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地炮庄·序跋发凡》注释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永义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0-11-25 22:08:53

一、解题

《药地炮庄》是方以智(1611 - 1671)后期代表作之一。此书初刻于康熙三年(1664),但流传不广。晚近虽有几种丛书如《续修四库全书》、《四库存目丛书》、《藏外道书》等翻印,但文字模糊,缺乏整理,使用起来殊为不便。其中,《存目》和《藏外道书》所收,仅有正文,序跋发凡和三篇总论皆付之阙如。考虑到该书在庄学史和方以智思想研究方面的重要性,我们下面就以字迹较清晰的台湾广文书局影印本为主,参考上列诸书,对其中的序跋发凡部分给予简单的注释。

明人著书,喜欢广求他人之序。方以智也不例外,其《炮庄》的序、跋和发凡合起来,就有16篇之多。尽管这种做法曾受到过顾炎武的猛烈抨击,但对现在的研究者来说,大量的序跋反而是进入作品本身最方便的途径。

具体到方以智来说,意义还不仅如此。

方是学问大家,知识之渊博,思想之繁杂,并世少有其匹。四库馆臣说他“博极群书”(方中通《数度衍》提要)、“援据精奥”(《四库简明目录·通雅》),其师觉浪道盛称之为“具一切智”、“洞彻底源”,可做“三教总持”的“一二间出之人”。特别是,逃禅之后,方以智时作禅语,时人已觉“多不可解”(钱澄之《通雅》序),更不用说三百多年以后的今天。假若不借助于这些序跋,要理解方以智和他的著作,恐怕要困难上很多倍。

书写出来总是给人看的。无论多么隐晦,目的都是为了让人理解。要不然,就根本不用写了。这个道理,方以智自然懂得。他之所以选择那样一种写作方式,很可能有其不得已的苦衷。这其实也是清初许多不忘故国的遗民们喜欢采用的共同方式。

全部16篇文字的作者有老师(余飚),有弟子(兴秉等),有朋友(何三省等),有方内(张自烈等),有方外(大成),有新贵(如苗蕃,清知县),有旧臣(如陈丹衷,明御史),当然还有方以智自己。这些出自不同角度的介绍或评论,让我们可以初步建立起一个关于该书的印象。被大家反复提到的,固然重要。那些不经意的指点,同样可以为我们打开一扇扇理解的窗口。

从学术史的角度看,以下几点,尤其值得关注:

第一,《炮庄》成书年代。《炮庄》始刻于康熙三年,印行于康熙六年(1667),这是比较确定的。但该书何时开始创作,学界一直存有争议。序跋发凡虽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但却可以缩小范围。序作者有的标出了写作年代,最晚的一篇是康熙六年(苗蕃题辞),这已是马上刷印的时间。最早的一篇是顺治十五年( 1658,陈丹衷序),该年是方以智庐墓三年中的最后一年。由此可知,方以智守丧期间,不仅忙于编纂父作《周易时论》,而且也没有忘记恩师交给他的炮庄任务。

第二,方以智与道盛的关系。除两三篇之外,其他序跋及发凡都提到了两人的关系。无论是下官之譬,还是父子之说,无论是先炮后炮,还是一凿再凿,强调的都是《炮庄》对师门的继承。弘庸说得最直捷:“药地炮庄,集古今之评,以显杖人之正。”大别说得最详细:“(杖人)在天界时,又取《庄子》全评之,以付竹关。公富之托,厥在斯欤!”需要强调的是,大别说道盛托付给方以智的是“全评《庄子》”,不能理解为道盛原有的《庄子提正》。因为,《提正》只提了内七篇,并不包括外、杂部分。据《冬灰录》记载,康熙四年( 1665),方以智曾焚《炮庄》稿于道盛影前,显然是想以此表达对恩师嘱托的完成。从这个角度看,说《药地炮庄》是师徒二人的作品,也不为过。明乎此,《炮庄》正文每卷卷前皆题“天界觉杖人评,极丸学人弘智集”,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第三,《炮庄》与方氏家学的关系。说到这一层,就不能不提张自烈的《阅炮庄与滕公剡语》。这一篇几乎不提与道盛的关系,在在强调的是方以智的家学。张自烈当然知道道盛与方以智的师徒关系,当然也不会不知道道盛这样的说法:“夫论大易之精微,天人之妙密,性命之中和,位育之自然,孰有过于庄生者乎!”(《庄子提正》)他之所以仍然强调方氏家学的重要,是因为道盛的这种说法可以从方氏家学中自然推出,并得到进一步的证成。要害处,用张自烈的话说,是《周易时论》的“藏一旋四”,用大别的话说,是《周易时论》的“公因反因、寂历同时”。值得提及的是,方家与道盛的渊源也并非从方以智开始,早在“托孤竹关”之前,方孔焰已与觉浪禅师有书信往还。对于方以智来说,通过《炮庄》把师说和家学汇通起来,显然并不困难。这提醒我们,理解《炮庄》,最离不开的一本书就是《周易时论》。经过方以智和他的几个子侄的共同整理,这本书后来通行的名字叫《周易时论合编》。

最后,《炮庄》与遗民群体。读这些序跋及发凡,我们经常会遇到“犯忌以明纲宗”、“正志孑身、绍衣如一日”、“反与诞者,其旨难知也”、“支离连猝,有大伤心不得已者”、“婴杵血诚,不容轻白”、“三陈九卦,巽称而隐”等等。这些话当然都有它们的语境,但抽出来,放在一起看,不也会让人觉得与那个特殊时代的那些特殊群体之精神煎熬有一些内在的关联吗?道盛被称为僧中的“遗民”,戒显、方以智是逃禅的遗民,张自烈与余飚是不事外族的遗民,还有那些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学生、弟子和子嗣,这个小群体围绕着《庄子》这本书,一起述说庄子这个“大伤心人”的伤心事,述说的恐怕也正是他们自己的伤心和不得已。

《炮庄》难读,其序跋发凡也并不容易。鉴于闻见寡浅,下面的断句和注释错漏之处定多,还望识者有以教之。

二、序言部分

(一)《药地炮庄》序二篇

紫柏老人刻觉范冷斋之书…,表其行如婴、杵,不惜饲虎喂鸽,故犯忌以明纲宗,留救后世。梦笔杖人提庄托孤,亦犹是也。末世学者不发愿力,不究实用,则或以倍谲标新,或以椎拂装面,相率逃学嫉法,而以道为掠虚斗胜之技,炼很护短,无当中和,不可悯耶?《诗》日:“既之阴女,反余来赫。沓背憎,自有肺肠‘5]。”庄生悲其渐毒颉滑,离跤好智,争归于利,早刺破矣。药地大师之炮庄也,列诸病症,而使医工自饮上池,视垣外焉。将谓梦笔以药地为下宫耶?药地以梦笔为下官耶将谓不可庄语而菔理以扈寓为下宫耶将谓卤莽不可而养生以凿死为下宫耶?绔中之祝,早已无言。本不求知,又何用白!天下竟无知者乎哉?可惜许!雍茂孟陬,天界学人大中陈丹衷题。

[1] [2] [3] [4] [5] [6]  下一页

Tags:

作者:张永义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100%(2)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