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精神分析的角度探析《塔吉尼亚的小马》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赵倩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9:17:05

1 从精神分析视角下浅析萨拉的内心躁动与挣扎

杜氏在语言、作品结构、情节展开及人物心理上,都展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风格,小说中鲜有长句,对话以短句为主,在人物间看似漫不经心的一问一答中却隐藏着无限含义。自《小马》开始,杜氏小说的现代性愈加明显,其带有鲜明现代性的小说。

萨拉和他在海边相识, 这个仿佛生来就是属于大海的男人与萨拉一见钟情。同时,随着小说的另一条主线,在离他们不远的山上,一个年轻的扫雷工意外身亡。他年迈的父母无法接受这一事实,拒绝在死亡声明上签字。期间,男子不断的邀约让萨拉原本倦怠的心泛起了涟漪,这个在婚姻中倍感倦怠的美丽女人内心饱受煎熬——然而她依旧爱着自己的丈夫,却早已厌烦了单调无趣的生活。然而,最终萨拉选择放弃了这段私情,她决定和丈夫离开村庄,开始一段新的旅行,去看看那些美得难以形容的“塔吉尼亚的小马”。而扫雷工的父母也终于勇敢地面对现实,同意在死亡声明上签字。

“拉康认为无意识是像语言那样结构起来的。这不仅是因为无意识靠隐喻和换喻来工作,而且也是因为,就像后结构主义者眼中的语言一样,无意识与其说是由种种符号——种种稳定的定义——所构成的,还不如说是由种种能指所构成的。”①小说中关于“过河”这一看似平常的事情展开的讨论有很多,“过河”看似是厌倦此岸炎热的天气,渴望对岸“莫须有”的凉爽,实为萨拉与雅克的夫妻感情面临危机,而让萨拉感到无聊甚至厌倦,就像这个海边炎热的天气一样让人窒息无望,她渴望新的生活,对未知的对岸怀抱希望,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未知的世界。这种无意识的对于“对岸”的渴望可能并没有为萨拉夫妻二人所意识到,然而无意识所说出的语言确无法掩藏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在炎热天气的下,“下海游泳”成了每个度假者的首选,更是暂时释放自己,觅求清凉的唯一出路:“这炎热的天气让每个人都迷上了大海、游泳,也更想乘船去兜风。”②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生来就是属于大海的”男人出现了并发现了雅克与萨拉之间的问题,给他的介入创造了条件,第一次与萨拉搭讪的时候就开始试探萨拉的态度“如果您愿意,我可以驾船带您去海滩”,萨拉答道:“下次吧”,而没有一口回绝对方并不单纯的邀请,而是给自己留有余地。面对丈夫对自己下海游泳的不断建议,萨拉要么拒绝要么是因为恐惧而不敢尝试“脚踩不到底,那会让我发疯的。”③丈夫的建议激不起萨拉的兴趣,然而她确对男人说“我要再去的。它那么可爱,让人无法抗拒。”在男人的带领下,萨拉终于松了口,“我不太会游泳,不过很愿意去。”她跟着他不知不觉地竟向深海游去,男人不断鼓励她往前游,但是,理智占了上风,“她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正在往深海游去。‘我怕海’。他让她重新开始,可她不肯。”男人不断引导、鼓励萨拉突破心理的恐惧。萨拉始终对“大海”心怀恐惧,却惦念不忘,男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不断的诱惑萨拉随他乘船出海,并且不断的试探萨拉对这段私情的态度与底线,最终他确定了萨拉有心尝试和他的“爱情”,但不断在压抑内心的渴望,只是还需要下定最后的决心。他们未必知道自己的一番话是否故意为了试探对方,这是一种无意识的表露:“无意识只是各个能指的连续运动和活动,而它们的各个所指我们却常常都是无法接近的,因为它们被压抑了。这就是为什么拉康说无意识是‘所指在能指之下的滑动,是意义的不断淡化和蒸发,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现代主义’文本,它几乎是无法阅读的,并且肯定也不会把自己的种种最后秘密解释给交出来。’”④

2 萨拉的欲望与抗争

在杜拉斯的笔下,生活中的一切都以爱情为主,主人公的心由欲望所控制。“水”这一具体的形象在文学作品中的出现总是伴随着欲望以及随之而来的后果,《小马》中的水分别以 “河”、“大海”、“雨” 三种不同的形式出现,不论是久盼未至的“雨”还是山脚下的“河”(河对岸萨拉一直未去的舞厅)抑或是浩瀚无垠的“大海”,都是无形欲望的化身,但水确是看得见抓不到的,它在那里嘲笑着在它控制下无法自拨的芸芸众生。萨拉知道水于她来说是迈出围城的第一步,要么是用久旱未至的雨水来解救她岌岌可危的婚姻,要么是她跨过河去到对岸的舞厅或者直接放下一切下海游泳以冲出婚姻的牢笼,这样看来,《小马》中的“雨”和“河”、“大海”又是不同的欲望载体。

参照弗洛伊德的观点,爱情的萌生常常伴随着死亡的出现,正如小说的复调结构,杜拉斯一面安排了萨拉与男人的感情纠葛,一面又讲述了一个仿佛毫不相干的情节——山中事件,即扫雷工殉职,他年迈的父母拒绝在死亡声明上签字。两个故事自始至终平行发展,除了萨拉、吉娜等人时常上山去探望老人们以外,几乎再无其他关联。死亡这一沉重的话题伴随着爱情而来预示着这场爱情的不可能性,萨拉与男人之间注定是无结果的爱情,不被理解的爱情,爱情是不能够分享的,但是“所有的爱情都是一种爱逐渐消失的过程”“也许是爱得太久了才让人变成这样的。伟大的爱情是镀上金的监狱。只有爱情才会被囚禁。而这样的爱情,即使是那些最真挚的,也会让人变得脾气很坏。”⑤就连大海也是一样,它既是人们心之所向,又隐藏着死亡的威胁。在弗洛伊德看来,男人代表了法律,而女人正好与男权相对,代表了极端与对抗既定法律。萨拉与雅克的婚姻正是这种男女关系最贴切的写照,“什么事情才不让你觉得累呢?”雅克这样质问萨拉。男女关系的这种潜在对抗性决定了女性总是处在一种抗争的位置上,她们不满足于社会既定的“法律”与家庭准则,女人对爱情的渴求更加强烈,在杜拉斯看来,爱情正是她的人物的生存状态,“每次我有欲望,我就有爱情”⑥。爱的欲望便得不到满足,就需要抗争去找到欲望的满足方法,所以杜拉斯笔下的女人总是在追寻爱情,然而于她们,爱情世界既揪人心肺又遥不可及。

[1] [2]  下一页

Tags:潜对话

作者:赵倩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