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ng、essence和existence——托马斯·阿奎那存在论思想探析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刘素民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12-17 14:11:02

近代以来,一方面,学者们反传统和反宗教的情绪与情结,造成了对中世纪基督宗教哲学的些许误解,因而对其间发展的经院哲学(Philosophia Scholastica,Scholastic Philosophy)的代表人物托马斯·阿奎那的思想有所贬斥;另一方面,也不断有学者重新阅读其哲学原典,发现其哲学思想并非完全如传说中“神学的婢女(Ancilla Thcologiae)”,而是在其既深刻又广博的思辨智慧的延展中实现了启示的传统真理与理性的形而上学论证两方面的卓有成效的结合,从而为成就中世纪知识界的主导哲学做出了独到的思想贡献。

托马斯·阿奎那的存在论思想颠覆了传统哲学中存在与本质的位置,以一种存在主义代替本质主义,被称为“形而上学历史上的一场革命”(第381页)。那么,这样的一种存在哲学究竟呈现出什么样的内涵与意义呢?

一、问题源流:作为形而上学出发点的being

存在( einai,existential,ens,existence) -词是西方哲学的思考重点,它与是( to on.esse,ens,being)、本质或本性(ousia,essetia,natura.essence,nature)两概念共同构成西方哲学的三大基本概念。托马斯·阿奎那在处理存在( elnai.existential,ens,existence)问题时几经思考、历经变化,而这些变化与他之前的哲学家所遗留下的思想不无关系。

古希腊时期,前苏格拉底哲学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巴门尼德和赫拉克利特争论的焦点就是是(being)与是者(beings)的问题。巴门尼德将being当作研究对象,认为一切皆由此而来。然而,希腊哲学并没有向他提供如基督宗教的“创造”思想那样的理论援助,因此,巴门尼德认为,一切都是不动的,从而将being解释成为处于变动不居的感情世界背后的单纯不变的终极实在(it is the simple andunchanging ultimate reality behind the changing sensible world)。相较巴门尼德,赫拉克利特则视一切皆处于变动中,因此,他将人类的知识局限于经验。与巴门尼德一样,赫拉克利特也终于未能提出一个合理的知识论,并由此建构起系统、完整的形而上学理论,然而,其思想观点却留给后人深深的思考。

苏格拉底以辩证法来求得事物定义的重要,自此,希腊哲学开始走向对事物的定义即揭示事物的本质性走向。这样的一种本质哲学的方向决定了此后柏拉图的哲学旨趣,并在西方哲学历史进程中产生了重要影响。

柏拉图认为,理念(Idea)世界是确定不变的,是一切事物的根源。现实事物只是模仿了理念世界的原型(观念)而已,因此,现实世界的事物并非是真实存在,而仅仅是幻像而已。真正存在的是理念世界中的各个理念。在柏拉图看来,只有普遍形式( universal form)是beings,而可感事物(sensible things)则既是又不是(both being and not being)。他的区分开启了实在与现象(reality and phenomenon)、共相与殊相( univeral and particular)等根深蒂固的对立。柏拉图最终将最真实意义上的是等同于善(Good)。

在柏拉图的理论体系中,理念是自然的、可感事物的标准与原理,是普遍性的观念。同时,由于理念是自然事物的原因,因而它也是形而上的、实在性的是自身。显然,柏拉图的哲学是将是(being)放置于本质之中、注重本质的哲学。在此,是之所以能成立,完全是出于其与永恒的、不变的本质之间的关系。并且,只有本质之形式才是完美存在,而不同层次的事物对理念界的模仿形成不同的存在。因此,在柏拉图的思想中并非没有存在思想,他只是将存在放置于本质之中,从而显得似乎很少单独讨论存在的观念,而只有形式、完美、善等本质性观念在此才有较充分的地位。可以说,柏拉图将本质哲学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刘素民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