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文王之“德”内涵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http://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2-05-31 16:11:38

 1 由“德”之本义看
  甲骨文学者认为,“德”早在殷代就已经出现。⑤并试图从甲骨文中追查“德”字含义。在春秋时,德字使用广泛。例如:
  天为刚德,犹不于时,况在人乎。《左传·文公五年》
  夷德无厌。《左传·文公四年》
  狄,豺狼之得也。《国语·周语中》
  是故天子大采朝日,与三公九卿祖识地德。《国语·鲁语下》
  “夷德”、“豺狼之德”等,显然并非专指好的行事方式。加以修饰来表达好坏,如“明德”、“懿德”、“凶德”、“昏德”等。在使用范围上,从“天为刚德”、“豺狼之德”、“祖识地德”等知,“德”可用于人及天地万物。文王之“德”指“明德”、“懿德”,即指个人品德修养卓越。
  首先,“明德”即修养品德,使个人有所“得”。在周人看来,文王因“得天命”而得天下,天命之得又源于其“德”。古人提倡“明德”,先秦文献多有记载,如“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荀子·劝学》)、“德也者,得于身人”(《礼记·乡饮酒义》)。许慎《说文解字》中有“惪”字,不少学者认为这就是后来的“德”字。⑥《说文》解释:“惪,外德于人,内得于己也。从直从心。”刘熙《释名》云:“德,得也,得事宜也。”孔颖达《尚书正义》亦云:“德者,得也,自得于心。”⑦毛诗正义云:“德者,得也,自得于身,人行之总名。”⑧由此可见,“德”有“得”之意,于自身有所得。
   其次,“德”还包含了“施惠于人”。《左传》有记载“德以施惠”。“施惠于人”是文王具体的行为方式,其结果是“得天命”。《尚书·无逸》云:“……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万民。”文王穿着平民的衣服,从事耕种的劳役。从早到晚忙得无暇吃饭,施惠于民,以求万民和谐。
  2 由周公“德治”思想看
  早在帝王盘庚时,就提出“施实德于民”。到周代,文王之德排首位。《毛诗序》记《皇矣》主旨:“周世世修德,莫若文王。”⑨周公提出“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推行“德治”主张。他认为,皇天辅佐谨奉道德以保有其民的人,要永固统治,为政者必须“明德”、“保民”、“勤政”、“尚贤”、“慎罚”。
  周公“德治”思想是继承文王思想而来,最初在文王行为和思想中已有所体现。古文献资料对文王恪守自身修养、勤政爱民、礼贤下士都有记载,如《国语·楚语上》转引《周书》之语“文王至于日中昃不皇暇食,惠于小民,唯政是恭。”《史记·周本纪》也记载“(文王)……笃仁,敬老,慈少。礼贤下士,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文王以“不暇食”的勤政精神保民爱民,得到了四方拥戴。当时有诸多谋臣辅士,如太颠、闳夭、散宜生等人,都为极大地辅助了文王的倾商事业。这是文王的为政方式,也是他以“德”行政的体现。
  3 从文王的政治功绩来看
  文王倾尽一生精力为翦商做好准备。从“小邦周”发展到“三分天下有其二”的西土大国,并非单纯靠个人德行感化、道德政治教化,也经历了大量攻伐战争。周人文治上扩大同盟力量、武功上征伐扩张。文王的文治武功,彰显出其政治谋略之“德”。
  文治上,首先联络周边方国、建立方国联盟。周初实力弱小,文王修德积善、礼贤下士,吸引方国和辅士归附;解决虞芮之争,成功地争取到更多归附者。《诗·大雅·緜》:“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其次,与商通婚,祭奠商先王。《诗经·大明》记载文王娶莘国女。《周易》中也记载商君嫁女于西周。近年在陕西岐山周原发现的甲骨文,有文王祭祀商先王的记载。这些行为是商周实力消长和矛盾对立的体现。自身实力尚弱,文王表面尊奉商,实为自身壮大争取时间。
  武功上,《史记·周本纪》记载了文王一连串军事行动:“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文王伐邘,战略意义重大。李学勤先生说:“是周商势力对比转换的标志……文王伐此地,实即直叩天邑商的门户。因此,武王伐商,中途已无任何阻碍,可以长驱而至商郊。”⑩文王迁都丰邑后,成为足以对抗殷商的西土大国,完全奠定了翦商基础。
   现在学术界有些观点质疑《史记》记载的可靠性;以文王不恪守君臣之道,质疑文王是否为纣臣。通过本文论述,这个问题应该得以解决了。文王接纳叛纣之国,出自其政治谋略的考虑;商纣暴虐,事纣是倾商的策略,与恪守君臣之道并不矛盾。
  “德”本身侧重个人道德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