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美人身上的东方元素——谈《天一言》中薇荷妮克形象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谢海燕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3-01-06 18:38:38

近年来,法籍华裔作家程抱一(Franois Cheng 1929-)在法国文化界为人瞩目,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法兰西学士院院士“不朽者”身份, 更重要的是他的文学作品、艺术评论在法国已经深入人心, 他的艺术观、文化观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并继而对人们的审美感受产生了影响。1998年,步入古稀之年的程抱一先生发表了用12年心血写成的第一部小说《天一言》。这本带有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一经出版,立即引起法国各界人士的高度评价,各种荣誉接踵而至,《天一言》获得当年的费米那文学奖,程抱一因小说“语言纯美”又获得了法语文学大奖。接着《天一言》与九个国家签订了翻译版权。

《天一言》以主人公天一为主轴,围绕着天一青少年时代的苦难与追求,漂泊巴黎的孤独与心酸,以及重返故土后的磨难与痛苦这三个阶段来建构小说。与天一发生爱情的两位女子,一位是程抱一先生在整个小说中极力塑造的一位东方女神—玉梅,另一位是薇荷妮克,这是一个地道的法国女子,却也被程抱一先生赋予了诸多的东方神韵。

薇荷尼克,这个天一在异国他乡的精神支柱,这个第一次遇到天一就全心全意相信他的女人,也同样深深地吸引着天一。 吸引天一的不是她的异域风情,而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东方元素。整个小说中描写薇荷尼克的容颜的只有两处:第一处是天一初次见到她之后, 且看程抱一先生对她的描绘:这头浅棕色的头发映着灯光就成了金色的;轻度近视使她的眼睛另有一种魅力,既害羞含蓄又天真坦率;鼻梁笔直,很细致;脸颊有点苍白,但是稍微激动就泛起红晕;嘴唇薄而敏锐,生成是为了吹奏出各种音符;她身躯细长,看来很柔弱,其实有掌握得宜的气在体内支撑。(2003: 168-169)除了金色的头发,这活脱脱就是一东方女性的容颜。轻度近视使得她不如大家所了解的西方女性那样眼神大胆而恣意,她表现出的是东方女性般的害羞含蓄;鼻梁挺直本是有了西方美人的特点,但是紧跟着有“很细致”的描绘使得她又变得如东方女性般美得细腻而不张扬;西方美女脸颊是白色的,但薇荷尼克却是有点苍白,这让人自然地想起那些养在闺房中的东方大家闺秀;嘴唇也不是西方美女那般厚而丰润的嘴唇,而是薄薄的,令人不能不想起东方美女薄薄的樱桃小口;一般的西方美女是高大的,而她呢,却是身材细长,而且看起来很柔弱。第二处描写薇荷尼克的容颜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她的脸庞,在巴黎时总显得苍白,在这里则染上了当地的颜色,稍见粉红的暧暧含光,吹弹得破的皮肤不时辉映出一点血管透出的青蓝。(同上:174)即使她已经健康起来,她也不是晒成了西方美女那样的小麦色,而是皮肤白里透出粉红,并且吹弹可破,这是东方作家笔下经常描写的东方美女的皮肤。薇荷尼克是西方美人吗?当然是。因为她生于卢瓦尔河畔,其父母有着浅色的眼睛,而且,天一说:要认识一个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认识那里的女人。那么,薇荷尼克的定位应该算是法国美女。而在程抱一的笔下,薇荷尼克成为了一个有着东方容颜的西方美女。

不只是薇荷尼克的容颜是东方的,她的神情和话语也打上了很浓的东方烙印。小说中尽管写薇荷尼克的篇幅很少,但却有好几处提到薇荷尼克的微笑:天一首次见到薇荷尼克后回忆起的只是她的微笑和眼神;第二次见面是散场后“我”去向她道贺,她以一个很自然的微笑迎接着“我”… …“你从那样远的地方来……但是我不问你是谁” 我和薇荷尼克的感情就是从她这几个如此自然、如此含笑而带着信任的话语开始的。(同上:170)微笑作为女性温柔的象征,也是东方女性必不可少一个条件。微笑是种含蓄而宁静的东方美。而薇荷尼克的话语之中也展示出其东方情结。有时,她巡回演出归来,事前毫无通知,直接到了我家:“我回来了!做碗汤面给我吃吧,现在我有个中国胃了”。 (同上:170)甚至是薇荷尼克所持有的乐器,也是能让人联想起中国乐器的横笛,而不是跟中国乐器丝毫搭不上的其他西洋乐器。

另外,薇荷尼克有着宽容、坚忍、无私、平和与宁静的东方品格。天一曾经感慨:当我多少有点自私地、急切地需要倾诉时,我可想到去聆听薇荷尼克?反正她总是很有风度地不太谈论自己。她很多时候是天一忠实的听众,她知道天一在异国他乡是多么渴望有个人来聆听他的想法、他的故事,所以她无私地把倾诉的机会都留给了天一,只有当天一讲到人只有将全身心投入到艺术之中才能真正到达艺术的至高境界时,她才讲起她自己一次亲身的痛苦经历,天一也只有在此时才明白其实薇荷尼克也是需要倾诉的,才感慨自己了解薇荷尼克远不如对方了解自己。薇荷尼克的坚强和平和还表现在当她知道天一因为玉梅而要离开她离开法国时,尽量保持着冷静和尊严,而不是唉声叹气,泪眼汪汪。在天一看来,她身上混合了耐心的温柔和几近痛苦的坚强意志力。她并非没有感情,她爱天一,所以才会将天一带到她曾生活过的卢瓦尔河畔;当天一要离开时 “以至于一连几个星期,她演奏都掌握不了正确的音符。”薇荷尼克是多情的,她跟天一之间已经有着深深的情意,这使得他们也有了很深的默契,天一画画她练横笛,彼此之间不是互相干扰,而是心有灵犀地互相启发,互给灵感。程抱一先生在第一次描绘薇荷尼克的容颜时,就有一个很有意义的句子:

她身躯细长,看来很柔弱,其实有掌握得宜的气在体内支撑。这个气,就是东方女子骨子里的坚强、宽容和无私。即使爱,也不以此来羁绊对方,当对方要离去时,仍然选择坚强与宽容,这是《天一言》中的薇荷尼克,也是典型的东方女性的品格。

[1] [2]  下一页

Tags:妮克形象

作者:/谢海燕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