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者》死亡叙事的内涵探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钟莉莉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9:18:09

1 《占卜者》死亡叙事的根源

Christian Riegel在WritingGrief: Margaret Laurence and the Work of Mourning一书指出,《占卜者》更像一部Thanatosroman 小说,既是借用成长小说的模式来检视小说家/艺术家的成长过程,探究死亡与哀悼对成长的影响,而小说家/艺术家也通过书写来重新体验幼年时失去亲人的悲恸感受,从中获得对生与死更深刻的理解。[1] 在《占卜者》中,女主人翁莫拉格·甘便是在回忆往事的过程中,通过重新描述五次死亡场景与她的复杂心情,来从悲恸中哀悼亡者,从痛苦中体昧人生。

劳伦斯与自己笔下的莫拉格一样,也在年幼时便失去双亲,母亲在她四岁时死于肾脏感染,父亲在她九岁时便死于肺炎。James King在传记The Life of Margaret Laurence中指出,“尼帕瓦对于佩吉(劳伦斯小名)来说首先就是一个死亡之地”[2] , 他引用来自Sylvia Fraster的Blood Child的概念来形容劳伦斯,并指出劳伦斯表现出来的快乐与活泼是真实,它掩盖了她内心因失去双亲所带来创伤与痛苦,但这种因骨肉血亲之间的分离造成的心理伤痕是永远无法愈合的。[3] 劳伦斯也在自己的回忆录Dance on Earth中提到,母亲的葬礼是她最初的有意识的记忆。这些都可以解释劳伦斯对死亡与哀悼主题的痴迷的原因。劳伦斯通过莫拉格的视觉在《占卜者》中探索死亡,死亡对幸存者的影响,死亡与哀悼的感受对作家的创作的影响,死亡叙事的作用,死亡审美的产生过程等内容。虽然劳伦斯在《占卜者》中对死亡主题的探究具有个人性质,但也反映了西方世界在二十世纪中后期对死亡的叙述特点。纵观西方文学史可发现死亡叙事具有长久地历史渊源:古罗马古希腊神话中对悲剧英雄的赞颂,《圣经》对虚幻天国描写,宗教文学构筑的地狱、炼狱、天堂三部曲将死亡神秘化与恐怖化,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对强调的理性至上,自由与灵魂不死,二十世纪表现主义对战争荒诞性,人在物质世界的异化等主题的反思,生存与死亡一直在文学中的激烈碰撞着。米歇尔·沃维尔在《死亡文化史》中指出,“表现主义以最激烈的形式将个人的死的痛苦与人们正在崩溃的实际的集体死亡深深感到的悲痛结合在一起。”[4] 劳伦斯与卡夫卡、普鲁赫斯、艾略特等二十世纪许多西方作家一样,将死亡作为生存价值的反观性参照,通过写出死亡的震撼力来唤醒人们对生存的勇气与生活的激情。

2 《占卜者》的死亡叙事特点

小说《占卜者》主要讲述女主人翁莫拉格·甘因女儿皮珂的离家出走而开始检视自己的一生,并从回忆中获得灵感与勇气面对生活。小说主要由莫拉格的叙述为主,而其中对死亡五次描述是她讲述的重心之一,其中四次是发生在过去,最后一次发生在当前,而这五次对死亡的叙述分别与小说五个章节相照应,体现了它们对莫拉格生活的重要影响。

小说第一章讲述莫拉格因女儿皮珂离家出走而回忆起幼年失怙的情景。原本生活在农场中的甘氏一家,由于父母突然患上婴儿症,四岁的莫拉格在邻居的照顾下被迫与父母隔离,年幼的她虽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却仍敏感地察觉到了死亡的诡谲,这种恐惧根植与心,伴随她成长。

第二章 叙述了莫拉格在被龙根一家收养后在马纳瓦卡小镇上生活。生活的艰苦与地位的卑微,让她更早地成熟。其间,莫拉格不仅从养父龙根的口中得知垃圾场中埋葬着一个小婴儿,经历了好友伊娃堕胎,更目睹了校友皮珂特与两个孩子火中葬身火海的情景。与第一章中间接获知父母的死亡的消息不同,这是莫拉格首次目睹死亡的残酷,仿佛世界只剩有痛苦。皮珂特的死亡不仅为她悲剧的一生更添一笔凄凉,也折磨着活下来的人。莫拉格永远无法忘记空气中的烟味以及烤肉似的味道,无法忘记焦黑的残骸,无法忘记皮珂特的父亲拉扎勒斯孤身立于雪中的背影,无法忘记十几年后她将真相朱尔斯时,他声音与眼神中的愤怒与悲痛。

第三章 讲述了莫拉格离家后的大学生活与婚姻生活,此中,莫拉格养母普林之死成了她与布鲁克婚姻的转折点。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普林是在梦中安祥地逝去,肥胖的身躯躺在小病床上,脸上空洞洞的,就像在梦中。莫拉格与克里斯蒂在为普林守灵的时候,才发现普林的头脑简单或许只是一种单纯和善良,而世人对她的偏见与她自己的放弃,让普林早早地沉浸在虚无与睡梦中。普林之死像一声震耳欲聋的警钟,莫拉格惊觉自嫁给大学教授布鲁克之后,她便有意封闭自己黑暗的一面,以迎合他的喜好做他的天真单纯的孩子妻,这与普林放逐自己一样,她也逐渐迷失了自我,浑浑噩噩地生活,这让她开始反思自己的婚姻与人生。

第四章 中的莫拉格已经离开布鲁克,孤身一人移居英伦一边抚养她与朱尔斯的女儿皮珂,一边追求写作事业。养父克里斯蒂的病危让她再次回到小镇,这一次经历过苏格兰远游的她已经清楚自己的家就在马纳瓦卡。克里斯在濒死前是清醒的,莫拉格目睹他在苍老与死亡面前的无助凄凉与卑微羞辱,不禁怀念当年懂得用垃圾占卜人生百态,高声宣泄内心痛苦,无畏无惧张臂迎击谩骂与屈辱的克里斯蒂。莫拉格坚持在克里斯蒂的葬礼上不要仪式与悼词,而是请来风笛手,以自己的方式为克里斯蒂道别,与小镇告别。克里斯蒂虽死但却永远活在莫拉格的故事与皮珂的记忆中,成为神话。

第五章 主要讲述莫拉格现在的生活,朱尔斯的病危再次将两人拉近。莫拉格带来了皮珂写的歌词,默默地陪伴朱尔斯度过最后的时光,听着他因死神临近而发出的微弱哭声,莫拉格再次感受到死亡可怖,却懂得这也是人生的归属。莫拉格选择不将朱尔斯的病重告诉皮珂,而是在他死后将他留下的匕首转交给她,莫拉格终于明白当年父母早逝时选择不见她的原因与爱。而与幼年的她不同,皮珂从朱尔斯那里继承了匕首与音乐的天赋,而朱尔斯也看过她写的歌词,两人虽天人永隔却仍紧紧相牵,这弥补了莫拉格当年的遗憾。

3 《占卜者》死亡叙事的作用

[1] [2]  下一页

Tags:;《占卜者》

作者:钟莉莉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