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瞬息万变的一小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范晓璐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8:51:30

凯特·肖邦是十九世纪美国最重要的女性作家之一,她在其短篇小说中塑造了很多鲜明生动的女性形象,她的小说不仅结构简单,而且极具敏锐的社会洞察力和精妙的想象力。肖邦所处的时代, 人们对女性的认识是非常狭隘, 非常有偏见的。她为美国作家们悲哀,认为由环境所致,艺术上的局限性阻碍了完整且本能的叙述。她创作了很多挑战传统社会行为的作品,如《一小时的故事》就是其短篇力作之一。本文通过分析其瞬息万变的一小时中所运用的反讽与象征的艺术手法,解读小说中女性意识的觉醒以及作者追寻和提倡男女平等和女性自由的愿望。

《一小时的故事》情节很简单,小说中的女主人公马拉德夫人患有心脏病, 家里人听说她丈夫出差的那列火车出事时, 都担心她受不住刺激。然而最初的一阵悲伤之后,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感到异常的轻松和解脱。的确不是悲伤, 正当她为自己的顿悟感到欢心鼓舞, 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时, 她丈夫马拉德突然回来, 他根本没乘那班火车, 也不知道火车失事这回事。 这一次, 她未能承受丈夫活着回来的打击, 即刻倒地而死。 医生却诊断说是由于极度的高兴所致,结尾极具反讽意味。在这瞬息万变的一小时中,马拉德夫人从楼下到楼上再到楼下,记录了她一生中最后一小时的心路历程,作者着力渲染她内心世界的大喜大悲的过程,从开始的真实的悲伤到回到房间后看到无比大的自由空间,一派生机勃勃的新春景象而发自内心的抑制不住的狂喜之情,以及自我意识的觉醒,追寻自由的强烈意愿,再到后来看到马拉德安然无恙的回到家中,自己希望破灭进而死亡的悲剧结局,作者刻画了一个生动鲜明的意识觉醒而又破灭,进而导致死亡的女性形象,发人深省。

1 小说体现的反讽艺术效果

马拉德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看到“敞开的窗户前,立着一张舒适、宽大的靠背椅。她将身子沉了进去,陷入一阵拖缠她的身躯且似乎已噬蚀到她心灵的疲惫。她看见家门前广场上的树梢无不震颤着新春的声息,空气中嗅得到春雨的甜香,窗下街头传来小贩的叫卖声,远处不知谁的歌声袅袅飘到她的耳际,无数的燕子在屋檐下呢喃。”,这段细致入微的景象描写,与她得知自己丈夫死亡的消息所应有的态度形成强烈的反差。从看到新春的气息,嗅到春雨的甜香,传来小贩的叫卖声,飘来的袅袅歌声,屋檐下无数燕子的呢喃,这种种迹象无不表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美妙景象,也预示着马拉德夫人的新的人生即将拉开帷幕,作者在这里同时运用反讽与象征的写作手法向读者揭示了女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她对于丈夫的死,更大程度上是一种解脱,是一种自由,是对于即将来临的新生活的向往与期盼。

在女主人公自我意识觉醒时,紧接着就是她走向追求自由过程的描写:“什么东西正向她走来, 她等待着, 又有点害怕。那是什么呢? 她不知道, 太微妙难解了, 说不清、道不明……”“她挣扎着决心把它打回去—— 可是她意志就像她那白皙纤弱的双手一样软弱无力。”“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声悄语:“自由了, 自由了, 自由了! ”但紧跟着, 从她眼中流露出一副茫然的神情、恐惧的神情。 她的目光明亮而锋利。她的脉搏加快了, 循环中的血液使她全身感到温暖、松快。”在这些描写中,读者隐约可以理解马拉德夫人对于丈夫的死所作的反应的原因,同时也揭示出 19 世纪社会中婚姻家庭, 传统习俗和社会制度对女性的束缚, 男权社会对女性意识的压迫。

当马拉德夫人像个“胜利女神”一样走下楼来,却看到自己的丈夫“提着大旅行包和伞”进来, 他离出事地点很远, 甚至根本不知道出了事。“尽管理查兹想以最快的动作挡住马拉德夫人的视线, 但太晚了。”“ 医生来后, 说她死于心脏病—— 因为极度高兴致死的 。”在这里“高兴”一词具有很大的反讽意味。这说明除了女主人公, 故事中的其他人物无一例外地认为她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本已使她无法自拔, 而突然的死而复生使她受到强烈的刺激, 悲喜交加的情感变化变成了她脆弱生命的杀手。作者通过女主人公内心的变化与外界猜测的强烈对比,表现了女性在社会中的不被重视的地位,与自我意识觉醒,追求自由和男女平等的愿望得不到实现的残酷的社会现实,揭露了当时社会男性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女性,女性无法争取自由和解放的不平等的现实。

2 小说所体现的象征意义

“当暴风雨般的哀伤逐渐减弱时”一句中,“暴风雨”也极具象征色彩,“暴风雨”表面上是形容她的哭声非常强烈,实质上是说明她的悲伤就像暴风雨那样来得快去得也快,是对下文内心世界的转变的暗示。而马拉德夫人看到新春的气息,嗅到春雨的甜香,听到远处传来小贩的叫卖声,飘来的袅袅的歌声,以及屋檐下无数燕子的呢喃时,这种种迹象无不表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美妙景象,也预示着马拉德夫人的重生,她的新的人生即将拉开帷幕,这一系列的景象描写正是通过象征这一表现手法来达到预期的目的。

整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小时内,“门”和“窗”在小说中多次被提及,这里的门与窗,具有象征意义。

“门”折射出女主人翁所经受的婚姻枷锁和残酷的社会现实,门内门外两重天。正是丈夫推门而进的那一刻促使马拉德夫人从自由的天堂瞬间掉进受束缚的地狱中去,也因此而心脏病发,得到永生;而“窗”反映了女主人翁渴望美好与自由的一种美好心境。当马拉德夫人回到自己房间,看到窗外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快,她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不再为他人而活,而是做自己所想,乐自己所乐。“门”和“窗”,在结构上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

[1] [2]  下一页

Tags:觉醒

作者:范晓璐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