、恐惧和绝望。或许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也无法真正理解战争的残酷与可怕,而那些在战火中苟延残喘、战战兢兢地挣扎在生存边缘的人同样无法想像生活原本也可以平静安逸地度过。他们虽然跟我们一样称之为“人”,却不得不像屠宰场待杀的牲畜般挣扎在生存与死亡的一线间,等待着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厄运。他们尽管对这样充满恐惧的生活绝望已极,但这样毫无希望的生活却还是会延续下去。

虽然,战争总会有终结的那天,平静的生活总会有来临的那天,但对死去的人,一切都在战争开始的时刻就已结束。而侥幸活下来的人,还要继续面对战争留下来的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创伤,面对那些在战争结束时还没有结束的痛苦记忆。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纳斯焦娜就是在战争结束后跳河自杀的,小说的结尾预示性的写了这样一句话:“近来,安加拉河里浮尸的数量空前增加。这是什么缘故呢?按理说战争结束了,人们不是更有盼头了吗?”①可见,战争尽管会过去,但留在人们心灵上的伤痕却永远都不会愈合。《活下去,并且要记住》这部小说中处处预示给人“一个人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的道理,把人的本性混淆于宿命。

那么究竟是谁掌握着人的命运呢?是那些发起战争的政治家,野心家,还是那些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其实都不是。从古至今,人与人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过,人类战场上的战火从未熄灭过。战争,无非就是人类合法化的群体杀戮。它暴露出人性的残酷与野蛮,揭露了人性的自私与冷漠。因此,战争虽然可以在人类的历史中短暂停歇,却不能永远消失。

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安德烈·古西科夫即便是在战争结束之后还要躲在人烟绝迹的荒郊野外,他明白自己一旦被发现,那么无论怎样像他这样的逃兵都只有死路一条。从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出,安德烈并不是贪生怕死、背信弃义的叛徒,在他参战的三年时间中,曾多次因打仗负伤。而且在战场上,他也从来不会躲在人家后面。而最后他之所以会走上叛逃的不归路完全是由于他心中对故乡和妻子的强烈思念。命运总是在关键时刻迫使人们必须做出一些既矛盾又无奈的决定,安德烈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前面等待着他的将是一个更深更险的深渊。作为一名士兵,他理应明白,国家、民族、荣誉以及他所为之战斗的一切都比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但是,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儿子和丈夫,还有什么能比他活着更加重要呢。所以,安德烈的这一行为究竟对错与否又怎能是简单的一句“摆错了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位置”就可以判断的呢?

这个世界与人的关系正如海德格尔所认为的那样,“此人已不在世或已去世,并不意味着他离开了世界,从世界中抽身远去,却把世界留了下来;去世就是遁世,世界随着此人的消失而逝去。”②人作为生命个体,当他死去时,虽然世界上的一切都不会改变,过去周围的一切亦不会改变,但他却再也感觉不到这一切。世界依然存在着,而对他来讲,世界已经随着他一起消失了。也许他的形象和思想还残留在一些在世的人们心中,或者深深地影响着他们,他对别人的价值并没有消减,不过这些对他却不再有任何的意义。一个人在世时所追求的幸福、荣誉、权利、财富等一切东西都在他辞世的瞬间灰飞烟灭。如此说来,一个人的死亡就意味着世界的毁灭,当然这里所指的世界是相对于死亡的个体而言。生命是人实现人生中其他价值和意义的基础,一个人,其最大的意义就是生存,若非如此,一切都无从谈起。生命的意义在于一个过程而不在于一种结局。因此,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支配,那他就丧失了人的权利。可是战争恰恰是以剥夺他人生存的权利为目的,而且是一种把剥夺他人的生存权利修饰得合法的行为。

人们常常会以勇气和荣誉为借口来剥夺他人的生命权利,挑起类似这样的内心情感却可能成为战争的开端。而生命的个体意识,往往会在荣誉、成功、崇拜等光环下沉睡。这时,人们想到的可能并不是生命,而是价值,从而也一并忽略了价值只有对存在的人才有意义。所谓的价值也不过来源于人性中的优越感。赫尔曼·海塞曾在小说《荒原狼》中写过一段话来表明他对战争的观点:“每个民族,甚至每个具体人,都不能沉醉于骗人的所谓政治上‘谁有罪’的问题,而必须进行自我反省,看看由于自己的过错、失误和恶劣习性,究竟要对战争和其他世界性的灾难负有多大责任,恐怕这才是避免下一次战争的唯一出路。”③

小说中安德烈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他只是想见到家人一面,然后即使重回硝烟弥漫的战场亦在所不辞。然而他就连这点小小的愿意也没有实现,人们强迫他出院,硬给他穿上军装,让他赶上自己的炮兵连回到前线去。他不甘心没有活着再回安加拉河畔的家乡再见自己的亲人一面就去送死,最后选择了逃走这条更加黑暗凶险的道路,并且还连累了自己的妻子。我们尽管不能说这种把个人情感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行为是正确的,但他的行为仍然可以被理解,因为他的人生悲剧并不是由他自己造成的,是战争让他深陷于这样窒息的矛盾之中,而他的人生就只能在两种无法选择的矛盾之间如钟摆一样痛苦地摇来摇去。无论安德烈如何选择,前面等待他的都只是没有出路的结果。“‘如果不是这场战争,不是这场该死的战争,’他为自己辩护说,‘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这儿生活,在这儿种地。”④人都有渴望生存的本能,安德烈当然也不例外,可战争却剥夺了人们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对于一个由无数生命组成的群体,每个个体的生命犹如沧海一粟,所以人们经常以为,牺牲个体来实现整个群体的胜利显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每个个体,他的生命就是整个世界,失去了生命,世界上的一切(包括胜利)就会变得毫无意义。正像叔本华所说:“我们生命赖以存在的全部基础便是现存——转瞬即逝的现存。”⑤战争却轻而易举地毁掉了这全部的基础。“眼看战争就要结束了。越是接近结束,越是希望活下去… …可是这种幸福愉快的时刻消逝后,恐惧又不知不觉袭上心头: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怀着同样希望的人在他眼前死去,而且他明白,直到战争的最后一刻,也还是有人会死的。”⑥在战争年代,平凡的生活变得奢侈,生存下去竟成了人们最大的愿望。而人生所应该追求的一切精神和物质上的东西都变得遥不可及。战争把人降格成了只为生存而生活下去的牲畜,战争摧毁了人性光辉的一面,展露了人性黑暗的一面。

[1] [2]  下一页

Tags:生存

作者:汉璐璐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